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20 我想要你,浮生欢事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你不喂?本座不吃……”

    魅音靡丽,语调上扬,从生死境地脱离后的他,恢复了往日戚督公的魅邪本色,甚至比以往更是骚上几分。

    一来二次的调戏,已经粗大了姜檀心的神经,她斜睨着飞去一个嗔色眼神,上扬一抹俏丽笑意道:

    “不吃也罢,等着许多人要吃,有得人伤了肩,别提吃饭得有人帮衬着,怕就是出恭……”

    没等她说完,面上撩过一阵风,一股熟悉的冷香钻进她的鼻尖,红色衣袍像浸了情人血一般妖冶妩媚,普天盖脸罩住了她。

    轻拥背脊,可扣在她腰际的手却禁锢不松,碾磨绵绵情意,耳边厮磨语:“本座……不喜欢”

    温热的气息流转在耳廓边上,有意无意的激着她的敏感,一股莫名的痒在心头,抓挠不到,直教人想低首逃窜。

    姜檀心羞赧,可也知道,安逸的时候总共就那么少,他和她刚刚逃过生死一劫,重见人间平凡的阳光,即便战火烽烟转瞬就至,但无人说破,只为贪图这难得的安稳闲适。

    而且,自从她知道他是一个……是一个正常男人后,她总觉得,他求欢的暗示越来越明显了。

    她曾为他抛弃一切心结,犹记那句“本座无儿无女,无情无欲”那时,她只当自己被命运逼到了尽头,声嘶力竭的逃避后,依然遵从了自己的心、自己的感觉,只求一个人,一个叫戚无邪的人。

    可如今一切过去,她拥有了他的爱,他的坦诚,甚至有着一段偷安的静好岁月,即便外头格局翻天覆地,可这小小的土司衙门,只要有他在,她便觉得安稳如山。

    夷则还在京城扮演着从不出浮屠园的“戚无邪”,拓跋湛的蚕食阴谋也是他计划中的一环,至于戚保的怒发冲冠、驻扎凉州边界,更是一头扎入了他的棋局之中,所有的一切都随着他的心,他的意……

    只等水到渠成,太过顺心,那日子反倒是闲适了起来了。

    一盏香茗,一方睡榻,一段交颈不解的情意绵绵,除此之外,自然也包括那个——她欠下他的心甘情愿,他许下她的双膝子嗣。

    换句话说,没有快乐和感动下的*结合,他们的爱便是缺失的,对于两个爱至酴醾,身体健康的年轻人来说,即便可以为对方生,为对方死,为了彼此连命都不要,义无反顾,粉身碎骨,但是依然不能抹掉身体本能的原是冲动,戚无邪是,她亦是。

    爱一个人,自然而来想和他结合一体,她虽不懂,但却并不羞耻承认。吉时医到

    所以,每当他委婉的暗示,委蛇的挑逗,她总心痒难耐,口边的话吐不出咽不下,既隐着慌张,又暗含期待,一层试探的网越发薄弱,她甚至觉得,他实在故意为难她,等着让她开口,让她做主。

    戚无邪像是在和自己赌气,为了一个虚晃的“心甘情愿”他拿出了自己全部的阴谋本事,一计三环,引诱着猎物步步上套,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献了出来,祭奠他期冀已久的“占有欲”

    像是为了验证姜檀心的猜测,他在轻缓拿捏她腰际曲线后,就挪开了停留在她耳边的温热气息,将一点点泛起的情潮褪去,只留她一个人在澎湃的心潮中进退无路。

    他指尖流连,婆娑着衣角离开,带起最后一丝余温,令她如此留恋不舍。

    抖了抖宽大的袖袍,戚无邪长身玉立,颀长的身形独步向内室走去。

    但不过三步距离,他抬手解开了腰带,振袖抽手,已把身上的红袍挂在了墙角边的檀木衣架上,螓首微偏,懒音低迷,有着一道蛊惑人心的魅邪音线:

    “本座准备浸汤沐浴,你且瞧着,还是预备一起?”

    “……”

    姜檀心望着他的背影,不争气地咕咚咽下一口口水,虽然他的背上有消褪不去的鞭痕,可对她的诱惑力一点都不比他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差,矫健,骨骼清俊,肌理分明,莹白的光泽在他的皮肤上滑动……

    她像是一只不知死活的飞蛾,本在黑暗中不断游弋,在一股冷香的诱惑下,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

    她扑的不是火光,而是一种魅惑的冷光源,温柔,妖冶,带着不可忽视的质感。

    鬼使神差得跟了上去,她站定在他的身后,感受着浴池边不断蒸腾的热气——这处奢侈的白玉浴池,是仿着离恨天里的赶造得,只为戚无邪一句吩咐之言,无人能拒。

    没了衣服的阻隔,他周身散得冷香愈加浓密,它由着蒸腾的热气熏染,成了最幽深的陈酿。

    绵长沉醉,它浮浮沉沉,又像是那易散的薄雾,让人迫不及待的想将它吞咽下去,仿佛这样,她才能真正拥有这一份甘醇和沉醉。

    戚无邪站定了脚步,他明知道小丫头脚步凌乱地跟了进来,却没有回头,只是静静地站在当下,任由浴池里的热气迷了眼睛。

    柔荑轻抬,指尖泛着莹白的光泽,姜檀心隔着水雾攀上了他的肩膀,生怕他回头瞅见她这幅窘迫的样子,她干脆一头贴上了他裸露的后背,搂住了他的腰,整个人都靠了上去。绝世老师

    “别洗……”

    姜檀心的声音黏黏得,像搅了一罐蜜糖,渗着皮肤直接钻进了戚无邪的心里。

    他垂在身侧的手指一动,不着痕迹地抬起,捏在了她圈在自己腰际的手上,拿捏着温柔的触碰,烫出一个个深浅不一的熨帖,一路滑到了她的手腕上。

    “恩?”

