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狼性契约:邪魅总裁偷心妻 > 第102章金南熠的承诺
    ,最快更新狼性契约:邪魅总裁偷心妻最新章节!

    看着委屈至极的安希娅,金南熠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但是自己和安希娅实在没有办法再回到以前。

    “对不起,希娅,我知道你受了很多的委屈,但是昨晚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我们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以前了,所以昨天的事情就当是我们彼此犯了一个错误吧。”金南熠有些抱歉地说,脸上没有丝毫的锐气。

    “熠,对不起是我太任性了,如果不是因为我太爱你,我就能控制住自己的**了,这样的话,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你就当做是我犯贱好了,昨天的事一笔勾销。”安希娅有些绝望地说。

    “希娅,不要这么说,是我昨天有些失礼了,我会对你负责。”看着安希娅泪眼婆娑的徐梦菡,金南熠突然之间转变了主意。

    “熠,你不是一个能违背自己的心做事的人,所以不要强迫自己的了,我会好自为之的。”安希娅突然擦了擦眼泪,故作坚强地说,可是下一秒,她却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对不起,希娅,我们都会犯错,我不会委屈你的。”听了金南熠的话,安希娅立刻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可是因为是相拥着,金南熠看不到她的脸。

    “熠,对不起,我骗了你,但是为了重新和你在一起,纵然是我把灵魂卖给魔鬼,落入万丈深渊我也无怨无悔,只要你在我身边。”安希娅伸出双手回抱住了金南熠。

    徐梦菡一起来就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叶曼婷表示感谢,看着一桌丰盛的早餐,叶曼婷也忍不住伸出大拇指对徐梦菡说:“难怪像金南熠那样的人也对喜欢你,你果然是个值得喜欢的人,善解人意,温柔可爱,大度仁慈,面容清秀,学历那么好,还做得一手好饭,真是典型的好女人,不过你在……”最后几个字叶曼婷是贴着徐梦菡的耳边问的,弄的徐梦菡一阵脸红说:“哎呀,吃你的饭。”

    “怎么不好意思了,我说的事实啊。”叶曼婷低下头开心地吃起了饭。

    吃过早餐之后,徐梦菡就笑着和叶曼婷道了别,之后就直接拨通了宋雅的电话,告了一个假,虽然叶曼婷的家里很舒服,但是徐梦菡依旧是彻夜未眠。

    徐梦菡再一次走到振天大楼的门前,这一次依旧是向上一次一样没有一丝犹豫地就直接走了进去,这一次徐梦菡直接越过了值班小姐的询问野蛮地冲进了电梯,值班小姐无奈之下只好拨通了陆泽然的电话,可是陆泽然却对她没有任何责怪。

    气愤至极的徐梦菡早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礼貌,直接推开了陆泽然办公室的门,可是一进门看到的景象却让徐梦菡更加怒火重烧,陆泽然正悠闲地坐在椅子上,抽着飘着香气的丹纳曼,见到徐梦菡进来只是微微一笑说:“梦菡,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很久。”

    “陆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当你是恩人,我知道我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可是你不至于用这样的方法对待我吧?”徐梦菡生气的话中,透露着满满的失望。

    “梦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我不能让你一直留在金南熠的身边,你一定要进振天,这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陆泽然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有些急切地对徐梦菡说。

    “我为什么不能留在金南熠的身边,南圣不仅环境好前途广,最主要的是我很爱金南熠,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进振天,就算是我自己想进,我妈妈也不会同意,陆少我一直以为你是正人君子,可是我从没想过你居然会做这样的事。”徐梦菡有些痛苦地说。

    “梦菡,如果我们之间一直像之前一样我当然希望你能幸福,可是现在事情不是这样了,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你母亲得病房,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你母亲那么反对你进振天,就是因为你是我爸爸的女儿。”终于将心中压抑已久的话说了出来,陆泽然觉得此时无比轻松,可事徐梦菡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陆少,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是你父亲的女儿,这样的话不就意味着我是你的妹妹吗?”徐梦菡难以置信地问。

    “你看这个。”陆泽然拿出了一条和徐梦菡送给他的项链,一模一样的另一条项链。

    “这不是我给你的吗?”徐梦菡看着项链渐渐冷静了下来。

    “不是,你看这里。”陆泽然指了一下项链上的图案,是一个月亮。

    “这才是你给我的,这里是一个星星图案。”陆泽然拿出徐梦菡送给自己的项链。

    “这能代表什么吗?我妈妈不像是一个能买得起独一无二的东西的人,所以和你的项链一样也并不用感到奇怪啊。”徐梦菡有些怀疑。

    “那这个呢?”陆泽然又拿出陆振天和徐梦菡的亲子鉴定结果,看到这个徐梦菡立刻觉得天旋地转。

    “怎么还不相信吗?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问你的母亲,当年的事情我也并不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鉴定书不会骗人,我们是亲兄妹,现在我终于理解为什么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对你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而你对我不是也有一种莫名的依赖感吗?”陆泽然耐心地劝慰着,可事徐梦菡却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是迈着机械的步伐离开了陆泽然的办公室。

