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14 炼化方池,无竭秘密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没了危险阻碍,也没了奇门遁甲、机关拓器的阻拦,一行人顺利的攀爬了上去。

    入目是一方用木栏围搭起来的方池,池底铺着一根根滚动的小木柱,可以顺着底下链条机关的牵引,像运输链一般运送着方池中的东西。

    方池中间是一个四岔开来的铁架子,刀锋上已铁锈斑斑,包裹着厚厚的一层人脂血块,看上去像四只长满血泡疙瘩的铁手,搅动着一池人身血肉。

    方才,花间酒误打误撞碰上了轴承磨盘上的机关后,上面的方池就开始运作了起来。

    兴许这机关的开启需要煤炉热气的蒸腾,整层塔楼的温度直线上升,凝结成块的血开始慢慢融成血水,渗着池底皲裂的缝隙而下,成了下头莫名诡异的血水雨。

    姜檀心愣愣站在原地,明明这方池中没有一具尸体白骨,可她的脑中却是挥之不去的血腥场面。

    仿佛千年之前,这里是一具炼尸的锅炉,机关一开,四只铁手没日没夜的轮圈运作,偌大的尸身在它得搅动后,成了粘皮带骨的血块肉末,随后,由喀拉拉转动的铁链牵引着,一路滚过载道的木轴子,卡在长长的运送凹槽之中,一路往前……

    谁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一抹艳色血衣舒袖展袍,径自朝着前头走去。

    一路跟随谁的目光都没有戚无邪那般直视,因为一路走过见到的刑罚器具,简直比东厂炼狱的十大酷刑更加残酷得多。

    刑具大多是逼犯人招供的工具,再残酷再血腥也只是体现在“折磨”上,千般万般的凌虐总不会轻易的弄死人,这才叫刑具。

    可这里摆放的,只是杀人分尸的器具,它们分工明确,效率更甚,有些东西甚至半柱香的时间便能将人的皮完整的剥下来。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叶空背着昏厥过去的花间酒,眉头深锁,他既不忍心看去,可视线偏偏挪不开,心里的阴影越布越大,一股莫名的压抑堵住了他的喉头,连发问的力气也没有。

    走一步,一只边沿装满倒刺铁钩的木桶引入眼帘,里头堆积着千年服腐的头发,而铁钩上则是细碎的皮囊碎片,只一眼便知这是滚水烫头皮,铁钩落毛发的残忍用途。

    再一步,一把铁锁躺椅挡住了路,上头铁梳上沾染细碎的血肉,不为了别的,只为剔除身体上最柔软部位上的皮肉。

    一步一步,这里印证了所有可能的残忍,人不再是人,而是一件任由索取的物件,他们被有计划、有步骤的拆卸、肢解,流程完美,步骤琐碎,连牙齿的去处都一一交代了,越是细碎越是令人无法接受!

    如果这座浮屠楼的主人是一个嗜血狂魔,是一个心里扭曲的变态,他砍杀、凌虐、甚是是烹煮都在意料之中,可这样目的明确的分尸流程,他是怎么也想不出一个因由来,究竟为了什么?

    满满长路,彼此都很沉默,每个人心有猜度,可谁也没有真正问出了口,因为这里是戚家的祖先的浮屠玉塔,他们都要照顾到戚无邪的想法。

    因为戚家祖先不是被分解的人,就是组织这场屠戮的罪魁祸首,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是一件令子孙无法说出口的耻辱伤痛。

    路到了尽头,姜檀心以为自己会看到答案,却没想到血路戛然而止,只有一节通往第四层的楼梯。

    怀着忐忑的心迈上楼梯,姜檀心提起了心,这一层塔楼已经这般情形,上面又是什么样子的修罗场?

    从遮挡的阴暗中走出,她适应了上头的光线,不是阴森透骨的冷,也不是烘热湿黏的热,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之气。

    这里光线昏暗,光影斑驳,入鼻中还有一股沁鼻的熏香,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消散不退。

    叶空掩着口鼻打了个喷嚏,震地身后的花间酒闷哼一声,他忙将人放了下来,一来长时间背着花间酒让他有些吃力,而来这个颠簸了一阵他已经气若游丝,连哼哼得力气也没有了。

    恰好入眼处全是一张张的木板床,上头的丝绸锦被已经破败腐烂,湮灭成灰了,但好歹形廓还在。

    他半扶着花间酒随便躺上了一张,揉了揉发酸的肩膀,挑了一个不大沉重的话题,也算是直奔主题:

    “咱不是进来找‘无竭’借阴兵的么,下头那层好歹我能说服自己,是为了将活人造成阴兵的用的,可这层是做什么的?给阴兵睡觉的?”

    戚无邪冷眼扫了他一下,笑容凉薄,讽刺更甚:“睡觉?怕是睡阴兵的吧”

    这是一个笑话么?

