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最强万界随机系统 > 第17章 剑心,亦须从我本心
    眼看着剑心就要飞到没影了,齐一鸣着急之下,干脆拔剑对剑心斩去。一道剑气激射而出,斩在剑心的那团剑光上。
    谁料剑光不仅毫发无伤,而且还化作出一道更加犀利的剑光斩向他。
    齐一鸣吓了一跳,他没料到剑心居然还会反击,连忙接招。然而那剑光却并非实质,而是带着一种诡异的力量,直接融入了他的剑身内。
    刹那间,一种狂暴的剑意随着他手中的剑涌入齐一鸣的身体。齐一鸣好像好看到了漫天剑雨,如龙卷风卷席一切,任何阻碍在这种狂暴的力量前都荡然无存,被斩为齑粉!
    “这种感觉,是剑意!剑意在洗涤我的身体!”齐一鸣心中狂喜,他总算明白那剑光是什么了。那是来自某个世界强者的剑意,其中蕴含了他的剑道。
    被这种剑意洗涤,能让齐一鸣瞬间体会到这位强者终其一生的剑道成就,虽然不是什么醍醐灌顶传功,但却能让他长见识,拨云见雾,提前看到一种强大而狂暴的剑道之路!这是多少武者梦寐以求的事情!
    齐一鸣继续感受这种剑意,狂暴的感觉在他心中如脱缰的野马一样肆意狂奔,它凶悍,蛮横,带着无边无尽的杀意。
    不知不觉间,齐一鸣已经双眼通红,他想起杨欣对他的谋害,想起齐国对他的追杀,想起宗门弟子对他的轻蔑。
    “杀,杀,全都杀个干净!”杀意填满了他的胸腔,齐一鸣恨不得立刻提剑而起,去大杀四方。
    他用力挥剑,将周围的树木战的七零八落,发泄自己心中那种狂暴的剑意。
    “轰!”一颗百年古木轰然倒塌,砸在地面上,捡起一片尘埃和落叶。齐一鸣被这声音一惊,恢复了一点神智。
    “不……不对,这不是我!”他反应过来,这种狂暴的剑意虽然强大,但却不合他的本心。
    他心中的确有仇恨,但却不是那种无端发泄,失去理智的仇恨。如果自己认可了这种剑道,恐怕立刻就会变成一个狂暴的杀人魔。以他现在的实力,只怕还没走出宗门,就被执法长老拿下了。
    “出去吧,你不是我要找的剑心!”齐一鸣聚精会神,将心中那种狂暴剑意逼出。
    一道剑光从他的身体里飞出,一闪而逝,消失在了天边。
    “可惜了,第一枚剑心,并不适合我。”齐一鸣颇为遗憾,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能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剑心。
    第一天,齐一鸣在找到这枚剑心后,便一无所获,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在拙剑峰的最高峰之处,他发现了第二枚剑心。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烈阳高照,炽热的阳光逼的人难以直视,而就在烈日之下,一到光芒耀眼的剑光凌空飞来。
    它就像一轮小太阳,光芒刺眼夺目,齐一鸣一剑斩去,剑光再次冲进他的身体。
    这一次,他全身的经脉都像是燃烧起来了一般,血液在血管里沸腾,肌肉发烫,剑意和一种火焰般的能量混合在一起,具有强大的破坏力。
    “有关于‘火之武道’的剑意吗?”齐一鸣慢慢体会着这种剑意,他似乎看到了一剑斩去,劈开虚空,在虚无中燃起虚无之焱,附着在剑气上,斩落星辰,焚尽大海!
    这种剑意莫名的强大,齐一鸣敢肯定,如果自己掌握了这种剑意,以后在火之剑道上,绝对能有所建树。若是修行到高深境界,千刃谷的所有剑法都无法与之匹敌。
    但问题来了,这种剑意的修行必须要强大的火属性类的功法或者修行宝地等辅助。
    千刃谷,并没有这样的功法和地方。齐一鸣要是修行起来,肯定无比艰难。
    他抉择再三,还是选择了放弃,今天是万界剑心系统任务的第二天,还有一天可以供他寻找。
    第三天,齐一鸣又路过山腰众弟子的聚集处。他们已经听何易讲了两天课,今天都在练习他们的小技巧。
    “只要掌握的好,你们最低都能被传授玄阶的功法!”何易鼓励道。
    众弟子斗志昂扬,他们已经打听过了,一般的正式弟子只能学习黄阶功法。玄阶功法已经非常珍贵了,这可是难得的机遇,不容错过。
    齐一鸣从他们旁边走过,继续寻找适合自己的剑心。
    “他在干嘛?”有人好奇道。
    “谁知道呢?也许是看风景?”
    “真是个怪人,之前是记名弟子的时候,就在外面钓鱼,现在难道又开始打猎了吗?”其他弟子们很是不解。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何易这几天已经了解到一些关于齐一鸣来历的信息,思考的更深一点。齐一鸣背景复杂,宗门里似乎有不少人不愿意接纳他。即便现在成为了千刃谷正式弟子,到了传功那天,长老们的态度还未可知。他现在不好好练习,还在这里游手好闲,真是心大。
    任务第三天,齐一鸣整整寻找了一个白天,也没有发现一枚剑心。到了晚上,他独坐在拙剑峰的一处山崖上,向下眺望。
    这里视野开阔,若是有剑心出没,他能第一时间发现。
    月色皎皎,银辉洒在山崖上。此时此刻的拙剑峰已经陷入沉寂中,弟子们大多都在住所内修行,而长老们居住的山峰出,有时还能看到一两道光芒亮起,那或许是他们在运功或者试验剑技。
    “该不会没有了吧?”齐一鸣心情有些郁闷,他已经放弃两枚剑心了,如果找不到第三枚,那真是血亏。
    悬崖上,夜间的山风拂面而来,丝丝凉意让齐一鸣稍微平静了心神。他回忆起之前体验过的两种剑意,一种狂暴、斩尽一切的剑意,一种火之炽热的剑意。
    “这两种,都不符合我的本心。没有最强的剑道,只有最适合自己的剑道。”齐一鸣若有所悟,他忽然觉得,放弃那两枚剑心并不是错误的选择。
    月色下,齐一鸣开始按照自己的方式练剑。迄今为止,他最精通的就是惊风、斜雨剑法,便在山风中舞剑,剑意随心。
    “风,无孔不入;雨,无物不破。”齐一鸣越练越畅通,剑招随风而动,反射着月光点点。
    就在此时,悬崖之下,一道剑光悄然出现。它好像是被山风从远方送来,随风而动,随刃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