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邻家爱情 > (二十九)忠犬渣男
    桃花小说网 www.yxszp.com,最快更新邻家爱情最新章节!
    顾流风半昏半醒,他觉得身体里似有团火,从上到下烤着他,像要把他的每一滴血都熬干了似的。
    他开始大量出汗,头发和衣服都已完全的湿了,整个人如同水中捞上来一般。汗珠大颗大颗从发梢上挂下来,沿完美的脸部线条往下滴。面色发青,眸光空洞迷离。
    “嘉嘉,我好难受。嘉嘉……”他侧头吻着地板,喃喃叫她的名字。现在他已无什么感觉,除了一具痛苦欲死的身体外,并搞不清自己身在何处。
    他躺在地上,却以为自己还在那个温馨的小房子里,生了病,睡在软和的沙发上。林嘉给了他一杯水蜜桃汁,让他吃药。
    “嘉嘉,我难受,你抱抱我。”他听话地喝了一杯,连拿钱都忘了。
    吴莲抱起他,将他的头贴在自己肉鼓鼓的胸部,“阿风,姐姐会治病哦,但是你要先脱裤子。”
    她将顾流风平放在地上。刚喝酒的时候他的脸还是红扑扑的,现在却是白得一丝血色都没。不过这样也好,她更喜欢高冷的男人,开头好像禁欲系一般,被驯服了以后那种隐忍的喘气声都能叫她兴奋。
    “小白痴酒量倒是不错。若不是最后一瓶里加了料,现在都放不倒你。”吴莲骂了一声,去解顾流风的裤子。
    那是欢场常备的药,吴莲才解开拉链,便看到那边不负所望地高高挺立。她兴奋得老脸都红了,急急忙忙拉开自己的裤子。
    “小白痴,快点给姐姐来几下。”她用力拍着他的脸,想将他弄醒,一边已经忍不住拉着他的手,往自己那里捅进去。
    “你快点,姐姐……都已经湿透了。”才两下,她已经忍不住喘起来,舒服地大声叫着。“啊……阿风,你……你快进来!”
    不知是不是她叫得太响,顾流风昏昏然睁开眼眸,第一眼便看到一个肥胖的女人裸着身子坐在自己腿上。
    他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拎起酒瓶就朝她头上砸去!
    林嘉晚上是有节目的。
    她在街上转了好几圈,都没找到顾流风,打他电话,又总是没人接。
    她当然不知进入会所那种地方,手机都是要上交的。节目快开始,她不得不去了单位,中间又陆陆续续打过十几通电话,直到最后把他的手机打到没电,都还是无人接听。
    林嘉越来越担心。顾流风看着像个大人,但社会经验几乎为零,除了自己更是举目无亲。他病刚好,若再露宿街头一晚,不知会不会再发烧。
    而且还有裴博士那边,虽然顾流风闭口不提,但她晓得他一直很怕被抓回去报废,有一次晚上还做过噩梦。
    林嘉出了直播室就往家里赶。家中空无一人,果篮里的水蜜桃还原封不动地放着。顾流风酷爱吃桃,每天雷打不动2-3个。桃儿未少,他真的没有回来过。
    那还能去哪里呢?林嘉已经无暇去想两人之间分不分手的事,她只想他能好好的,平平安安。
    林嘉在家里呆了两分钟不到,又跳起来出了门。黎明前夕,出租车甚少,她骑了顾流风的破单车就走,漫无目的,只能碰运气。
    定制男友中心倒和之前没什么改变。林嘉进了电梯,直接按了b1。
    迎接她的,依旧是黑暗和潮湿。
    林嘉打开手电,在地下室里找了整整两圈,都没有顾流风的踪迹。他也并没回到这里。
    “咳咳咳……”地下室的糟糕空气让她开始咳嗽。她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缩在一个逼厄的角落里,骄傲且毒舌。
    他在这里呆了整整十年,从刚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就一直呆在黑暗和寂寞里。直到自己把他带出去,自以为给了他温暖,却其实只是换了一把刀,将他丢入另一个更糟更毒的世界。
    现实冷酷且复杂,他那样单纯的人,根本就无法理解。对,他也不用理解,那些东西太脏,会糟污了他。
    流风,我若是富婆就好了。你可以不用为房子发愁,我有许多的钱、好几套房子,你只要提着笔写写画画,那样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林嘉想着,惨淡地笑了下。
    手机响起一个陌生的号码,是一个国语极不标准的大叔,语气也甚粗鲁。
    “喂!我这里警察局,顾流风认识吗?”
    ----------------------------------------------------------------------------------------------
    临近新春佳节,警方在全市范围内出动大批警力,严打黄赌毒,盘查各类可疑车辆、可疑人员,清查娱乐场所、宾馆网吧,掀起社会治安大整改、大肃清的新高-潮。
    警察冲进房间的时候,顾流风已经砸破了吴莲的头,血流了一地。然后就有人冲进来咔嚓咔嚓拍照,又粗暴地将他一推,大声命令他靠墙蹲着,双手抱头。
    顾流风羞愤欲死。
    他并不在乎那些破门而入的警察是怎么回事,他满脑子都还是刚才那个惊悚的画面,怎么样都挥之不去。
    在完美男友的属性中,“忠犬”也是极其重要的一个设定。他完全无法接受自己竟会渣成这样,任由一个陌生的女人一-丝-不-挂地坐在自己腿上,而自己还不争气地起了反应。
    他的酒已经醒了。头痛欲裂,神智却又完全地清醒。不知道被谁推了一下,他立刻弯腰吐起来。酒精混合着胃液,发出刺鼻的味道。
    顾流风被自己恶心到,吐得更凶,生理泪水沿着高傲的鼻尖滚下,直到吐空了仍在不停干呕,几乎直不起身子。
    几个警察过来拖他,把他赶到大堂里。这是家规模颇大的夜总会,嫖客加小姐足有好几百人。顾流风和其他几个男公关一起,被圈在一个小角落。
    一个年轻的警官走过来,他似乎是这次行动的头,所有警察看到他都很尊敬,立正敬礼。
    “全部都带回去!”肖文正挥了挥手,命令说。
    被赶上卡车的前一刻,顾流风突然想起自己的大衣还留在房间里,那是林嘉买给他的。他想回去拿,左臂立刻被人用警棍狠狠抽了一下,“快走!磨蹭什么!”
    嘉嘉,为了钱,我把那么珍贵的东西弄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