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22 破土兵营,霍少入队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章节名:122破土兵营,霍少入队

    可怜花间酒,好几天没见着姜檀心的面,熬得眼睛发红,死活从挺尸的床板上扎起来,浑身捆满了绷带,像从棺材里爬出来的粽子,一步一僵地几次闯进她的院子,可每一次都被守门的太簇给拦了下来。请使用访问本站。

    后领子一提,像揪小鸡儿般重新给架了回去,几次三番,身残志不残!虽然最后还是没有见着姜檀心,他的身体倒是恢复了大半,小半个月就拆了竹板绑带,除了行动稍显不便,往日的骚媚劲儿又回来了。

    狗急跳墙,别欺负他身残羸弱,霍家商场横行,凭得该是脑子!

    所以……

    所以他就去翻墙了。

    他过目不忘,走过一遍的路早已刻在脑子里,土司衙门统共也就那么大一块儿地,七八进的大院子,左右跨院小厢房,他已摸得熟门熟路,也寻到了一处太簇不曾注意的高墙,翻过去就是姜檀心住的小院子。

    哼哧哼哧搬来把竹梯子,他敛起衣摆视死如归的攀了上去,听着梯子嘎吱地响声,感受着梯子的晃动,心头略有慌张。

    好不容易掰上了墙头上的泥巴灰,探出了脑袋来,他方长长舒了一口气……可这气没抒了半口,他又惊讶得临时倒抽上一口,用力过猛,把本就扬起的尘土沙砾吸进了嘴里,不由得一阵咳嗽。

    捂着嘴用力咳嗽两声,花间酒连看姜檀心的念头都被冲散的一干二净,只顾着眺望眼前的场景,震惊非常。

    不知道何时起,土司衙门后的民居矮房不见了,依山傍水处拦起了一处巨大的沙土校场,再远一点的山坳里似乎能看见白点纷纷,定睛一看竟是画地凿沟的星布兵营?!

    土司衙门有自己的兵队本不是稀奇事,便是精勇士卒虎贲营也是名气不小,但土司终归只是朝廷的附属封赉,拥有的兵丁至多不能超过五千人,这还是特殊时期的界限,这么十年太平日子下来,早已心照不宣地削减到了一千多人。

    可照现在这么看去,这里能容纳的兵丁最少也不会地狱两万人。

    排布兵营并不是小事,也不是易事,第一在于“自固”第二在于“扼敌”据高山,择要隘,要么就占据险阻之地,要么就立于四通之地,不可两者皆无。

    而土司衙门本就立在北祁山脚下,西对陇西,南为入京的凉州官道,北连雍左城关,本就是占据边隅,进发四处的枢纽要隘。

    这是往大了看,若论小风水,则应了“据险”之名。

    兵营靠山,所以排布时用了“月营”从花间酒这边窥见得大概只是兵营的冰山一角,可见全局地气势和规模。

    短短养伤半月,这样的兵营竟是从天而降的?

    花间酒愣神不已,直到一抹艳红的衣袍融于尘沙砾土中,他才回过神来,不由皱起了长眉。

    戚无邪单手负在身后,从小院子的后门施施然步出,而姜檀心一身湖绿丝绸罩衣,另围着一件织锦镶毛斗篷,遮挡着扑身而上的黄沙,她走在戚无邪的斜后方,不紧不慢地留着几尺的距离,不像是初尝人事、沾黏恩爱的夫妻,倒像是经历风雨十数载,已成默契的伴侣。

    校场黄沙漫漫,弥漫着一层浅薄的褐黄,他们的一袭红、一抹绿在空旷苍莽处显得十分惹眼。

    大概是感受到了什么,戚无邪的步子突然停了下来,只见衣袂逆风鼓噪,不见其剩余的动作。姜檀心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像是也感受到了什么,扭身向后往来,等扫到墙沿上的花间酒后,她略有惊诧

    嘴唇翕动,像是在和他说话,可隔着有些远,花间酒并没有看清。正在他疑惑之时,一道破风而来的声音极为尖锐,扫过面颊之后,径自缠上了他的腰,还不等他彻底反应过来,他只觉一股力道拔高而起,带着整个人飞了出去!

    咚一声撞在地上,花间酒顺着力道滚了滚,方停了下来。

    满口是尘,喉头一阵发腥,好嘛,这一摔,险些没把他的旧伤摔出来!

    姜檀心忙上前将他服了起来,顺道解开了缠在他腰际的飞链梭子,飞链一解开,就迅速地钻到了戚无邪宽大的袖袍里,服服帖帖绕上了他的手腕。

    “我且说了这玩意不好用,你扔得出去,却收不回来,独独用一次有什么稀罕地?”

    姜檀心扶着花间酒,嗔怪一语,对戚无邪自行研发的武器十分不待见。

    “是么?本座方才是对他留了情的,若是别人,腰都勒断了,还怕它收不回来?”

