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邻家爱情 > (十三)谁没才华
    桃花小说网 www.yxszp.com,最快更新邻家爱情最新章节!
    林嘉故意拖拖拉拉,直等到天亮了才到家。回来的时候,顾流风已做好了早餐。
    这两天,他似已略改了些脾气,晓得她夜班回来辛苦,有时候说了一夜,嗓子痛得话都说不动了。他也不再毒舌抬杠,虽然不像前些个男友那样会花言巧语,但总会默默做好吃的,再在她被子中放入一个暖水袋,让她早上补眠时一进被窝就是暖的。
    “嘉嘉,来喝粥,我还煎了饺子。”顾流风替她拿下外套。
    “同事买了宵夜,我吃过了。”林嘉说。
    “哦,那洗个澡去睡吧。”
    林嘉点点头,她似有意无意问,“流风,工作找到了吗?”
    “还在找。对了,嘉嘉,我有事想跟你商量。”顾流风欲言又止。
    “什么事?”
    顾流风兴冲冲找来一张报纸,指着上面的一则启事说:“我想去参加这个‘中国青年画圣大赛’。嘉嘉,我有把握一定能进前三甲!”
    “所以呢?”林嘉淡淡说。
    “报名费,需要300元。”顾流风声音有些低了下去,他看了看林嘉,立刻又信心十足说,“可是第一名的奖金能有一百万!”
    林嘉无动于衷地看了看他,起来打算去洗澡。
    “嘉嘉,你还没答应呢!”他在后面叫住她。
    “我为什么要答应?”林嘉冷冷反问。“拿我的钱去参加这些毫无意义的比赛?你觉得你能赢一百万,你也觉得你的画能卖两百万,可顾流风,那都只是你觉得!
    拜托你现实一点好不好?这个社会不是按照你觉得的规则去运作的!你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改变这个规则!
    你和我,我们都只是平常人。我不求你大富大贵,但要做我男朋友,至少该有一份正常的薪水,能和我共同承担这些日常的开销吧。”
    “如果我的画能获奖,我就不止是日常开销而已了。我会给你过很好的日子,比那个整天炫耀的张聘婷更要好很多。嘉嘉,那是我的机会!”
    “我不需要机会,我只希望你能脚踏实地!”林嘉叫起来,“顾流风你多大人了,还成天白日做梦!任何机会都不是凭空蹴就的!文坛都是要有圈子的,都是大师和大师间互捧,你的弟子、我的弟子,大家轮流得奖!
    你算什么?你在这里一无人脉,二无后台,人家凭什么把大奖给你?不是我不支持你,你就是去了,也是在海选就给筛下来的命!”
    “所以,你根本就是对我没信心!你根本不懂艺术,不懂我的才华!”顾流风俊颜铁青,“别人不懂就算了,林嘉,你怎么也这样!”
    他的双眸中翻滚着痛苦和愤懑的颜色,寒声笑说:“你说的这些话,我这些天听了很多遍。都是我去找工作时别人耻笑我的,我没想到回到家,还要再听你同我说一遍!”
    林嘉不响。
    她明白顾流风有多骄傲,这些天在外奔波面试,虽然回来一句没提,但必然遭受了不少冷眼。
    “我是直接了点,但也是为了你好。”林嘉缓了缓语气,“工作挣钱,人之常情,有什么庸俗不庸俗的了。你不也是用画的价格来衡量你艺术价值么,大家其实都一样。”
    她走过去,重新在他身边坐下,“我承认你有才华,也许有一天,世界上所有人都会看到你的才华。但在那之前,你也得吃饭,得过日子,不能说光摆在那儿等着伯乐敲门吧。”
    “所以我不是去参加比赛了吗?只要我得了名次……”
    “那如果没有呢?”
    林嘉再一次给他泼了冷水,“没有名次的话,就再等着下一次比赛吗?一次次地比下去,一年年地比下去吗?
    你虽然是画国画的,但也应该听说过梵高有生之年创作过2000多幅作品,但到死也只卖掉了其中的1幅,价值400法郎而已。”
    林嘉从玄关上拿出两张账单扔在他面前,“下个月房租4000,水电煤500,网络费300,艺术家先生,请用你的才华为我缴费吧。”
    ----------------------------------------------------------------------------------------------
    其实林嘉今天特别累,直播的时候喉咙就开始发痛,跟顾流风大吵了一架后,更是连咽口水都痛。
    她懒得再管他,自顾自洗了澡,倒在床上就睡。
    下午三点的闹钟把她叫醒。她睁开眼睛,果然连头都开始痛,身上关节也是,整个人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
    “嘉嘉,你发烧了,38.7°。”顾流风坐在床边,拿着耳温枪,神色担忧。
    “哦,你去拿个感冒药给我吃吧。”她摇摇晃晃就要起来。
    顾流风一把把她按回去,“你要干什么,乖乖躺着。”
    “躺不了。我接了个活,下午文化局有个迎新晚会要主持。”林嘉说。
    “生病了还主持什么?这么冷的天,还要穿那种露肩的礼服,一站站两个多钟头!你本来就病着,怎么经得起那样折腾?”
    “没办法,都有合同的,不去算违约,要赔钱。”林嘉人不舒服,声音无精打采。
    “违约就违约,你给我好好躺着。”顾流风脾气上来,“钱有那么重要吗?”
    林嘉淡淡地看他一眼,推开他的手,站起来。
    “钱很重要。而你来了以后,两个人花费比我一个人要大很多,所以我最近接了许多活,希望能贴补一下开销。”
    她的声音很淡,比之前吵架时要低弱许多,但听在顾流风耳中,却更为扎心。
    “我也觉得我有才华,是个很好的主持人。但是在没有让所有人看到我才华的时候,我珍惜每一个机会。
    文化局请我去,我不敢不去,我不但要去,还要拿出最好的状态,让他们以后会继续请我,说不定以后还有其它的演出机会,可以把我推到更大的舞台上去。
    我们普通人的路,就是这样一点点走出来的,很卑微,也很辛苦,但我不会放弃,我相信也许有一天,我能成为全市,甚至全国有名的主持人,但现在,我还是踏踏实实主持好这个小小的迎新晚会。”
    她挣扎着起来,走进卫生间开始洗脸上妆。关门前,她最后对他说:“还有,如果你真的是男人,也真的心疼我的话,就应该爽爽气气把违约金扔在桌子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用一张嘴来告诉我说健康最重要。
    呵呵,健康最重要,谁不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