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邻家爱情 > (七十三)垃圾食品
    桃花小说网 www.yxszp.com,最快更新邻家爱情最新章节!
    林嘉瞪大眼睛。“五百万?流风,我们哪来那么多钱!”
    她十分怀疑她家这位狮子大开口先生。
    五百万是什么概念?首付要多少,每月贷款又要还多少,这些他都了解吗?
    “五百万,流风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她悄悄拉拉顾流风的衣袖,把重音放在那个“万”字上,低声道,“假设你每个月挣一万薪水,就要挣五百个月,就是……就是四十一年,知道吗?”
    她仰起头,凝望着他永远不会变老的容颜,戚戚道:“四十一年以后,你也许还是这样,但我就已经是个老太婆了。”
    唉,这又是另一个让她发愁的事儿,虽然眼下还不是太大的问题,但如果不解决的话,五年、十年也是一眨眼的事儿。这次回老家,就已经有好几个三姑六婆在打听他的岁数,觉得他长得嫩……
    林嘉开了会儿小差,更觉心烦意乱。
    她原来脑补的是二十年之后,年近五十的自己仍旧穿着华丽长裙老态龙钟地走上舞台报幕。
    而现在,这个四十一年的比方一打,报幕的老奶奶又陡然苍老了一些。
    她甚至能细化出自己背不出词儿来的细节,男主持十分嫌弃地抱怨,而自己弓着背,用苍老的声音一个劲地打招呼。“对不住,对不住啊,哎呀,年纪大了,记性不行咯!”
    “不用那么久。”顾流风极有把握道,“五百万的房子,等额贷二十年的话,首付就是一百五十万,每个月还两万三。
    我有把握下一幅作品价格可以翻倍,不行的话,就加紧多画几幅。反正我画得比那些人要快得多。我会努力工作,保证月收入在两万五以上,嘉嘉你只要挣足我们的日常开销就好。”
    林嘉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她本以为顾流风连房贷是个什么模式都没搞明白,但现在看他说的头头是道,显然早不再是当年那个揣着五百块就上街买房的傻小子。
    她的流风变了,变得在滚滚红尘中沾了人间的烟火气,却更真实、更完美,也更懂珍惜。
    “可我只有一百万,还有五十万是打算装修的。”林嘉犹豫道,“我们连首付都不够。”
    “我可以问妙仁借一些。他反正独身,不需要考虑结婚的事。他不收我利息,只要尽快还他就好。”顾流风握住她的手,轻声道,“嘉嘉,总不能让你跟了我,反倒比一个人的时候过得还辛苦。以后像这种破房子,根本就不应该考虑。”
    ----------------------------------------------------------------------------------------------
    每个时代都会有一句感人肺腑的情话。
    最以前是“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与君绝”,换到今天,那就是最实际的一句:“老婆,我给你买房子。”
    顾流风话未说完,林嘉已经噙着泪扑到他的怀里,连带着辛晓丽都在一旁触景生情,偷偷抹眼泪。
    “林嘉,你福气比好我,找了个疼你的好男人。”辛晓丽又悲从中来,抱着林嘉呜呜咽咽。
    “我当年嫁过去的时候,也许是因为肚子里有了,我婆家没一个拿我当回事,连结婚对戒都是我婆婆从手上摘下来给我的。我戴着大,她就拿红绳子绕了几圈塞给我,根本都没买新的。”
    “太欺负人了!”林嘉帮腔道。
    “对了,林嘉,你钻戒买了没?我有个朋友在珠宝行做的……”
    接下去的话题更婆婆妈妈,顾流风已经听不下去。他跟林嘉打了声招呼,先跑到楼下同褚妙仁打电话,打算让他准备些可提取的现金。
    也许是完美男友间的心有灵犀,他还没拨号,褚妙仁的电话已经先一步打了进来,语声急躁。
    “流风师兄,快到我这里来一下!俊凯他出事了!”
    ----------------------------------------------------------------------------------------------
    顾流风立刻赶到褚妙仁的诊所。
    事情比他想得还要糟糕得多,温俊凯全身缠满绷带,奄奄一息地躺在褚妙仁的诊断床上。
    最可怕的是,他那张漂亮的、向来引以为自豪的脸蛋像是被人恶意摧毁,从颧骨下一直到眼角,有一道极深的口子,差点伸到眼睛里。
    顾流风倒吸一口冷气,勃然变色道:“怎么会这样?谁干的!”
    褚妙仁为温俊凯打了止痛针,关上门退出来道:“他被包养的事情,被人家老公发现了。对方本就是黑白两道通吃的,叫了几个地痞冲进健身房,把他关起来吊打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才被发现。”
    顾流风揪心道:“那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危险?”
    褚妙仁摇头,“断了几根骨头,多处软组织挫伤。不过脸上那一刀下手挺重,会不会留疤就不一定了。”
    “身体能恢复就好,我们男人,容貌上的损伤并没有多大关系。”顾流风叹了口气,“我来的路上就猜到一些,他这样搞法总有东窗事发的一天。唉,希望他痊愈后能给他留个教训,别再玩弄感情。”
    房间里的温俊凯似乎醒了过来,在诊床上不停扭动,发出痛苦的呻吟。褚妙仁看了一眼道:“教训不教训的以后再说,俊凯能不能挺过眼下才是我真正担心的。”
    顾流风惊诧道:“不是说不严重吗?怎么会……”
    他话未说完,就自己也明白了。
    褚妙仁说的不严重,其实是针对人类医学范畴内,被打断了肋骨,又在脸上划了一刀,并非会有性命之忧。
    但对于完美男友,真正致命的却不是这些外伤,而是以他现在的境况,再无处获得男友力。
    褚妙仁道:“别看俊凯平时光鲜,他的男友力一直存在隐患。”
    “什么隐患?”
    “他的男友力不纯。”褚妙仁道,“你和林嘉,你们是真心相爱的,她给予你的男友力是最高纯度的爱,不掺杂任何杂质。
    而俊凯就差远了。那些包养他的女人只是迷恋他的容貌和身体,甚至除了他之外,还会包养其他漂亮帅哥,更别说所谓爱情。
    我拿人类的食物给你们做比喻,流风师兄你获得的就是高质量、高营养的摄入,而俊凯得到的就是垃圾食品。”
    “可他现在连垃圾食品都没得吃了。”
    褚妙仁和顾流风异口同声叹道,为这位同门师弟深深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