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邻家爱情 > (五十九)实力之战
    桃花小说网 www.yxszp.com,最快更新邻家爱情最新章节!
    顾流风成功了,林嘉不负众望登上头条。
    全国14亿观众都记住了她的名字,为了帮助男友恢复斗志,勇于牺牲,一晚上做了三次。
    顾流风百事不管、拍拍屁股比赛去了,留下她在众目睽睽下,想死的心都有。
    记者目光敬佩地望了她几眼,说了句“注意身体”,也转身采访别人去了。
    人群中好像有人叫她,“林嘉。”
    “别叫我,我不是林嘉!”她低着头,没好气道。
    “林嘉,是我。”安喻从高级房车中摇下车窗。
    ----------------------------------------------------------------------------------------------
    林嘉在听到顾流风说到红龙虾的时候就有点怀疑,她知道安喻嫁的男人一直在美国做连锁餐饮,可这是国内的赛事,又是偏艺术类的,她怎么也没想到幕后金主竟然就是自己的老同事。
    “中国市场太好了,天佑他们一直打算回国内发展,今年初的时候已经在北上广各开了几家做试点。如果好,明年应该会再多铺一点,开个二十家吧。”
    安喻请林嘉在附近一家私密的咖啡馆小坐,握着骨瓷杯的手柔若无骨,指甲圆润,着了莹润的粉色。
    她说话也向来是这种不徐不缓的语气,口中说要开二十家餐厅,就像普通人说要买二十只煎包一样。
    林嘉苦笑一声,什么人美如玉、不染纤尘,什么诗礼簪缨、钟鸣鼎食,说到底无非也就是钱堆出来的。
    安喻家有钱,她从小生活在那样的圈子,眼界就在那里。她嫁了有钱的男人,以后她的孩子也会像她一样高贵有气质,这样的贵族之子,必然又是许多贫家女拼命想攀附的高枝。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林嘉问,“怎么会想到来冠名这个比赛?”
    “都是品牌部想出来的,我半点不懂。”安喻轻轻笑,“正好我国内的男朋友最近一直闹情绪,我就趁着机会回来安抚安抚他。”
    “你和他还没断吗?”林嘉诧异道,“你老公知不知道?”
    “知道啊,结婚前就知道,他自己也玩得野。我们各玩各的,长辈那里别太难看就行。”
    “可是……”林嘉觉得终究不妥,却又不方便说什么。
    倒是安喻泰然自若,笑着问她的近况,林嘉说了一些台里的事,又说了郭萌萌准备结婚。
    “张聘婷呢?她结婚了没?”安喻用银质小匙轻轻搅动杯中的咖啡,漫不经心问。
    提到张聘婷,林嘉脸色又难看起来,没好气道:“她没结成,季骁悔婚了。”
    “悔婚?”
    “是啊,我也真是倒霉。季骁大半夜的找我出来吃火锅,跟我探讨什么婚姻的意义。碰上张聘婷不分青红皂白地竟然拿火锅泼我,害流风被烫伤,差点参加不了比赛。她向来嚣张跋扈,这件事我一定要讨个说法,别以为我总是好欺负!”
    “你说那个帅哥,是你男朋友?”安喻抿了抿唇,向楼下望去。
    这里是四面通透的大玻璃落地窗,露天的体育场上,她早就注意到参赛选手中有一个白色的身影鹤立鸡群。
    林嘉略有些羞涩,点头道:“是啊,他叫顾流风,国画和书法上都还有点造诣,不过没门没派,是个无名小卒。”
    安喻嫣然一笑,轻启朱唇,“在电台那会儿,我也就觉得和你能说上几句话。他叫顾流风是吧,你想他得第几?”
    “先不劳烦帮忙,看他自己的实力吧。”林嘉想了想,嫣然道,“我对流风有信心。”
    ----------------------------------------------------------------------------------------------
    展开素宣,手握云毫。游龙惊凤,纤毫毕现。
    顾流风只顾着自己埋首作画,也不屑和旁人多寒暄,是以当听到周围有人发出啧啧惊叹声的时候,只当他们是崇拜自己精湛的技法,心中更为得意。
    “快看,是顾老亲临!”
    “天呐,顾老竟然亲自来大赛现场!”
    惊叹声愈加明显,似乎身边的每个人都停下了笔过来围观。顾流风仍未抬头,心中却暗忖,这些人总算还识货,知道我画画上的造诣不可和这些凡夫俗子同日而语。
    只是,为什么要叫我顾老呢?我很老么?不会啊,昨日和嘉嘉酣畅淋漓地大战了三个回合,今日应该是神清气爽,神采奕奕才对。
    要么,多半就是尊称了。只是这些人也实在太过夸张,叫我一声顾先生、顾大师也就足矣,顾老……哎,我其实不太喜欢这种老成的叫法,嘉嘉应该也不喜欢吧。
    他笔下不钝,心中却挑挑拣拣、嘀嘀咕咕,直到有人敲了敲他的条案,不怎么友好地对他道:“顾老来了,你小子还不快来迎接!”
    顾流风懵懂地抬起头,这才看到有个白胡子的老头拄着拐杖,在一大票人的簇拥下,浩浩荡荡朝这边走来。
    “他是顾老?”顾流风问刚才敲他桌子的那个家伙。
    那是个戴眼镜的小胖子,倚老卖老道:“是啊,你连顾老都不认得,还来参加什么比赛啊?”
    “他很厉害?”
    “啊啊,你一个学画画的,怎么竟会不知道顾皓然呢?他何止厉害,他是……嗯,这么说吧,首先呢,他是一个诗人,其次才是画家!此外他还是书法家、篆刻家、装裱家、收藏家、摄影家、美术理论家、探险家、美食家、园林艺术家、武术家、戏剧家、慈善家、社会活动家!”
    “等等,他还是武术家?”
    “简介上这么说的,我估计爱好打太极吧。”小胖子答。
    “那他画得有多好?”
    “他是东方书画院的开山巨匠,也是开办东方美院的一代宗师!是我们全民族的骄傲,中华国粹走向世界的第一人!”小胖子记性看来不错,把顾皓然的生平简历背得头头是道。
    顾流风眯了眯眼睛,目光穿过人群看那个白胡子老头。然后发现那个白胡子老头也正望着自己。
    顾皓然缓缓朝顾流风走过来,看了看他的作品,笑眯眯点了点头,“年轻人画得很不错啊,你叫什么名字?”
    “顾流风。”
    “轻云蔽月,流风回雪,果然人如其名,画亦如其名。”顾皓然看了眼顾流风条案上的参赛证,微笑说:“顾先生,不知何日有暇,可赏光老朽的云天阁一叙,我们以画会友,畅谈天地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