    戚无邪抖了抖袖口,繁复的银丝勾勒出细致的描纹画案,浆洗穿用一点都没有磨坏半分,还是一如既往的明艳贵气。

    “……”

    “咳……咳,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花间酒咳出一口血痰来,差点没厥过去。

    他真是怕了这两个祖宗,自己活了那么大,风月无边,财源不断,只要保齐自己的小命,这辈子是不愁吃穿,逍遥无度的,可偏偏好奇心盛,跟了她生死一线,鬼魔地狱的几进几出,好不容易养好伤到了人世间,今儿又来这么一摔,弥勒佛的心态也怕是要扛不住了。

    戚无邪懒意抬眸,丝毫没有解释一句的打算,姜檀心有些为难地垂下了眼,支支吾吾像是故意拖延着时间编着套词,又准备糊弄局儿。

    无名火上心头,花间酒桃花眼某光霍霍,泪痣艳绝,清冷的声音镌刻生冷,带着一丝心冷寒意,字字由心道:

    “我本以为一路生死同局,已是走进你们的人……原来还是我多想了,呵,你不愿说大可拒绝我,不用费心搪塞”

    “花间酒!”

    “如何?叶姜?”

    他早知她的真名,也晓得了她的身份,只是此刻重新喊上这个初逢时的名字,一丝嘲弄的生硬无可遁形。

    “……”姜檀心长叹一声,放柔了声音:“你家资万贯,恣意生活,如你所说你我本就是商场上的敌人,北祁山之行我害你至斯,这本不该是你受的,这几日避而不见也只是想劝你,趁着你什么都不知道,回到你自己的世界去吧”

    “呵,晚了!”

    花间酒袖口一振,修长的指尖在风沙中依旧莹白如玉,他的的指甲圆润,由着桃花瓣的浅粉,可经过这次重伤大病,却蒙上了一层惨白,消融了无所忧愁的健康。

    他指着姜檀心身后不远处的兵营校场,姿容妩媚,却笑意冰冷:“我已经瞧见了,也知道了无竭的秘密,更知道和谈金的所在!天下大势,目的几何,我统统了然于心,你们怎么说服自己放我离开?”

    “……”

    姜檀心眸色流转,渐渐明光黯淡,她无可奈何地看着花间酒,再多决绝的话只能咽下腹中。

    其实他说得没错,出于私交情谊,愧疚无辜,姜檀心很希望花间酒能够抽身离开,做他的票号当家,风月公子。

    可出于理智考虑,无论是他的天赋异禀,还是他谙熟地秘密,都不能说服她放他离开。

    两人相默无言,唯有冷风阻隔。

    良久后,戚无邪一声凉薄笑声低低传来,他揽上姜檀心的腰,把人往自己身边一带,向花间酒道:

    “你可以走,只此一次,你也可以跟着来,永无退路”

    言罢,他将选择的权力重新抛给了花间酒,自己揽着姜檀心向兵营驻地踱步而去。

    红袍张扬,衣袂猎猎随风,风从宽大的袖口中灌入,让他的衣服腾起寡情的姿骨,他的温柔只赠一人,可难得的“尊重”却给了花间酒。

    不擅定生死,不强加意志,杀人灭口是无耻行径,逼他重回自己的世界也不见得仁义无双,所以,戚无邪让他自行选择,留下、回去,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两个结局,让他自己抉择,便是最好的尊重。

    好歹不辜负地一场生死与共。

    花间酒良久站立,空旷的四周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黄沙眯眼,更觉周遭荒芜苍莽,短短时间繁华一朝散,战局烽火昔日便起,他的风月无边,他的财资无尽,怎抵得过九州鼎的四分破裂?

    他根本回不去了……

    盛世商会,乱世走贩,没有一个安稳的坏境,就没有崇云昌!

    这是他理智的考量,但如果抛弃一切只由心决定的话,他更加义无反顾。

    是,他渴望留下来,希望留下来,为了某些人,也为了某些情,具体是什么他恐怕说不清,但他却很清楚,这是他活了这么二十几年,从未体会过的真。

    他脆弱、渺小,却也勇敢,强大。

    当一个人的自我价值凌驾金银之上,他第一次觉得花间酒活过来了。

    一旦想法被心所承认,再也没有什么羁绊束缚。

    花间酒仰面媚笑一声,往日桃花妖孽的妩媚拿捏自如,一身风流恰如天成,他掸了掸衣襟上的沙尘,阔步跟上了戚无邪的脚步。

    恩……最近出了一件事,群里的亲都知道啥事,咳,我就不在这里说了,确实没了写的心情,而且还卡文,哎,接下来这个状态我都放免费的了,什么时候继续vip了,估计就是快结局了吧~

    我写得慢了些,大家养文吧,不过我会坚持写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