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狼性契约:邪魅总裁偷心妻 > 第79章你不配留在他身边
    ,最快更新狼性契约:邪魅总裁偷心妻最新章节!

    “喂,你好。www.pinwenba.com品★文★吧”礼貌的问候。

    “没有想到犯人的女儿居然还会说这么客套的话。”电话那头是安希娅尖酸的声音。

    “你是谁?说话请注意一点儿。”徐梦菡的语气中不但有些紧张,更多的是一种愤怒听到犯人两个字她总是忍不住想要愤怒,妈妈说过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可是别人却在用犯人两个字形容自己的父亲。

    “这么快就认不出我的声音了,我真的是应该快一点把属于我的男人抢回来了。”安希娅有些刻薄的语气让徐梦菡内心的怒火已经渐渐地燃烧了起来。

    “你是安小姐。”虽然有些愤怒,但是徐梦菡依旧强迫自己压制自己内心的怒火。

    “还叫的这么有礼貌,看来确实很有素质啊,真的不像是一个犯人的女儿,可是事实确实改变不了的,天生是什么这辈子就注定是什么,如果不想这么快就被熠知道的话,就乖乖地来见我,不然的话,你家里的那点丑事就等着被熠知道吧?”安希娅有些狠狠地威胁着说。

    “地点在哪里?”知道已经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徐梦菡直接地问。

    “就在你楼下的咖啡厅。”安希娅有些得意地说。

    一进咖啡厅,徐梦菡就注意到了在角落里很妖艳的安希娅。

    “来了?”安希娅带着些虚伪的微笑说。

    “说吧,什么事?”徐梦菡知道自己把柄握在别人的手里,语气自然不是特别的强硬。

    “能够查是到你父亲的消息真的是太不容易了,不过还好我是一个对于任何事情都死咬住不放的人,为了打听到你的消息我自然是用尽了一切的办法。

    “如果你是因为这个才来找我的话,我想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在谈的必要了,如果熠是一个看这些表面东西的人的话,我想我们今天都不会对他这么执着。”说完之后,徐梦菡就觉得轻松了很多,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对金南熠依赖到这种地步。

    “看来你对熠地依赖很强啊,我知道熠确实不会因为这些东西就改变自己的想法,可是如果被媒体知道堂堂地南圣集团总裁结婚对象居然是一个犯人的女儿,好像原因还是打人,不过我真的是能力有限,查不到当年被你父亲殴打的那位大叔,不然的话我想如果把他找出来的话一定会更加有趣。”安希娅得意洋洋的看着眼前已经开始不知所措的人,她知道她对金南熠的真心,金南熠利益对他来说永远是对她最重要的。

    “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对熠会有什么影响。”徐梦菡已经有些忍无可忍,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样对待熠,怎么可以把自己最爱的男人做成威胁别人的筹码。

    “我让一个不配留在他身边的人离开他我有什么错,我的要求很简单,在我让你离开熠的时候离开他。”安希娅用几乎是命令的语气对徐梦菡说。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却传来一个让安希娅瞬间掉入地狱的声音。

    “不过我想如果被媒体知道,一向气质高雅的安西娅小姐是在被一位有妇之夫抛弃之后,才回到初恋情人金南熠的身边,却还装做楚楚可怜的说自己是在结婚之前,要知道金大总裁最恨有人骗他,看看你和梦菡哪一个人的损失惨重。”陆泽然的出现再一次让徐梦菡觉得他是自己最对不起的守护神。

    “振天集团的陆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喜欢多管闲事了?”本来在要成功的时候被人这样的打扰就已经是一件很不爽的事情了,再加上陆泽然的话句句属实,安希娅原本明朗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不是我喜欢多管闲事,只是安小姐的做法实在是有些让人看不过去,所以我才会出面阻止。”陆泽然原本就清透的脸,配上如此坦然的表情,更显得他的帅气文雅。

    “徐梦菡,看来你还真有本事不仅能让熠对你动心,现在还有振天集团的陆少对你如此袒护,不过你放心,我说过我不是一个会放弃的人。”说完安希娅就拿着手提包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陆少,我又欠了你一个人情。”徐梦菡有些不好意思地对陆泽然说。

    “说什么欠人情的事情,我今天确实是有事要来找你,刚好看到你出来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到你。”陆泽然温柔地笑着说。

    “那也要谢谢你,你为我做的实在太多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才好,不过陆少你今天找我有事吗?”徐梦菡看了一下表知道时间还够,原本有些紧张的表情也渐渐地缓解了过来。

    “以后这样见外的话就不要说了,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把这件事情告诉你,我知道安希娅一定会来找你的麻烦,你现在有了她这个把柄,我想她就不敢随便对你乱来了。”陆泽然细心的样子,更让徐梦菡觉得有些愧疚,她知道陆泽然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更不喜欢揭别人的短,今天能告诉自己这些,又对安希娅说出那些,自己好像欠他更多了。

