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18 三足鼎立,战火格局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地下一日,人间一年。

    阔别久违的尘世纷扰如撒豆子一般落在北祁山的雪域土壤中,如同落进每一个人的心间,掷地有声,敲出最坚实的声音,比战鼓更响,比啰号更厉。

    战火早已悄悄蔓延……

    戚无邪一月前主张撤藩,一场御门立鼎,烹煮人肉的犀利手段搞定了朝臣异声,将矛头齐齐指向了百越薛家、南疆屠维还有陇西戚保。

    薛羽虽然为当年京城异变背上了罪责,成了千刀万剐的头号反贼,可百越薛羽的儿子薛良还在,他没有朝廷的封令,却自行继承为了“龙王”。

    朝中撤藩的消息不胫而走,不等邸报抄送各州县,百越已早早得到了消息,这消息简直如陨石落隍池,将屁股还没坐热的薛良惊了个手足无措,胆战心惊!

    杀父之仇本就不共戴天,此仇未报,又来了毁家夺地之恨,如此逼迫,怎能不反?反正已是口诛笔伐,人人唾弃的逼宫之贼,那何不坐实了这等名号,真真正正举旗策反,夺一夺这大好的九州江山?

    少儿心气不如老爹沉稳,纵使老道如薛羽,想在晨阳门外作壁上观,坐享渔翁之利,也成了他人嫁衣,成了戚无邪权柄之路上的骷髅白骨,薛良又如何对抗?

    可终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薛良吃了秤砣铁了心,必是要反上一反的,而百越的人更是让仇恨蒙蔽了眼睛,再者他们本就民风彪悍,何曾受过这等鸟气?

    于是在薛良大手一挥下,应呼这何止万众?!

    百越虽地处山麓丘陵七分山三分田,用贫瘠并不夸张,可薛羽是个有本事也有耐心的人,硬是靠着一条海商之路,筹起了充盈的财富。

    有了人,有了钱,再有了目标,造反不再是喊喊的口号,檄文一封,将军颁印,歃血祭旗,星夜行军奔赴边境处,一个城池一个城池打了过去。

    太平了那么十多年,一朝战火燎,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失落的边境城镇几天内就连成了一片,直到打下一处要塞边关城——邺城,薛良才喘上了一口气,静等朝廷那边的反应。

    鞭长莫及,这是大帝国打仗时最致命的问题,地大物博,兵丁百万又如何,从一个地方行军到另一个地方,老师坐困,靡费兵饷,又往往会错过战争的良机。

    所以,当百越出兵的消息报到京城,所有的大臣都傻眼了,没料到来得这么快!

    戚无邪呢?戚大督公,人呢?快来拿个主意啊!百越不可怕,可江南一带可是赋税重地,若此地沦陷敌手,可是将钱袋子割给了别人,简直是自取灭亡啊!小农女的奋斗史

    而且瞧薛良的这行军速度,想来也不是全无章法的。

    他很清楚自己的薄弱之处,就是想乘着朝廷没有缓过来的当口,迅速占领城池要塞,将战火格局以长江为凭,借其天险再和朝廷抗衡,如此才有胜算。

    否则,只凭百越区区弹丸之地,跟朝廷叫板,无异于以卵击石之举。

    所以,一个字,快,别谁快。

    满朝文武急疯了,满世界找戚无邪,皇帝还是个不懂人语的奶娃娃,成天在奶娘怀里流着哈喇子,真正主宰整个国家命运的人缺不见了!

    他好像躲在浮屠园里,除了每日内阁需要披红的题本送进去,出来的时候盖着司礼监的大印外,其余一干活动,都再没有了他的影子。

    于是,大臣们纷纷腹诽道:其实说实话,您不出现也没事,战火烧起来,看您那张颠倒众生的脸确实不应景,但至少咱们递进去关于前线的折子,好歹看一眼,批一下,给个批示吧,怎么调兵,怎么封将,怎么剿灭反贼,这头等大事,一声不吭算什么意思?

    等了足足三天,都没有等来个确切的消息,大臣们实在忍不住了,真当他们在朝会偏厅统一好了战线,决定提着脑袋冲向浮屠园时,又一个惊人的消息传进了京……

    南疆出兵了!

    妈呀,乘火打劫?

    不不,他们是同盟军……

    同盟?更加不靠谱好么,南疆那有谁,所有当年产于晨阳门政变的官员都知道,拓跋湛一朝继位失败,跟着鬼王屠维躲到南疆去了,好不容易等来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本以为他会和薛良达成战线,两头点起战火,让朝廷分散战力,两头奔袭。

    可没想到,他竟表明了态度,愿意自行撤藩,归属封地,却不想老邻居百越这么不争取,这死孩子竟然要和老大哥掐架,他表示很看不过去,手一挥大吼一声:“朝廷别急,这小兔崽子交给我收拾了!”

    吼完,也不管老大哥同不同意,自己点兵封将,从南疆长驱而出,直奔百越老巢,打了人家个措手不及!

    本来嘛,要和朝廷叫板,薛良已是倾巢而出,他赌一次机会,赌朝廷那坑爹的办事效率,他希望赶在敌人大规模反击之前拿下长江以南的重要城池关口,可他万万没想到,南疆会借机端了他的老巢,一招釜底抽薪,太过狠辣!

