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30 引狼驱虎,变夫为师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阴雨渐歇,*不止,红鸾窗幔被骨手撩开,戚无邪将怀中的人往床榻上一丢,轻车熟路地向她的腰间探去——

    姜檀心羞红一张脸,连忙按住了他的手,仰着脸支吾道:“等、等下!我……我还没吃饭呢!”

    某人闻言邪魅愈盛,勾起清风云淡的暧昧笑意,大言不惭道:

    “这么巧,我也没吃呢”

    轻柔如羽滑过心坎心尖,让她战栗不已,甘愿为了一场欢好放下一切。

    自打朝廷运送的粮米辎重在北祁山被人暗度陈仓后,为了解决三万入伍将士的兵饷、粮饷的军心问题,她和戚无邪就再没了享玩悠闲的兴致,遑论这床第之嬉。

    今日筹银之事尘埃落定,心情爽快了不少,姜檀心玉臂半裸,枕着自己的脑袋,偏首望进戚无邪的冥黑的眸中,嗔道:

    “没米没粮,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督公滔天本事何不让小女子见识一二?”

    骨手轻抬,戚无邪修长的手指撩开她鬓角处的碎发,勾起玩味笑意:

    “为夫开荒耕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家里钱财之事,就有劳娘子费心了”

    呸,姜檀心心中默默腹诽,这累月操劳,她想尽办法凑钱融资,他却行事诡异的很。

    且说今日四方会晤,她将放在盐帮的两成红利要了回来,易名扬感恩言谢,不仅一分不少,还将人情也尽数算在了里头,额外又给她加了半成!

    这样一来二去的倒也有几十万两银子。

    加之她早年为土司衙门打下的生意底子也陆续有了好收成,煤矿成色上品,独尊叶家姓,勾栏赌坊生意兴隆,丝毫不受战火的影响,再算上今日说服了霍云开辟新得茶马道,将南方同北疆迢迢千里的生意线串起来,如此敲定了一条长线敛财的鱼线后,她才松懈几分,可以稍稍歇一口气。

    可朝廷权变,本以为是夷则叛主,可他却在事发后收到了小鱼的飞鸽传书——信中言明京中情况和夷则被囚的真相实情。

    她惊诧不已,一方面担忧夷则安危,一方面则疑惑不解:究竟哪里跑出的程咬金坏了局儿,扰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可相反的,戚无邪却是淡定非常,他并没有急冲冲杀回京都,夺回他自己的一切权柄势力,而是命那三万入伍兵卒卸了盔甲,肩扛锄头往北祁山刨土去了!

    还真是开荒耕土……

    叹了一口气,姜檀心以手扶额道:“不过三天,当真辛苦你了,好好的三万金戈劲旅让你裹成了农夫军团,可惜了刚锻冶的熟铁,不铸刀剑斧钺,全打锄头了”

    戚无邪闻言轻笑一声,翻身一侧,以手支着头,仍由青丝泼墨而下,发梢魅惑地亲吻在姜檀心的芙蓉面颊上,撩动着彼此春水易动的心怀,他侃言道:

    “上兵伐谋,三万兵甲浴血拼杀,以一挡百又当如何?不战而屈人之兵为上计却不为最佳,本座向来喜欢作壁上观,以和谈金引狼驱虎,你不觉得更有意思一些?”

    “……”

    姜檀心一边听着他在耳边呵气温痒的话,一边防着他四下游走,并不老实的手,呼吸略急,心思游走。

    的确,三万人朝着一座山头去,不是行军布阵,反倒是开山挖土!这么大的阵仗,简直是要移山的架势!如何不闹得凉州人尽皆知,妇孺亦晓?

    况且三人成虎,积羽沉舟,流言本就源自街坊水井边,所以不用戚无邪特地广布流言,那北祁山有皇陵宝藏的事已成了所有人心照不宣的秘密。

    叶家挖了三天,便被凉州知府徐丙川赶了回去,他三令五申,明令禁止,这北祁山是朝廷辖区,叶家休想染指,别指望着当年葬狼沟夺煤的无赖招数还能奏效,煤矿倒也罢了,金矿?呵……

    “叶家受了委屈,无功而返,白白替别人做了嫁衣,可受了委屈自有人看不下去了,想要挥一挥拳头替弱者出出气,娘子虽然愚笨,可这明摆着的……你该说得出他的名字了”

    “戚保”

    叶家筹募兵卒秘密训练,可头一回儿干出事儿尽然是上北祁山开山挖土,显然就是冲着北祁山的和谈金去的,加之朝廷出面干涉,叶家立刻就怂了,扔下锄头灰头土脸地就回了老家,把近在咫尺的黄金拱手让人,说是怂包软蛋也不为过。

    这么一来倒也消除了戚保的戒心——叶家不过如此,充其量是一群乌合之众,乘火打劫想在乱世多分一杯羹罢了。而朝廷这一帮子歪瓜裂枣,残兵弱将想从他戚保的眼皮子底下把黄金运走,简直痴人说梦,痴心妄想!

