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邻家爱情 > (五十)她忽略你
    桃花小说网 www.yxszp.com,最快更新邻家爱情最新章节!
    顾流风接了林嘉回家,等他洗完澡进房间的时候,林嘉已经睡了。
    他蹑手蹑脚地爬上床,轻轻搂住她。
    往常,林嘉会在这时候转过身子来回吻他一下,或者配合地缩进他怀里,任由他慢慢除去自己衣物,施展他世界一流的技巧。
    可今天没有。
    她似乎是太累了,睡得死沉死沉。顾流风有些不忍,但如此干抱着她求而不得,却只是让自己的男友力消耗得更快。
    “嘉嘉。”他轻轻唤她,想即便不做什么,她能主动抱抱自己,亲亲自己也是好的。
    林嘉于睡梦中蹙了蹙眉,声音却是清醒的。
    “睡吧,我好累。明天一早还有个活动要主持。”她翻了个身离他更远,似不想被他打扰到。
    顾流风黯然。
    已经好几次了。林嘉拒绝他的爱抚和拥抱,自然更没有任何的馈赠。即便是同塌而眠,两人也没什么亲密交集。
    顾流风并没有怪她,虽然他很需要这些。但他知道林嘉是真的累,她如今天天夜班,白天还要接各种主持的私单,有时候给人家企业做上市发布会,有时候给政府单位做各种表彰大会。
    一个月下来,她的黑眼圈越发沉重,她上、下班路上都在背词儿,还不能背串了。她早上起来坐在马桶上刷牙,能把自己刷睡着,牙刷都掉在地上。
    但成正比的是,她的钱包也沉重起来。
    她不说顾流风也知道,她在攒钱——为了买房。
    她选择了顾流风,这个一点都不完美的完美男友。既然他没有能力买房,那就只有她多负担一些。
    顾流风很愧疚。
    他记得林嘉以前教过他,说一个真正的男人在女人抱怨工作太累的时候,不是巴拉巴拉灌各种心灵鸡汤,而是直接甩一沓票子在桌上,说别干了,我养你。
    但他现在还甩不出票子,所以他没资格说话。
    他对陶李曼要求带更多的学生,每个学生50元提成,也在送走了学生之后,一个人在小画室里拼命研习,以追求在技法和意境上的精益求精,希望能在书画大赛上崭露头角。
    他想用自己的行动减轻林嘉的负担,至少可以让她睡个安稳觉。
    嘉嘉,我在努力,你的选择是没错的。
    ----------------------------------------------------------------------------------------------
    这天下午,顾流风约褚妙仁吃饭,顺便将从林嘉老家带来的小礼物拿给他。
    褚妙仁盯着顾流风看了半天,疑惑说:“你跟林嘉吵架了?脸色这么难看!”
    “没有。”顾流风掩唇咳两声,“最近熬夜多了。”
    “熬夜再多,也不至会让你的男友力下降这么多。”
    褚妙仁抓住他手腕,肃然道,“流风师兄,我不得不再提醒你一次,我们并非普通人类,男友力对我们异常重要。而你的储备男友力早已倾尽,如果林嘉不爱你,你很快会像上次那样性命垂危。”
    “没那么严重。”顾流风很不高兴,甩开褚妙仁道,“我和嘉嘉感情很好,她家人也接纳了我。只是最近实在太忙,你不知道她有多辛苦,为了能筹到钱买房首付,有时候一天两场演出,晚上还要做直播。”
    “所以她就忽略了对你的爱。”
    褚妙仁怒道:“我就知道,这是人类相爱的惯常模式!一开始是互为吸引,可一旦确立了关系,就要为许多的琐碎日常所摆布,先是装修买房,获得对方家庭认可,以后等你们有了孩子以后,又会被孩子分散去许多的注意力。真正爱意维持不过两年。”
    他忿忿不平道:“流风师兄,我最近在研究,为何裴博士要将我们的储备男友力开发至这么强大。”
    “为何?”
    “因为真正的爱意已经越来越少。即便是真心相爱的,时间也短得可怜,人类只有在开头几年,甚至几个月里会真心以对,一旦结了婚,再浓烈的爱也逐渐寡淡无味。”
    “所以才要启动储备男友力?你认为这是留给我们在结婚后用的?”顾流风愕然,他倒是没想到过这层。
    “不然呢?为了孩子维持一个可有可无的婚姻,彼此间毫无感觉,甚至同床异梦,这不是所有已婚夫妇的正常样子吗?”
    褚妙仁讽刺道:“人类也许觉得这不是什么问题,甚至还可以麻木不仁地照样活下去,但我们却不能。我们是完美男友,我们是以爱为生的。
    “我不会有事。”顾流风想了想道,“嘉嘉是爱我的,她只是太忙了。妙仁,你不要太担心,过两天她过生日,我已经计划好了要和她浪漫一下的。”
    服务生把菜端上来。
    顾流风不再说话,已开动起来。他不会点菜,服务生就给了他们一个双人套餐,但褚妙仁还未举箸,顾流风一个人就已经吃了一条鱼、一盘鸡和一大碗牛肉汤。
    褚妙仁变了脸色,一把捉住他的手,沉声问:“流风师兄,你最近是不是很饿?还常常头晕?”
    顾流风点点头,又夹了一块松茸菇塞到自己嘴里。
    “别吃了,跟你说人类食物对我们不会起作用的!”褚妙仁气道,“你男友力严重匮乏,需要林嘉对你的爱,而不是在这里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别吵我,我饿。”顾流风说,又伸手去看菜单,打算再加个点心。
    “我跟你说别吃了!”
    褚妙仁抢过他的筷子,阻止他继续进食,“你就是把这个饭店吃空了也不会有用的!流风师兄,别硬撑,也别再等什么生日,我们现在就去找林嘉。你不好意思开口,就让我来跟她说,让她多关心你!”
    “我不是不好意思,我是根本没脸说!”顾流风一把甩脱褚妙仁的手,声音陡然变大,“我这个月带五十几个学生,每天十节课,也不过才五千块出头,可嘉嘉跑两个场子就能挣八千多!”
    他漂亮的眉拧到一起,出尘俊颜上现出深深的痛苦和失落,“你叫我拿什么脸说?
    挣钱养家,是我男人该做的事,现在我做不了,反倒让嘉嘉累死累活地替我在做。
    妙仁,你还要我怎么说?难道还让我腻腻歪歪地怪她不够关心我吗?”
    他清澈的眸黯淡下去,曾经的骄傲沾了人间烟火,叫人跟着心疼。
    “我说不出口。我只觉得惭愧,怕自己配不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