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邻家爱情 > (四十七)昂贵的手
    桃花小说网 www.yxszp.com,最快更新邻家爱情最新章节!
    如果有人要采访顾流风,问他此生最不堪回首的事发生于何时何地?
    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大声吐槽,就是此时此刻,现在!
    来吧,耗光我的男友力,来杀了我吧!
    顾流风绝望地想。
    没错,此刻他正举着吊瓶站在女厕所门口,羞耻得恨不得找个洞钻下去。许多上洗手间的阿姨大妈进进出出,有的瞧他长得漂亮,朝他笑一笑,有的嫌他堵着门儿,给他个大白眼。
    他闭上眼睛,不去看门口那只垃圾桶里红红白白的纸团,然而他没办法堵住耳朵,耳边一直听到淅淅沥沥或者哗啦哗啦的水声。
    张红月在里头大声叫道:“小顾,你站那么外头我怎么上啊?针头都要回血了,进来一些啊!”
    顾流风咬牙“嗯”了一声,将手里的吊瓶又往门里送了送,但脚下却像生了根似的,半分不肯挪动。
    “这点怎么够哇!你快点,我急死了!”张红月还在大叫。
    在她催了三,四次后,顾流风防线崩溃,终于将一只脚踏到了女厕所湿滑的地砖上。
    这不仅是女厕所的界线,也是我道德的底线,我……我竟走进了女厕所里!
    顾流风觉得自己心在滴血。
    不过没关系,他在心里自我安慰说。这里虽然人多,但都不认识我。等下回去,我就立刻忘了这一切,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哎哟哟,这不是嘉嘉妈么?”几声呱燥的女声响起。
    四、五个农村妇女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将张红月和顾流风团团围住,七嘴八舌,指手画脚。
    “嘉嘉妈,怎么突然就住院了呢?大家都是一起打牌的老姐妹,你生病了我们是一定要来看你的!”
    “是啊,啧啧,这就是你们家新姑爷吧?”大妈们立刻将话题和目光转到顾流风身上,从头发丝儿到指甲缝儿层层深度扫描。
    “新姑爷长得可真好,跟电影明星似的!做什么的呀?一个月能赚上一万块不?”
    “哎呀,一万块算什么?人家林嘉那是什么眼光,去年我给他介绍养鸡场老板的儿子,那可是年收入五十多万的,她连相亲都没去!”一个围着绿格子围巾的大妈望着顾流风,酸溜溜说,“我猜,您年薪得上百万吧!”
    “你们别问了,小顾害羞,也不爱说话。”张红月满意地望了顾流风一眼,向自己的姐妹们炫耀道。“不过我们家小顾可是艺术家!他做的是无本买卖,瞧见他那手没?随便提笔画只雀儿,写个字儿什么的,那就是十几、二十万!”
    大妈们一片唏嘘。
    那个绿格子大妈倒也是个见多识广的,闻言道:“嘉嘉妈,我可听说人家弹钢琴的都给手上保险。那个郎朗知道不?两只手光保险费就一个亿,平均下来一根手指头可就是一千万呐!你家姑爷也是靠手吃饭,上了保险没?”
    “自然是上了的!”张红月并不知道什么郎朗,但心想决不能这茬儿上输了去,她一扭头将这个难题抛给了顾流风,命令道:“小顾啊,快跟阿姨们说说,你这手上了多少的保险费?”
    张红月正充满期待地望着自己,整个病房的大妈也都期待地看着自己,顾流风想起昨晚和嘉嘉的不愉快,决定再不能重蹈覆辙,咬咬牙,硬着头皮道:“一……一百万!”
    “哇哦……一百万啊!”大妈们再次唏嘘了一把。虽然不如郎朗,但也要一根手指头十万了!
    张红月心满意足。
    她正要往病床上躺,突然看到顾流风还在那儿给她举着吊瓶,赶紧道:“哎呀呀,小顾,赶紧把吊瓶放下!我们这么金贵的手,万一被玻璃扎着可怎么办哟!”
    ----------------------------------------------------------------------------------------------
    七天后,顾流风和林嘉又坐上了回城的火车。
    他们去时满满当当的旅行箱里,现在依旧满满当当。张红月做了好几罐辣椒酱,又切了半只猪屁股找人灌了香肠,硬让他们带回来,说林嘉瘦,顾流风也瘦,这么瘦的两人儿以后生个豆芽儿似的娃可怎么办?
    顾流风在后面的几天也没闲着,他一幅字能卖几十万的事儿传遍了乡里乡亲。乡下人太高深的也不懂,纷纷扯了红纸头来求他写春联,他给他们写了明年的、后年的、甚至大后年的春联,还带了整整一袋子的玉石回去,答应给他们刻印章。
    张红月出院之后,好几天没打麻将,留在家里给顾流风打了副毛线手套。自从知道他那双手上了一百万的保险以后,连林四祥也不敢叫顾流风做事,更不敢叫他进厨房,顿顿好吃好喝供着。
    顾流风突然觉得,偶尔说说谎也没什么关系。至少后面几天全家都过得舒坦,张红月不再唠叨林嘉,林嘉心情好,对自己爱意更甚,男友力也提升飞快。
    关键归根结底,他们是林嘉的父母,他们没坏心,无非是希望子女能过得幸福,吹几句牛皮,慰一下老怀。
    他们认为女儿嫁一个有钱人就能幸福,那是他们的观念,又何必非要那么认真,一来二去辩个明白呢?日子是他和林嘉自己的,只要他们自己思想达成共识就好。
    家长里短,没那么多原则。
    老式的绿皮火车开起来轰隆轰隆,颠得顾流风昏昏欲睡,他伸出手臂轻轻搂住林嘉,而他自己却已经靠在椅背上睡着。
    他睡得很沉,眉目清倦,纤长的睫毛在夕阳余晖下泛出金色,挺翘的鼻尖上还有跳跃的光斑。
    林嘉笑了笑,继续看向窗外。
    她对这条路是熟悉的。因为十多年前,她也是坐着这么一节绿皮火车从老家独自前往一个陌生的城市。
    那时候她还很小,带着沉重的行李,带着对大城市的渴望、对家乡的眷恋和对未来的一点点害怕。
    而如今,十多年过去。
    她依旧渴望着,眷恋着,也害怕着。
    每个人都不知道未来会驰向何处,也不知道今天的这个选择,究竟会将命运推到怎样一个地方。
    但不论怎样,她知道,他会和自己在一起。
    这个满口原则、最后却愿意为了她而改变原则的男人,才真正要去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