    “陆少,这个送给你吧。”说着徐梦菡将自己脖子上的一个小坠子交给了陆泽然。

    “梦菡,这不大好吧。”陆泽然没有想到徐梦菡竟会给自己这样一份大礼。

    “没什么不好的,这个是我妈给我的,她对我说这个东西很珍贵,也很神奇,她叫我送给一个对自己很重要的人,但是一定不能送给自己最爱的人,看来她好像是会算命一样,所以我把它送给你。”徐梦菡真诚的态度,让陆泽然无法拒绝,只能乖乖地接受,之后苦笑着对徐梦菡说:“你是在告诉我我不是你最爱的人吗?”

    “对不起陆少,你对我的好我一直都知道,我真的无以为报,所以我只能把这个送给你,还有谢谢。”徐梦菡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陆泽然打断了。

    “好了,我知道了,梦菡,只要你能幸福就好了。”陆泽然说完就留给徐梦菡一抹帅气的背影,徐梦菡也立刻赶回了公司,可是刚一进到办公室,宋雅就告诉徐梦菡,总裁已经恭候多时了。

    知道金南熠一定问自己的行踪,徐梦菡决定向金南熠坦白自己的身世。

    “总裁,你叫我。”徐梦菡敲了敲门就直接进去了,看着金南熠好像很忙的样子,徐梦菡的声音很小。

    “是啊,去哪里了?”金南熠好像在认真看着什么样子,没有抬头。

    “我去见安小姐了。”徐梦菡坦白地把事情说了出来。

    “既然这样我们晚上回家说,这是公司这个月要开发的新项目你们几个分工做一下,明天下班之前我要答案。”金南熠将自己手中的材料交给徐梦菡,结果材料之后徐梦菡微微一笑。

    陆泽然刚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看到父亲坐在自己办公室的摇椅上对着自己,想着刚刚徐梦菡对自己充满歉意的眼神,调整了一下情绪走到父亲身边问:“怎么来监督我工作吗?”

    “刚刚干什么去了?”陆振天语气平淡地问。

    “去解决意见早就应该解决的事情,以后我会将自己的重心转回工作上,所以你不用担心了,我不会让你失望的。”陆泽然很肯定地说。

    “早就应该这样了,不过你也该有个家庭了,有时间我会给你安排适合的人见面,当然如果你自己喜欢的话,也可以自己去交一些朋友,这世界这么大,你的圈子有那么广,总会有比那个女人更适合你的。”知道儿子已经死心了,陆振天自然是不会继续纠缠下去,慢慢的起身准备离开,刚一站起来陆泽然就缓缓的开口问:“有时间我们去看看妈妈吧。”

    “好啊。”陆振天痛快地回答,可是当看到陆泽然脖子上的那条项链的时候,目光瞬间被吸引了过去。

    “这是哪来的,我记得你没有带着些东西的习惯。”陆振天捏着那条项链有些着急地问。

    “爸,你认识这条项链吗?不可能吧,这是她送给我的,可以说是给我最后的安慰吧?”陆泽然还是有些不甘心。

    “是那个叫徐梦菡的丫头送给你的。”一听到这个陆振天变得更加激动了,本来那一次和徐梦菡的见面两个人的身影就不知不觉地重逢了,今天在看到这条项链,他更加觉得有些不安,他不相信自己找了十几年的人,竟然会是和自己在这种环境下重逢。

    “是啊,怎么了?这个是她母亲给她的。”陆泽然有些奇怪地看着更加奇怪的父亲。

    “没怎么,你不是说她有一个生病的母亲吗?在哪里住院?”陆振天有些故作镇定。

    “南山。”陆泽然粗心地没有发现陆振天的异样。

    “哦,我知道了,你忙吧,你说过的,重心是工作,我知道我的儿子一定是最强的。”陆振天立刻有些着急的离开了陆泽然的办公室,脑子一直在问一个问题“玲,是你吗?”

    安希娅一回到家里就闷闷不乐地直接坐到沙发上,安父捡到宝贝女儿这样,自然忍不住上前关心。

    “怎么了,女儿,是不是又在为金南熠难过啊?”

    “爸,我是真的很不理解,我承认我是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可是现在我已经在忏悔了啊,我已经后悔了,我已经明白我最爱的人是他,可是为什么他就是不肯原谅我,那个徐梦菡到底有什么好。”一想到自己因为徐梦菡的原因被金南熠不理不睬,安希娅就觉得好郁闷。

    “乖女儿,告诉爸爸你是不是真的很爱金南熠,真的决定这一辈子就只守着他一个人。”看到女儿这样,安父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