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08 太监真身,头回开荤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三人面面相觑,颇有默契地摇了摇头。

    突然脑中窜过一个念头,让花间酒不由眼睛一亮,连眼角下的泪痣也更显妖娆。

    “等一下等一下……如果腋下腺体分泌的玩意有用,那为啥那里的不行?”

    叶空听懂了,咋呼一声:“疯了么,你来啊?”

    “我来就我来,你给我闪开点,对着你这张脸,我出不来”花间酒抬手嫌弃地推了推叶空的肩膀,却被他一肘子挡开。

    “我怎么可能还能动!”

    “那我要怎么弄?”

    “你闭上眼不完了么,看你这幅德行从前也没少干这事吧?”

    “放……”花间酒硬生生把‘屁’字吞了回去,媚笑一声,长眉高挑着反驳道:“你看我这模样我需要自己动手么?”

    太簇和叶空对视一眼,冷声默契道:“难说……”

    不等花间酒炸毛,太簇拧着眉头径自开口:“咱们三个好办,可主上要怎么脱困?”

    叶空尴尬一笑,他对戚无邪很是忌讳,所以带着半分挪揄的话他说的极为轻声:“不是说太监也有没阉干净的情况?”

    花间酒桃花眸似怒含嗔,颇为玩味地往洞隙里一睇,开口道:

    “瞧督公魅惑的样子,该不会有意外的发生哦?”

    即便隔着老远,三人还是感受到了一道喊着杀气诡异的目光落在了周遭,渗透着肌理不断往心坎里钻去。

    冷不丁打了个寒颤,花间酒也梗起了脖子,不再废话。

    “……”

    “……”

    三人缄默无言,直至身上的触手开始游走,才打破尴尬的僵局。

    不等他们回过神来,触手猛地一拽力,大手往空中一抛,捆在一起的三个人像弹力球一般飞速而上,撞到一边高处的岩壁,又尖叫着晃荡到了另外一端,终是让一处突出的岩石卡了住,维持了难得的平衡。

    *

    聒噪的人终于走了,戚无邪并没忽略姜檀心的尴尬,反而勾起一抹冷魅的淡笑,连声音都带着蛊惑人心的喑哑低沉:

    “它们总算做对了一件事”

    戚无邪暗指白色触手,可落在了姜檀心的耳里却成了花间酒的那个尴尬提议,欲盖弥彰道:

    “你别放在心上,等他们成功脱困,自然会回来救我们……花间酒就是这般一个人,你若同他计较岂不是把自己跟他放在……”

    “姜檀心”

    “啊、啊?”话被打断,小狐狸迷茫的抬起眼,两人贴着十分近,一个抬头一个低首,鼻息交缠,眸光水色滑动,既暧昧却又炙热。

    “知道本座为何喊你蠢丫头么?”声音又轻又柔,分明是水一般的轻缓,却因主人魅惑无双的眼神,让一池寂水也荡起了涟漪。

    戚无邪黑色瞳孔泛着出浅淡的褐色,一点点窜起隐动的火苗,有好笑、玩味亦有挑逗和引诱。

    姜檀心有些看愣了,清亮的目光被他镀上了一层情动的水色,朦胧间听他发文,她自当戚大督公傲娇的毛病又犯了,唇齿还击也不大有什么作用,只是糯音嗤笑一声道:

    “世上聪明独一人,督公您还觉得谁不蠢?”

    鼻下轻笑声,戚无邪低下首,微凉的鼻尖抵上了她的,凉薄唇瓣间若有若无的触碰,好似他撩动心怀的挑拨:

    “话也没错,这世间没人知道,照你的话说,便都是蠢人”

    “……”

    姜檀心听得云里雾里,螓首微偏,稍稍避过他撩拨的鼻息,闷声道:“什么意思?”

    偏生不放过她,戚无邪贴唇轻啄,这样吐出来的话又轻又痒,在唇上打好几个圈儿才能钻进姜檀心的耳朵里。

    “有人曾说,她知道本座是个无根阉人,即便此生无儿无女,无情无欲,她也甘愿付诸一生青春,生死相依……我很欢喜,真的很欢喜”

    满腔柔情诉诸唇齿,他的手虽无法动弹,可手指却能扣上她的脑后,用着不轻不重的力道诱着她高高扬起了螓首头颅。

    这是不同于任何一次的亲吻,不用意乱情迷时才能察觉戚无邪偶尔的失控,这次注定是开闸的洪流!

    满溢着即将喷薄的感情,将深浅不一的孤寂哀伤尽数冲刷,带着侵略和占有——他被*和情潮逼到了绝路,一切魅惑邪气、张扬凉薄的面具在瞬间粉碎。

    淮州花藤下的决绝相付,祁山崖巅上的生死相随,她是真爱他,爱他绝世无双的容颜,爱他风华绝代的魅邪,嗜血杀戮,权术人心,她统统用心去包容,用她单薄羸弱的身躯踽踽相伴。

    坐拥江山,睥睨浮生,他什么都有也什么都不缺,只是心空洞像不浮鸿毛的弱水,留不住任何依恋,直到一个女人的出现,逼着他丢光了所有的紫檀佛珠,也如精卫填海一般,一点点填满了一池寂寂弱水。

