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34 隐忍落幕,无声道别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暗叹一声,眼眸回转,她放下了踮着的脚尖,放下敛着的裙子,轻手轻脚离开妄竹院……

    一门之隔,已是不同。

    她的一瞬身影没入紫竹从中。

    他的一双冥黑眼眸缓缓睁开,透着迷离的烛光,落在了“无邪亲启”的信函之上。

    凉薄之意萦绕周身,他骨指轻抬,拈起半搁在桌角上的信函——信口边沿处有些磨损,信封未有火漆封缄,只是松松地折掩着,想来是一对一的交传,不怕被第二个人瞧见。

    戚无邪半阖眼眸,一声浅叹无奈被他一贯的慵懒所掩盖。

    纸薄透光,红烛之下依稀可以透过信封瞧见里头信纸上的寥寥字数。

    他并没有拆开已将内容知晓于胸,指尖轻顿,将信封往高涨的烛焰上一凑,目色冥黑,他注视着信纸上不断蔓延的焦黑,追赶着灰黄一路吞噬而去,很快地,火舌舔到了指尖,迫使他松开了手指……

    信已成灰烬,她的执念坚持,他自会成全。

    可这成全并不是放手,如果算计心爱之人是一种过错,他愿意付出十倍二十倍的宠溺来折回,但有些事情不行……就是不行。

    *

    姜檀心从妄竹园出来,便扭身往后院的马厩走去,叶空的马习惯拴在那里,即便是校场立起了军营地,他仍然单独饲养,看顾如宝。

    夜深人乏,铜锁院落困顿在漆黑之中。

    自从戚无邪入住之后,本就人丁稀少的土司衙门愈加空落安静,到了这个时分,只有廊下八角烛灯还能送下一片幽光,姜檀心举目望去,更觉深处地渊死宅,没有半分人气。

    穿堂过户,她在一处院落前停下了脚步。

    螓首偏去,那屋里火烛不灭,暖意洋洋地照在窗纸上,驱逐着从窗隙漏进去的清冷月光。

    伫立良久,也徘徊良久。

    这个时候她本该迅速前往马厩,骑着叶空的坐骑往梁坡亭和师傅碰头,并不应该在这里为是否见一个人而犹豫不决。

    可理智这般阐述,身体却迟迟不肯行动,直到大门自行被人推了开,突然起来的明光让她稍稍眯起了眼睛。

    待回神凝视后,她已替自己做出了决定。

    “小鱼,夷则睡了么?”

    “姑娘?”

    小鱼半撩着袖口,端着铜盆刚掩了门出来,那铜盆里盛的是浑浊血水,其上还漂沉着几圈沾血的绷带药布。

    这个时辰见到姜檀心,小鱼显然也愣了一愣,她仔细打量了眼前人此刻的装束,也知过了那道院门便是后院马厩,再看她脸上犹豫的神情,大致也能猜出一些来。

    “从回来之后就一直躺着,可惜睡不安稳,身上都是伤口,身子便是铁打地也睡不着吧”

    颔了颔首,姜檀心双手交握,将一分踯躅揉碎在指缝中,她向屋中瞥了一眼,转而问向小鱼:

    “如何,请过大夫了么?”

    “都是些皮肉伤,督公送来了最好的伤药,以他的身子不出几天就能痊愈了,只有那手……”

    小鱼闷了声,眼皮垂地很低,掩去了她自己的一份情谊心思,她的心疼倒映在铜盆中的血水面上,颤抖的指尖让水面晃起涟漪,只那么一瞬便重归混沌。

    姜檀心胸有沉石,压抑着沉默许久的情绪,像一股逆势而来的风,吹得她脊背发凉,喉头涩苦。

    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径自迈开了步子,踏上了房门外的石阶,和小鱼肩头擦过后道:“我进去看看他……”

    言罢,她只觉侧首一阵风掠过,转眼小鱼已挡在了她的面前!

    她手中铜盆里的水四散溅起,沾染了她一身一脸,入鼻是浓重的血腥之气,和一股化不开的愁绪。

    垂目望去,胸前的衣襟湿了一片,血污浸在黑色的衣料上,色重意浓,并不显眼,可真正的血红腥气只有自己知道。

    抬眸直视,她眉头微蹙,有些不解望向小鱼:“为什么挡着我?”

    “夜已深,姑娘一人在外怕是督公会担心的,这屋中血污未理,姑娘还是不要进去为好”

    这理由实在搪塞的很!