    有时候一场闹剧,一段谣言,便能扭转时局,从被动的局面中彻底跳了出来。

    这是姜檀心的对戚无邪的了解,所以“戚保”二字她想也不想便能报得出来的!

    等等……刚才他说什么来着,什么叫娘子虽然愚笨?

    才醒过闷儿的她迅速抬眸,正要找戚无邪算算账,可不过须臾,她便已然顾不上了深究方才他的言外挪揄了!

    她只觉腰际一凉,不知何时腰带已让戚无邪解了去,发凉的指尖抚上了腰上的肌肤,让她冷不丁打了个寒颤,歪着头扭着腰逃离,一掌按上了戚无邪使坏挑逗的手。

    “别……有话好好说!”

    “还有什么可说……恩?良宵苦短,浮生应作欢,别委屈着自个儿”

    话尽管说着,他的手指却游走不停。

    指腹贴合着她玲珑的腰线,衣衫丝帛无声而落,像沉醉在酒里一般,微醺而又迷醉。

    细密的吻落下,鼻梁,下颚,脖颈,锁骨,凉薄暧昧的气息萦绕不去,却偏偏一点朱唇干涩没有甘霖浸润,檀口半张,呵气如芬。

    姜檀心老觉着自己没啥出息,冷香入鼻,她便浑身瘫软,坠入九重云端,早知这*之事开了头便让人食髓知味了,她当时便是憋死也要忍住,怎么也不染指这个禁欲多年的假太监!

    他这一旦开荤,简直要了她的命去。

    吻似清风掠池,撩起蠢动的涟漪,好一阵抓心挠肺之后,姜檀心暗自喑哑一咬,吭哧一口要上了戚无邪的薄唇。

    罢了罢了,自己就是一个万年添头,跑不脱,也不想跑,赖定眼前这个人就是。

    眼眸半阖,任由游走在身上的手点起*的火苗……

    直到肋下突然一阵痛感,才将她从*之海重新拉了回来。意识到什么,姜檀心抿了抿干涩的唇,抬起手重新抓住了戚无邪的手腕,迟疑道:

    “真的……今天有些累,要不改日?”

    “……”

    戚无邪并没有继续,只是抬起眼帘,将懒散魅惑的光收敛了起来,冥黑似深潭的瞳孔里,印出的是姜檀心的欲言又止和尴尬隐瞒。

    暗叹一声,戚无邪支起了身体,发丝顺着他的肩胛而下,恰好遮挡住了姜檀心的眼睛。

    “让我看看”

    这样的语气不容抗拒,因为其中的叹气满载着心疼,是这一尊人间阎王难能的七情六欲。

    他已熄了心头的*,手指一勾,敞开了她勉强盖住前胸的衣衫——肩骨上有着很大一片淤青,腋下、肋骨、甚至是腰上多多少少还有些,那些青淡的痕迹在如雪的肌肤上,显得分外明显。

    除了淤青,还有些细小的划痕,有得淡成了一道青白色的疤,有得还凝着血痂。

    他并没有说话,只是周遭的空气陡然变冷,让她浑身寒颤起了细密的小疙瘩。

    平时,跟戚无邪撒娇耍赖是没用的,他会比你更加无耻且无赖,对于这一点姜檀心深深了解,但在他生气、认真、正经的时候,死不要脸的黏上去就会成功,屡试不爽。

    抬手环上了他的脖颈,将整个身体都挂了上去,埋首在他的肩窝里,闷声道:

    “不许凶我,经过北祁山地宫之行以后,我就知道,很多时候我的小聪明是不够的,就自己都勉强,拿什么来保护身边的人?我们的路走到了现在,我不想成为你的累赘,千军万马之中,我想你把后背交给我,就像那日帝君山生死局一样”

    环上了怀里女人的腰肢,戚无邪低叹一声:“你不信我?”

    姜檀心摇了摇头:

    “不是不信你,是我不信自己,戚无邪,你是人,不是神,也不是真得地狱阎王,你是个有血有肉,会疼会痛的血肉之躯,所有人依赖你,仰仗你,可我不能,我是你的女人,我除了站在你的身后,我还想站在你的身边”

    “……”

    “不要心疼我,现在这些伤痛都太微不足道,或许有一天,我能用曾经的苦换来一次死里逃生,那么该有多值……”

    战场无情,人心险恶,她好怕死亡,留下他一个人孤军奋战,守着战火硝烟后的寂寥江山,一人白头;她也怕威胁,因为她的手无缚鸡之力落入敌手,成为别人要挟他的利刃刀剑。

    所以,她瞒着他混进了兵营,同入伍将士一同出操眼帘,负重奔袭山路,学习刀枪棍法,实战杀敌。

    可她毕竟是个女子凡事多有不变,所以她找到了叶空帮她隐瞒,这一瞒便是十数日。

    期无锡指下用力,将她从怀里挖了出来,按住了她的肩头。

    姜檀心不依不挠,腆着脸还想问他怀里钻去,一副你不答应我就死磕的无赖样,可在他的手劲下只得作罢,别开脸心虚不已。

    啧声,他手指一挑,将她别过的脸掰了回来,正色沉声道:

    “不许找叶空,本座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