    徐梦菡一路跌跌撞撞到了医院,可是一路上陆泽然那句“你是我爸爸的女儿,我们是兄妹。”却像魔咒一样的萦绕在她的脑海中。

    徐梦菡不知道自己是用了多长的时间才到了母亲的病房,叶玲看到一脸憔悴而且应该是在上班的女儿来到自己的病房,自然是担心不已急忙问:“菡菡,怎么了?”

    “妈,我的爸爸真的是徐山吗?”徐梦菡有些担心地问,似乎很怕听到母亲说出否定的答案。看着女儿的样子,叶玲自然知道女儿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但是依旧很坚定地说:“当然是了,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可是为什么我的dna会和振天集团的董事长陆振天完全相符,为什么你那么反对我进振天,为什么那天陆少会莫名其妙地来这里看你。”徐梦菡的一连几个问题,让叶玲瞬间哑口无言,只得有些悲伤地问:“你都知道了?”

    “是,可是我想要你告诉我实话,为什么我会是陆振天的女儿,为什么爸爸当年会坐牢。”徐梦菡希望能从母亲那里得到最后的希望,可是此时希望已经完全破灭了。

    “果然还是什么都瞒不住,好,我现在就把事实告诉你。”叶玲把当年的事情一字不漏地全部告诉了徐梦菡,原本以为徐梦菡会很生气,可是没有想到徐梦菡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一把抱住叶玲伤心地说:“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我的出生对于妈妈来说一次那么痛苦的经历,为什么他要那样对我们,为什么我不是真的应该姓徐。”感受到了女儿的颤抖,叶玲轻轻地回抱住了女儿说:“傻孩子,他从来没有尽过一点父亲的责任,他不配做你的父亲,你可以不承认这个事实。”

    “妈,就算我不承认可是事实始终事实啊,为什么他要一脸毁掉我们两个人的幸福。”徐梦菡有些绝望地哭出声来,叶玲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儿,她的女儿一直都是乐观向上的,可是此时却在为自己的出生而哭泣,都是因为自己当初的失败,不然的话女儿也不会这么痛苦。

    “孩子,不要理会这个事实,你只要按照自己的心去做就好了,你一定可以得到自己的幸福的。”叶玲极力安慰着徐梦菡。

    “恩,我知道了,妈,我不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的,我一定会努力治好你的病的,到时只有我们两个。”知道母亲的身体不能再受刺激了,徐梦菡将自己内心真正的苦痛隐藏了下去,现在对于她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母亲了。

    徐梦菡准备调整好心态下午去上班,可是却在快要到南圣的路上看到了陆泽然的车。

    “梦菡,和我去一个地方。”陆泽然打开车门,对思绪不知道飞到哪里的徐梦菡说。

    “我现在要去上班。”

    “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就不要逃避,和我去见见父亲吧。”看着徐梦菡坚决的样子,陆泽然只好才有了软攻政策。

    “请陆少说话注意一点儿,你这样说的我们好像是同一个父亲一样的,我的父亲叫徐山是一个以家为重心地善良的保安,你的父亲是高高在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振天集团董事长,这两个人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去的,所以您说话还是注意一点吧?”徐梦菡毫不客气地说。

    “梦菡,父亲现在很想见你。”陆泽然的话里带着一丝恳求的意味。

    徐梦菡依旧不为所动冷冷地说:“我只有一个父亲,别人的父亲我没兴趣见。”说完就低下头准备继续往前走。

    “梦菡,你还是乖乖听话吧,不要惹他生气,他现在和安希娅因为你和金南熠的事情走得很近,安希娅也知道这个事实,如果她让金南熠知道了事实,我想到时候你和金南熠的关系就会更加恶化,你这么固执是因为放不开金南熠吧?”陆泽然终于道出了重点。

    “他就是这么对待亲身女儿的吗?这样的父亲我有几个胆子认。”徐梦菡依旧不为所动,反倒是增添了几分轻视的色彩。

    “梦菡,姜还是老的辣,对于父亲你不是对手,你还是去见他吧。”陆泽然有些着急地说,毕竟他知道父亲的底线,如果梦菡执意不去的话,他一定会想出什么手段折磨梦菡。

    【 - 为您精选好看的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