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25 三日替身,人皮制作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章节名:125三日替身,人皮制作

    东方宪三个字,东方宪这一个人,完了,救不活了……

    可是爱她的心要如何是好,是否换一个身体存放,就能起死回生?

    老天给了他一场换骨置皮的机会,可真正换心的是他自己。请使用访问本站。

    早在真正的戚无邪先行离京前往北祁山后,夷则便开始日以继夜的蒙头制作戚无邪的人皮面具,一张留给了陵轲,一张留给了他自己。

    陵轲戴上了面具随着部队“悄然离京”,吸引了马渊献队伍的注意力,也去往北祁山,而夷则便躲进了浮屠园,以戚无邪的身份继续震慑朝堂,糊弄糊弄草木皆兵的文武臣工。

    不知是心里抵触,还是本能抗拒,夷则宁愿躲在浮屠园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做起了闺阁中的大小姐,也不愿带起主上的人皮面具,肆无忌惮横行朝纲,九五在握。

    起先他还能糊弄糊弄局儿,也按照了戚无邪临走时的吩咐,对百越薛良和南疆拓跋湛的动静缄默不言奏折不批,谏言不理,以一种放任的态度任其发展,只要没有打过长江来,一切随其。

    可戚无邪料到了战局,却忽视了朝廷那帮子怂包软蛋哭天喊娘的本事,一点边疆战火,就跟点着了屁股的犟马,卯足了劲儿跟你耗,跟你赌,不把夷则从浮屠园里挖出来誓不罢休。

    实在是撑不住、准备妥协的夷则,却偏偏在那个时候,得到了姜檀心的消息。

    一封来自凉州叶土司衙门的请奏“封爵”文书飘上了他的桌案。

    这原本是礼部下文,直接由内阁盖了大印批文就可了事的,不知这帮子老古董是不是近来疯了,想用无穷无尽的折子逼他出来,所以甭管内容、时间,是折子题本都拿来凑个数。

    机缘巧合之下,他终于见到了姜檀心的字迹。

    几乎绝望的心再度苏醒,他曾那般带着落寞离场,将自己一颗心葬于黄土坟茔之中,他不像东方宪,可以肆无忌惮地跋山涉水只为寻找她的一丝芳踪,他被禁锢着自由,扮演着内心忠实为奴的暗卫,不仅身子没有办法自由,连心得一念相思都是禁忌!

    在戚无邪面前,他不敢流露分毫,只当她已经死了,被一场安排下的阴谋炸的尸骨无存;也只当自己死了,被一个只有他一人的战场杀得血流万里……

    阔别年岁,他花了很久来忘,可只是须臾便叫他彻底苏醒了过来,他想去寻她,无关风月,只要再看她一眼便好。

    所以,他找到了唯一可以找的人东方宪。

    出于藏在骨子里的私心,夷则并没有提及姜檀心一分一毫,他只求脱身三日,让他去见一个人。比起夷则他自己,东方宪更加心思谨慎,狡诈如狐,莫说是扮演三日戚无邪糊弄文武臣工,便是叫他蒙骗天下人,怕也是不难的。

    一念之差,一语成谶。

    东方宪体会到了什么叫生杀权柄,唯我独尊,也看到了锦绣江山,四海阔域,他寻不见一个人,也不敢寻她,既然如此,那他为何不偷下这手中天下来?!

    等天下皆是他的囊中之物,又何必再论她?

    念想一旦存现,野心再起,那么一切周密的阴谋,环环相扣的计划就不再突兀惊诧,一切完备心中,就只差最后一道东风,刮向,将他送往不可回头的征程之上。

    恰好,那道东风便是一个早该死了的女人。

    ……

    东方宪陷入了迷惘的深思之中,这短短数月的日子太短也太长,它短得清晰可数,却仿佛置若来生。

    他负手在后,指尖摩挲着袖袍口缘的云纹暗线,骚包地紫色暗嵌在血红的底衬之中,泄露了他抹之不去的另一张面孔。

    和戚无邪相同,东方宪同样是一个骄傲自信的人,他即便厌恶曾经地自己,不顾一切想要获取新得生命,那也只是因为那个“他”永远得不到她,而不是任何喜好和偏爱。

    所以即使是扮演戚无邪,他一如既往的倾心紫色,偏好敛财,计较得失。似乎这样熟悉的保留,能够给一个人留下似曾相识的位置,为他依旧眷恋的女人留下足够说服自己的借口……因为他眷顾着曾经的喜好,所以,他可以依然爱她,怀揣未来……

    而不是,那个早该死心,放手的东方宪!

    阖目闭眼,东方宪袖口一挥,只听咔哒一声,夷则身上的锁链尽数脱落,在地砖上砸出了沉重的声音。

    倏然两只胳膊卸了力,夷则腰腿一软,险些跪倒在地上

    东方宪长身而立,高高俯视着眼前的人,口吻寡淡,带着一丝嘲弄开了口:

    “三日替身,你说你只为见一个人,其实你大可坦然的说出她的名字,我不会逼问你她身在何处……我一点也不想知道”

    “……”

    墨发凌乱,手指抹去唇角边干冷的血渍,夷则撑着身后的刑柱站起了身,他隐忍黑眸静静注视着眼前面色惨白的东方宪,一张可笑虚假的面具,将他的无助可悲都遮挡了起来,他突然没有那么恨他了……

    野心、占有、狡诈,无非也只是他的一层面具罢了。

    “她在……”

    “我不用知道!”

    东方宪猛地一拳,将虚弱无力的夷则捶翻在地,瞪大的眼睛愠怒满眸,他无端地喘上了几口粗气,却还是难以平复指尖地颤抖。

    是,他一点不想知道,如果他知道,他会克制不住自己想要万里奔赴的心;如果他知道,他会恬不知耻地重新做回护长护短的狐狸师哥,任她不屑一顾,却依然把伤痕累累的心再一次奉上,由她为所欲为。

    就因为知道,所以才害怕几番功夫功亏一篑,他要忍,待他成为这个世间唯一的“戚无邪”……她会回到她的身边,无论她喜欢戚无邪什么,他都肯学,都肯演,江山、权势、魅邪、皮囊,只要她要,他便统统肯给!

    深深喘了一口气,东方宪上前一步,魏紫青靴停在了夷则的胳膊边,他低首看去,没有一丝伤痕的手灵活如初,比起以往更显得莹白修长。

    东方宪暗叹一声道:“往日不曾觉得你这只手又何精妙之处,此刻看来,确实生得好些……”

    话音落,他打了一个响指,身后自有皂吏搬来了一整套刀剪工具,一把把用途各异的刀具插在一卷素白的麻布袋中,旁边是一罐罐白瓷小瓶,最边上是一盆盛着热水的铜盆……自然,最后被抬进来地是一个被捆成五花大绑的白净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