    这样两头夹击,前后不着店,压根就是火烧火燎,逼死人不偿命啊。军婚之御姐攻略

    薛良软了,怕了,他连夜休书一封向屠维讨饶,或者说是向拓跋湛求饶,信的大致内容不提了,无非是些套近乎攀亲戚的虚伪套词,中心意思也就这么一个。

    九皇子啊,您都被朝廷抛弃了,就别帮着死太监欺负自己人啦,我薛良向你称臣,为您打天下,那皇位上的毛头小子根本不配坐拥天下,只求您从我的老家挪出去,让我这在前线抛头颅洒热血也撒得安心一些吧。

    本以为就算他不同意,好赖也有个缓头,没想到人家拆都没拆开,直接快马一骑,八百里快马加鞭,直呈京城。

    顺带附上了一张小纸条,表明自个儿除贼的心迹,敞开天窗说亮话:戚督公,甭客气,使劲造腾往死里虐,我堵着他的后路,咱们两头痛打落水狗!

    不过这张纸片飞入戚无邪桌案之后,也再无了响动,像是默认了一般,朝廷按兵不动,由着南疆和百越窝里缠斗,蚕食两块疆土,杀出唯一的胜者来。

    论阴谋诡计,薛良太嫩;论天时地利,南疆全占;论师出有名,屠维有理,这一场战争不过几个来回拆招已分出胜负。

    拓跋湛轻松拿下了百越这块疆土,包括薛良已占领的朝廷属地,拒不归还,美名曰:戍守边患

    患都被您灭成渣了,防谁去?

    就这么这,短短一月时间,百越便名存实亡,归通南疆拓跋湛治下,加之毗邻的几处州府,拓跋湛已占据了东南一边的江山,同本就疆域辽阔的陇西、朝廷成了三足鼎立之势。

    短短几月时间,格局已定,起手据边隅,胶着对峙的状态隐忍不发,朝廷因为戚无邪没有出声显得又焦虑又安静,而陇西,像是一直再等待着什么,虽然操练无视,筹备军旅,但迟迟没有行动……

    直到某一天,一具尸骨被送到了陇西大营戚保的面前,才彻底撕开了他冷静的面孔。

    马渊献死了,无竭毁了……

    他的阴军部队成了一朝笑谈,再也没有实现千年之前靳家祖先的威名了!

    气愤往往泯灭人的理智,他盛怒之下,挥兵东行,星夜奔赴凉州边境,驻扎在了雍左关外!

    可北祁山的冷吹渐渐吹醒了他的理智,他冷不丁打了个寒颤,意识到自己这会儿发兵并不是好时机,甚至可以说是匹夫之勇,中了戚无邪的下怀,但军人只进不退的傲脾气,让他不肯就这么一战不打的班师回去,所以就这么一直滞留了下来。

    终于,面对陇西的强势出兵,朝廷给出了反应。假爱真做:高官欺上瘾

    不是派兵遣将,而是粮草先行。

    戚无邪下了批谕,调集粮草辎重,兵刃铁器,押送运往凉州境内,以扩充兵需所用。另着户部批银五十万两,修葺凉州境兵营,增添兵饷。

    恩,应该得,朝臣们欣慰地捋了捋胡子,默默点了点头……

    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没然后了!

    凉州一共多少兵丁?撑死不过三万人,可戚无邪这一车车的辎重粮草足够三十万人吃上个半年的,他到底什么心思啊?

    无人可猜,无可可窥,这一车车粮草辎重走上了那条曾经运送和谈金的狭长官道……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十年前,五十万两黄金在这里不翼而飞,十年后,延绵半里长的粮草队伍也在一夜间消失不见!

    北祁山,北祁山,再度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谶言玄机,神秘诅咒,越来越多的猜测像怒号的风雪在它的四周叫嚣,而它却依然默默伫立,用着千年不化的冰雪妆添冷漠,俯瞰着世间争斗忙的世俗之人。

    宏图霸业千秋一场梦,可梦醒之前,谁都不愿错过。

    *

    凉州,叶土司府

    土司府本不小,可自从北祁山之行后,这里便变得拥挤起来,戚无邪赖着不走就算了,太簇、陵轲统统跟着住了下来,还有那个花间酒,仗着自己受了伤,愣是不肯挪窝,成天趴在床板上,一见人就直嚷嚷:

    “别扶我,别碰我,好痛啊……要死了,没良心啊”

    日子久了,姜檀心也习惯了,她彻底成了老妈子,伺候这个吃,服侍那个喝,雇大夫煎药买药,有得时候还得亲力亲为的喂个药……

    “吱呀”

    换上一身湖绿长裙的姜檀心面色不善,她手中端着滚烫的药碗,用臀顶开了房门,倒退着走了进去。

    匆忙把药碗搁在梅花小几上,和着气,把烫着的手指摸上了自己的耳垂。

    偏头看向侧躺在一边榻上的戚无邪,她暗自叹了口气:“自己吃药,你又没伤着手,一群伤兵残将,厨房里我还炖着三锅药呢!”

    戚无邪勾起一抹魅惑的笑意,懒嗖嗖地轻打哈欠,眼皮也不抬一下,一手支着头,侧首微偏,施施然道:

    “你不喂?本座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