    沧海化桑田,千年亦须臾。

    他一直懂,也为此珍惜,眼前这个傻姑娘,值得他用一生去珍惜。

    如果瞒着她是因为他骨子里不被承认的畏惧,那么她摒除一切爱上一个无根太监,便成了他弥足珍贵的慰藉。

    他放任所有流露的情感,即便也透着浓重的悲伤……

    得到她似有若无的回应后,束缚的枷锁轰然断裂,他不再控制些什么,只是放任自己的本能索取,剖开了自己所有的脂粉皮囊,让激情和需索脱缰而出,简直要将她一口吞入腹中。

    姜檀心有些慌张,她从没有承受过这样的热情。

    戚无邪那么紧地扣着她,尽情舍去唇齿间每一寸触感,呼吸乱了,头发乱了,肌肤寸寸染上了*的痕迹,连周遭诡异恶心的触手也泛起了一层诱人的荧光。

    “呜……”从嗓子眼里发出的呻吟声,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唇齿分合,水色沾黏,他不断呢喃着她的名字,声音带着狂乱,带着渴求,这是姜檀心无比熟悉,却从没有听过的声音。

    魅惑无邪,矜骄无邪,玩弄*挑逗情潮的控制者,如今竟变成了这个样子。

    姜檀心是真得慌了,他们之间的底线该如何?在这样的束缚下,他真要将自己投入无尽的*深渊么?

    微凉的指腹窜起如火的温度,戚无邪终是松开了她的唇,喘着略微沉重的鼻息,看着她情动中带有些惊惶的神色,他的眼神越来越深沉。

    摩挲着她小巧圆润的耳垂,毫不掩盖他此刻*的*,欢愉舒畅之心,让他浅浅叹了一口气,在她耳边投下了最蛊惑人心的独白:

    “帮我……”

    “……”

    姜檀心震惊地瞪大了双眸,不可置信的望进了他的眼中,他不用说什么,她已经尽数感受到了。

    两人身体贴得那么紧,耳边红潮一路腾起,惊诧转瞬即便铺天盖地的羞赧取缔,他、他……他竟然是……

    是没……阉干净么……

    姜檀心真是要哭了,不知是被惊哭得,还是被乐哭的,总之情绪起伏不定,朱唇微张愣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情潮不退,看着小狐狸一脸呆萌的样,戚无邪好笑地咬上了她的唇,让一丝痛感拉回她的神思,彼此擦着鼻尖,交换着灼热的鼻息,喑哑着嗓子他轻笑道:

    “早说了,本座是个假太监……”

    是,他早就说过了,还不止一次!

    是她认了死扣钻进了死胡同里出不来了,怪不得他一直喊她蠢丫头,竟是这个问题都没有搞清楚,还自诩什么狡黠的小狐狸,这不是招人嗤笑么?

    “你、我……我不会”

    她其实是想说‘我不要’可真当了嘴里竟成了‘我不会’说出来她觉得嘴欠,本就不是需要她来做这次突破重围的英雄,这样一番话,岂不是等着他的那句‘我教你?’

    戚无邪低声笑了起来,闷声从喉头溢出,经过沙哑淘澄,有种摄人心魄的媚意。

    他重新吻上了她,细密的吻落在额前、鼻尖、唇瓣,渐渐游曳到了她的耳根和脖颈,撩起一阵阵酥麻之意。

    这本不是要学习的东西,将一场欢事尽数托付给本能,只要心尖奉着一个人,你自然知道如何取悦对方,让身心的一切都在*之海沉落。

    姜檀心圈着他的脖颈,手缓缓而下,解开了他的衣衫——

    拂过他丝绸般的身子,手心感受着他肌肤温度的骤然变化,这种变化让她不禁心间一颤。

    仿佛她就是一团火焰,一路次第点燃了他的热情,让所有游走的挑弄有了被鼓励的回馈。

    取悦他,成了她欣儿往之的事情。

    ……

    ……

    ……

    戚无邪的吻近乎啃噬,喘息声也愈加狂乱,他的完全失控彻底感染了她,拽着她一起掉落深崖,由着一浪一浪堆叠的快感冲破最后一道底限!

    末了最后,她的唇被他狠狠一咬,血腥弥漫,她不自觉的皱起眉头,浑身紧绷——

    “姜檀心!放手!”

    戚无邪音线沙哑,带着不可抑制的*,愠色、焦躁、迫切汇成了不可言说的无可奈何,他的蠢丫头,真正是要逼疯他了……

    姜檀心后知后觉,还心疼着嘴皮子上的痛意,却不想手心已牢牢堵住他发泄的出处,硬生生地将一股冲动重新给他按了回去。

    生不如死,戚无邪终于也有了一次体会。

    醒过闷儿来的女人终于敞开了欢苦人世的大门,引着他一步踏入了过电般的虚妄之中。

    一切岩壁触手瞬间碎成了齑粉,焦躁渴望顺着一道白光激射出去,心里反倒空荡荡的沉淀了下来……

    滚烫的液体溅在了她的手心上,也四散到了禁锢自由的白色触手上,触手卸去捆束地力道,一时退了个干净,如数十条黏稠游弋的蛇,倒退着游出了洞外。

    ------题外话------

    已经把你说的东西删掉了,应该能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