    即便姜檀心不端持着主子的架子,这话也不是小鱼能够挂在嘴边的。

    当然,她在京中的一切布置捭阖,最终救下了小五和夷则,对于这件事姜檀心万分感激,可感激归感激,并不代表她就可以这般无忌猖狂,用这种不痛不痒的话打发曾经的主子。

    周遭气氛骤然变冷,轻风一阵,送出一缕鬓边飘散的发丝。

    墨发遮眼,姜檀心螓首一偏,漆黑发凉的眼眸不偏不倚望进小鱼的瞳孔深处,她的气势不需要身份上的压制,独一个眼神便可窥见端倪。

    不执一言,姜檀心逼近一步,意料也未曾与其碰触,小鱼已不自控地后撤了半步。

    意识到自己的示弱,小鱼别开了眸子,将姜檀心迫人的视线抛散在夜空之中,她深深吸了口气,按捺心中的虚浮和焦躁,硬着脊背,撅着劲儿不肯挪动半步。

    说实话,姜檀心有些诧异,小鱼素来体贴心意,这是她能留在戚无邪身边最值得佩服的本事,曾经她也和她主仆相伴,从未有忤逆心思之举,今日的她竟有种破釜沉舟的决绝。

    姜檀心了解小鱼,明白她并不是一个奴颜婢膝,天生贱骨的奴婢。

    她有狡黠的机警,有不输男子的勇气,有通晓世故的圆滑,最难得可贵的,是她不怕戚无邪,反而能恰到好处的了解他这样的地渊魔头。

    魔只是邪称,戚无邪也终归是血肉之躯,他虽遗世孤桀,寂寂红尘,但饮食起居,三餐饭食皆不可少。若没有得体又不厌恶的聪明人侍候,他怕才真正和米水不进,只吃阳世香火的阎王鬼神,同龛同庙了。

    姜檀心开始以另一种打量重新审视此刻的小鱼,半饷后,姜檀心水眸半阖,朱唇紧抿,缓缓抬起手按住了她的肩头,不辨喜怒的吐出两个字来:

    “让开……”

    “姑娘!”

    姜檀心不再赘言,她手腕发力,将小鱼推到了一边,迈步上前双手抵住了房门——

    “姑娘!事到如今你还不能放过他么?!他已经为了你遍体鳞伤,伤口再痛他都喊着你的名字,以前他从来不敢,病得再重他都喊不出口,可现在他用一只手换得了自由,他不负督公,不负东厂……呵,他以为他自由了……可他是真的自由了么?!”

    压抑着声音,喉头滚雷,小鱼死死抱着姜檀心的手臂,指甲透着纤薄的衣料,掐进了姜檀心的皮肉之中,带着她一块坠入痛楚的深渊之中。

    “……”

    眸色流转,水色盈盈,小鱼苦涩笑意凝在嘴角边的梨涡中,她的手指用力,连指节都变得苍白:

    “姑娘,你都明白,你何曾不明白?他从未说过,你也未听得,可你们两个却都懂得,对他而言,你就是维系的一线生机,如果没有,即便得到朝思暮想的自由又何妨,不过孤单的置身囹圄,一个人把牢底坐穿……”

    “你……你想说什么?”

    按在门扉上的手渐渐卸力,只是僵直的背脊依旧不容姜檀心放手。

    “过了这一扇门,是你听他这几年的隐忍之爱,还是他受你永不可能给的期诺?姑娘,夷则只剩下了这一道门,放他一条生机吧,这一份隐忍终于埋入黄土,你从前不屑一顾,此刻也不必碰触,揭开了是伤,好透了是疤……请给他真正的自由吧”

    月光随着夜云的遮挡和避让,在地面上找先出交替的明暗变化,看起来,倒像是月光在行走,从云端穿梭过户,这徘徊的流光,如同她飘摇难定,压抑苦涩的心思。

    手从门扉上的环锁上滑落,像被抽取力道一般,放下了,就再也抬不起来了。

    爱是宁愿饮鸩止渴也甘愿去染指的毒药,一场呼啸而过的灾劫不期而遇,席卷了所有后又归于平寂,像雪山下蜿蜒的河道,走得缓慢,慢慢凝结成冰……

    漠然转过了身,姜檀心拂去了小鱼勒在臂上的手,轻声道:“我走了……好好照顾他,他自由了”

    她回旋的目光最后一次落在了那道门上,看着门后那不知何时静默伫立的影子一动不动,任由红烛光将一个人的身影拉得纤长。

    收回目光,衣袂翻飞,逆着风她背道而驰,抛下一份没有开口的爱慕,留下一句心照不宣的拒绝,替这天上的明月,洒下了一地悲凉的清辉。

    ……

    小鱼目送着姜檀心的身影隐入黑暗之中,她背靠着门扉,感受着另一个人伤透无助的背脊,到了嘴边劝慰的话像一块寒冰,吐不出又咽不下。

    几番犹豫、几番斟酌,她终是漠然相对。

    他的跋山涉水只为一场道别,一场早成定数,却不得不赴的期约,似乎彻底的伤痛,才能彻底的分崩离析,重铸血肉,再开始一段真正属于夷则他自己的生活。

    一段浮生,三生往事,他终是阖目轻叹。

    闭上眼,情花孽海中,有人凤袍艳绝,在他的记忆中铺天盖地气势如虹的走来,睁开眼,努力回想,一腔痴情爱恋,半生隐忍相付,已成火烛燃尽后的一缕青烟,微微熏染,混沌绵长。

    岁月长,宝蓝锦衣,终不见少年痴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