    “我……我想……”

    我想要你。

    这句话在她喉咙里沉浮,却说不出来。她不知道是自己太过害羞,还是压抑着太过激动,导致了语言无法正常的交流。但是,说不出来并不影响,她有另外的表达,比苍白的语言更加直接,也更具魅惑力。

    她的手指绞上了他的,摸过他的指腹,一点点攀上他腰上的皮肤。

    戚无邪腰线极美,裤子只是松松地系着,露出了紧致的腹部。

    她的手掌挪得很慢,游走不定,轻轻摩挲着腹肌的形状,体味润实紧致的质感。

    若有若无的搏动在她手心的每一处腾跃,她滑过一寸,便点起一寸烈火,烧得戚无邪火从小腹生,将莹白的皮肤也染上了一层红晕光泽。

    姜檀心不得不承认,戚无邪的身材是真心好,不是肌肉横条、骨骼粗大的强壮类型,而是恰到好处的宽肩窄臀,轮廓分明。

    他是一种极具魅惑的线条,融合了女人的柔和男人的刚,转而成了一种他独有得魅,好似一种毒,明知会死,也想叫人尝上一尝。

    蹭了蹭烧红的脸颊,他的无动于衷令她有些焦虑起来,羞赧一阵阵攀上脖颈,她又紧了紧圈在他腰际的手,好似不满道:我已经这般了,莫要继续装蒜……

    下定决心,她转瞬便成了倔意上头的小狐狸,踮起脚尖,攀着他的脖颈,张口就含住了他的耳垂——可身高差距,她踮脚也是那么一瞬,熬不过重力牵引,脚跟落地,又重新站了回来。

    但她的嘴巴并不那么容易松口,牙齿碾磨着他的耳垂,就那么一咬一扯,小虎牙在他的耳垂上拉上了一道火辣辣的痛觉,混着暧昧沾黏的情潮,又痒又疼,一直往他的心里钻去。

    “戚无邪……”

    姜檀心有些窘迫的急切,可声音里的蜜也变得越发浓稠。000312号星球生活记事

    戚无邪呼吸停顿了半拍,逐渐也变得急促了,他考虑了半饷,握在她手腕上的手慢慢滑上了她玉藕般的手臂上,轻轻捏了捏,他的声音还如往日一般慵懒邪魅,可姜檀心听得出来,这声音低沉着有些干涩,甚至带了些迫切之感。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知道……”

    “想要?”

    “……想”

    “好”

    戚无邪回过了身,姜檀心这才看见了他的眼睛,和他他隐忍不发的表情。

    原来,他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已经烧红了他的眼角,为了曾经那两次醉梦中的挫败,他固执地等她心甘情愿,那一份撩拨的心弦,差点没憋死他。

    来不及思索戚无邪瞳孔深处的一份得意的笑意,姜檀心已觉天旋地转,瞬间,被他打横抱起,绕过热气缭绕的浴池,走向纱帐后的内室床榻。

    深蓝色的绡帐轻轻摆动,顺着他的脚步,逶迤开了一道缱绻的弧度。

    姜檀心只觉背脊一软,倒在了柔软的床铺之上,她深深喘了一口气,攥紧了胸口的衣衫,一瞬不动看着压在她上方的他。

    她隐约知道会发生什么,期待和紧张轮番包裹着她,接着都被满足镇定了下来。

    她是凡尘人,他也未必就是地狱的冷血魔头,他们都有温热的身体,有着七情六欲,爱恨嗔念,既然他和她存活于世,必然逃不过人该有的欲求,在彼此注目的当下,去实现最切合的誓言,感知彼此最深情的告白。

    目色胶着,四目之间流动着逐渐升温的*。

    他和她彼此都明白,这一场欢好,是不掺杂一丝*的。恰恰相反,它是他最坦诚的情愫,不带一丝虚假敷衍。他的嘴也许能编制精妙绝伦,毫无破绽的谎言,可身体的反应却是最为真诚的,是骗不了人的。

    良久,戚无邪的声音轻地像是叹息,他抬手抚上了她的面颊,轻声问道:“姜檀心,你可知我是谁?”

    嗤笑一声,此刻的她已知他近乎孩子气的小执念。

    抬手圈上他的脖颈,姜檀心笑得温柔幸福,喃喃话语却是如此的幸福自傲:“是,我知道,你是戚无邪,娶我的夫君,我一辈子的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