    所有人都没能笑出声,阎王讲笑话的概率本就很小,如今在这样诡异的地方说,更是不可能,但如果这不是一句简单的废话,那么就只能靠着字面意思来理解了。

    这里……真是用来苟合的淫窝?

    像是为了印证众人所猜,戚无邪径自迈开了步子,朝着黑暗的深处走去,在墙根处一阵摸索,末了他终是找到了什么,袖袍一抖,手腕一翻——

    一阵轰隆声过后,黑暗被一束明光照亮,昏暗渐渐消褪,露出了这一层的本来面目。

    最外头的床铺空荡荡的,被褥也烂得十分彻底,而里头的则不然,那些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床铺上躺满了尸身,这些白花花的肉风干成块,几乎要和床板黏在了一起。

    什么玩意,千年不腐,下面的兄弟姐妹都烂成渣了,这里的还能保存的如此完整?

    满腹猜测几乎要涌出脾胃,乌溜溜的眼珠子齐刷刷盯紧了这一具具袒胸露乳的尸身。

    不用多久,他们便可以清楚地发现,这里躺着的,无一例外都是女性,耷拉垂地胸部像是融化一般成了一坨肉疙瘩,有些恶心地黏在了尸体的胸口,她们的肚子高高隆起,却被锋利的刀片划开,取走了里面的东西,活活疼死在床板之上。

    她们的手被靠在床边的铁夹中,双腿大大的敞开,几乎已经扭成了一个固定屈辱的姿势,连骨盆都变得畸形。

    除了是清一色的女子,她们……几乎都是孕妇!

    “她们……都是孕妇!”

    姜檀心吃惊地开口,第一个打破了诡异的沉寂。

    戚无邪扭身,抬眸看了她一眼,目色流转着不可名状的冥黑,将他潜藏的情绪牢牢包裹了起来。

    像是在思虑措词,又像是在酝酿情绪,总之没有一个人催促他快点开口,但大家心里都有数,他既然让他们一块儿走到了这里,那么也是时候解释一切了。

    总之,这是一个不太长,却令人无法遗忘的故事。

    千年前,历史长河中有一个汉人政权,国号亦为是“汉”可以说是真正的汉姓江山,统一分散林立的小国,一统中原辽阔的版图,除了一个有着雄心壮志,心怀天下苍生的君主显然是不够的,还得有一位通晓兵法战术,有着极强人格魅力的铁血将军。

    君信臣忠,文不贪渎武不惧死,这本就是一个强大的逐鹿诸侯,但真的要在短短的几年功夫攻克下整个中原版图,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直到这位将军肃清山野部族时,偶然发现了一群人。

    这个部族名叫“无竭”它很小,依山傍水,阡陌田家,邻里邻外加起来也不过百来户,人丁不过千余,但是他们却在几万侵略者无情屠戮中,奋起抵抗月余之久。

    曾经以一抵百都不是虚言,汉人那几万人的队伍,险些和他们同归于尽才勉强占领了部落村庄。

    成年的男丁几乎统统都战死了,留下的俘虏都是男孩小娃娃和老弱妇孺们,将军杀红了眼,他损失了这么多精兵良将,只为和一群山野村妇拼杀得你死我活,最后占领了几件茅草屋,连战利品都只是些破铜烂铁,瓷器瓦罐。

    他不傻,也不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要打了这个无竭部落,想,太想了。

    这些人有着神赐一般的精力和体能,他们膂力强劲,步履飞快,徒手就能将敌人丢掷三丈之外,奔袭山野中可以不眠不休,即便是哄抢辎重粮食,也如鬼魅阴兵一般,让人措不及防!

    简直就是生着三头六臂的怪物!

    将军本以为是他们的生活坏境赐予了他们这样的身体机能,但后来他发现,他们所食所饮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甚至还远远不如兵营里士兵的馒头面来得营养一些。

    所以,他将此归结于遗传,是一代人传给另一代人珍贵的宝物。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他便开始着手建造浮屠塔,将所有俘虏都关押了进去。

    他将无竭人肢解分离,不管是头发、皮囊、血肉、四肢还是五脏六腑的器官,他统统都分划剥离,各有分工的取出充作研究。

    他想要提取出他们身体里的代代相传的秘密,然后移植到自己的部队中,那样,世间还有什么人可以阻挡得了他?

    可试验并不成功,很快这一批俘虏就用完了,甚至连五六岁刚发面的小娃娃,他也毫不留情的丢进了方池之中,将他碎成了无数的小肉块,丢进了炼化火炉之中。

    没有了男人,还有女人,但将军明白过来,他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短时间的速成怕是不行的,所以,他没有将女人也投入试验之中,反而是将她们捆上了铁床上,和汉人士兵媾和产子!

    她们被强行灌入催产的各色汤药,一旦胎儿成型,也不管是不是活的,就会被剖开肚子,取出孩子丢进方池中提炼……

    这样的毁灭人道的残忍就这么持续了十几年,终于在某一天,将军他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