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修真仙侠 > 淫贼外史 > 创作谈
    ?本文第一卷刊登于《今古传奇·武侠版》05年第17期(九月号,八月份就可买到)。这是应编辑要求,写的一个文前小序,且算是阶段性心情总结吧。
    ——————————————
    写作是快乐的学习历程
    ——《淫贼外史》
    -小非-
    这篇小说已完成的字数不多,却写了很长时间。我现在已经不太记得当初起笔是怀抱着怎样的一种心愿。但我坚信,任何一次付诸文字的深思熟虑都不会是无缘无故的。当然,就写作者而言,小说有时也是一本现成的日记,文中每部分章节里所暴露出的企图,无不或多或少地反映出每个时间段里作者的创作心境,只需用心重读一遍,就能轻易把过去的思路搞清楚——这就说明,我所谓的失忆更多的是出于某种犹豫。
    随着文字与情节的深入,许多想法早已背离了初衷,而小说本身仍在持续成长。我担心若是定义下草率了,将来写完的时候发现原来不是这么一回事,难免尴尬。因而在此,我只好卖个关子,暂不讨论《淫贼外史》究竟想表达些什么。我想说的是,在这个相对较长的创作过程中,我对“学习”二字的体会。
    如你所见,本文所讲的并不是一个清澈见底的故事,很多想法徘徊于浪漫与现实之间,自始至终与情节主干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文中时不时冒出来的“笔者”虽然只是一个潜在配角,但此人的频繁现身,只会让读者将他与作者联系起来,从而一眼看穿作者的内心矛盾,令其难以故作高深……我宁可相信这是自己的阴谋,也不愿意承认存在某种技术上的失误。不管你是否同意,我坚持认为《淫贼外史》的写法绝不同于任何一部传统武侠小说,甚至带着明目张胆的颠覆企图——从江湖格局的古怪设定,到正邪之间的另类互动,再到武功作用的推翻重建,处处都在闪躲常规——而这里边最大的反叛,很可能就是,作者在推进小说的同时,将写作时的私人愉悦不知节制地暴露在读者的面前,把武侠小说当成先锋文学来写。这对于武侠小说这种拥有如此深厚历史积淀的通俗文艺表现形式而言,好像有那么点大逆不道。
    事实上,这么做无非是在尝试着有所突破。
    有人也许对“不破不立”这个观点持怀疑态度,但你应当承认,这里边至少存在着一些其它的可能性。古代道人想要长生不老,把各种材料丢进炼丹炉,结果“轰”的一声炸黑了脸,却炼出了炸弹,补全了中国人的四大发明。谁能保证我的尝试一定就徒劳无功呢?
    而且,我也绝非妄想成为一次文字革命的先驱,仅仅是希望通过一次文字体验,与大家分享在创作中学习的快乐。
    古人云“学海无涯苦作舟”,我不大同意——现在的我,简直想像不出世上还有什么事能比在创作中学习更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