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邻家爱情 > (二十八)可口小鸭
    桃花小说网 www.yxszp.com,最快更新邻家爱情最新章节!
    一个女人跨进门来,冷冷说:“不说好是小鸭么?我还没来,娜娜自己先吃起来了吗?”
    顾流风抬起头来。
    这个应该就是娜姐说的客人。一个矮胖的女人,脸色暗黄,打扮得也很一般,放在街上绝不会有人再看第二眼。
    但娜姐却看得懂这个长相普通的女人,光手上那块表,就值十几万。她立刻站起来,谄笑说:“专给莲姐留的,我怎么敢碰?不过替您验明正身而已。”
    吴莲从头到脚打量了顾流风好久,这才在板着的脸上露出笑容,“娜姐你好本事,这又是哪儿的小明星吗?”
    她满意地甩出几张一百,丢给娜姐。
    娜姐立刻收进,悄悄对吴莲耳语说道:“俊是俊,但智力似乎是有点问题的。一会儿还要麻烦莲姐耐心教教,我怕他没经验,伺候得你不尽兴。”
    吴莲笑笑,“脑袋坏了没事,那儿好用就行。”
    “好用,绝对好用!莲姐您慢慢享受。”娜姐边往外退,边大声关照顾流风,“记住要让客人满意,满意了才有钱拿!”
    “来这里坐。”吴莲指了指自己身边的沙发,对着顾流风说。
    她是勤勤恳恳做微商起家的,脸上已有风霜。老公拿她的钱去养小三,她一气之下将小三毁了容,老公也扫地出门,从此成为各大夜总会的常客,尤其喜欢年轻英俊的雏鸭。
    顾流风依言坐到她的边上。
    “叫什么名字?”她解开自己的衣裳。
    “顾流风。”
    “多大了?”她将手放在了他的大腿上。
    顾流风很有些反感,但想着要让客人满意,便还是忍了。
    吴莲见他不说话,用手指挑起他棱角清俊的下颚,怜惜说:“还真是个小白痴么,自己几岁了都不晓得。”
    她毕竟老了,纵然使劲保养,但手仍是粗的。顾流风有些不悦地挡开她的手,“你别碰我。”
    “阿风害羞了?没事没事,来,我们喝酒。”她替顾流风倒了一杯,送到他跟前。
    顾流风倒很爽气,他觉得那是他本职工作,一仰头就喝光一杯。
    “好啊,好爽快!果然不同凡响!”吴莲没见过喝酒这么快的,心里不禁激动了一下,又替顾流风倒了一杯。
    他已经有些不舒服了,但看客人一杯过来,硬着头皮又往嘴里倒。
    这一次速度明显慢下来。
    他已经喝了差不多一瓶的白兰地,这是很烈的酒,后劲更大,莫说像他这样滴酒不沾的,就是欢场常客也是加了冰块再小口啜饮,哪有谁敢这样一杯接一杯灌的。
    顾流风咽下最后一口,将酒杯放在桌上。
    他的头很晕,脑壳上像箍了个铁壳子,紧紧地勒得好痛。他睁大着眼睛却看不清眼前人的样子,只看得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闻到眼前浓重的脂粉香气。
    “现在……对我满意吗?”他强忍住胸口的恶烦问。
    吴莲一笑。
    她玩了这么久,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而现在,这个好看男人已经喝得摇摇晃晃,眼底泛起红丝,俏生生的眸里水波潋滟,与刚才的清高冷漠相比,更性感到不行。她不再掩饰,直接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的肉-蒲-团上。
    顾流风正昏沉沉闭着眼睛,手乍碰到她的胸口,突然触电般地缩了回来,警惕地睁开眼眸,“你干什么!”
    吴琳有些扫兴,没好气说:“干什么?自然是要快活咯!一晚上五千,就光让我看张脸吗?”
    顾流风摇头,“这是女孩子最重要的地方,我不能碰。”
    “哈哈,果然是傻的!”吴琳认定了他是智力缺陷,倒也不生气了,搂着他的脖子说,像哄孩子似的说,“不碰就不碰嘛!阿风乖,姐姐跟你做个游戏好不好?”
    她从皮夹里拿出厚厚一叠粉红色纸币,在顾流风面前晃了晃。
    吴莲貌不惊人,肥胖松弛,若不是因为有钱,根本不会有男人看上。但四十岁的年纪,欲望反比年轻姑娘更盛,有时候甚至要两、三个男孩同时服侍一整晚,不光是玩,更想出各种花样折腾这些年轻的男孩子。
    “阿风不是想挣钱吗?你看,这里有许多钱,你喝杯酒就抽一张。”她看着他,笑笑,“或者你亲我一下,能抽两张。”
    ----------------------------------------------------------------------------------------------
    顾流风的桌子前已经有十几张百元大钞。吴莲做弄他,故意铺成个鸭的形状,说现在只画了个鸭头,还有鸭的身子和脚,让他继续努力。
    顾流风根本不明白这其中侮辱的意味,只觉得浑浑噩噩,他已经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全部精力都集中在喝一杯,抽一张这个机械循环的过程上。一杯杯地喝,盯着自己面前的纸币一张张多起来。
    再坚持一下,把她面前的钱全赢过来,就能给嘉嘉买房子了。那样,她就不会离开我。
    “阿风还行不行啊?”吴莲痴痴笑着,来摸他修长结实的大腿,“不行的话,可以用别的方法哦。亲亲我,给你两张!”
    顾流风摇摇头,又给自己倒酒。他的手抖得厉害,眼前根本看不清楚,倒了半天,全部洒在酒杯外。
    “哎哟,阿风浪费了我这么多好酒,是想耍赖皮吗?”吴莲叫道,“把桌子上的给我舔干净!”
    顾流风皱了皱眉头。
    他觉得很难受,上次生病发烧都没有这么难受。整个脑袋里像有个什么东西,又疼又涨,还有胃也好难受,想吐却吐不出来。
    酒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是因为太难喝,大家都不愿喝,所以谁喝了的话就能得钱吗?早知如此,那为什么又要制造出来呢?
    制造东西总要有个目的。就像自己,裴博士把自己制造出来,就是为了带给嘉嘉快乐的。可惜,嘉嘉现在只喜欢房子。她觉得房子比自己更重要。
    顾流风看了吴莲一眼,麻木地将空酒杯送到嘴边,又伸手去拿钱。
    吴莲趁机抓住他的手,怪笑说:“看看我们阿风,连手都长得这么好看。不知道这只手除了拿钱还会拿什么呀?”
    “我会……呃,拿笔。我会画画。”顾流风说,挣脱她的手,又摸了一张一百。这件事他倒是记得挺牢。
    “会画画呀?那你给我画一副吧!画一幅我给五张!”
    顾流风点点头,他已实在喝不动,正好客人提出来要他画画,真是好到不能再好。
    “你要……呃,画什么?我出去……找支笔。”顾流风摇摇晃晃站起来,走了两步,腿一软摔在地上。
    “要什么纸笔啊?”吴莲扶起烂泥一样的顾流风,在他耳旁吹气,“画春宫,阿风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