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邻家爱情 > (一百)完美犯罪
    桃花小说网 www.yxszp.com,最快更新邻家爱情最新章节!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温俊凯身上。
    他比以前胖了些,肚腩微起,胡渣茂密,但看上去却比从前更有魅力,宛如莱昂纳多从《铁达尼》蜕变至《盗梦空间》。
    “我跟晓丽学过一些唇语。在这段录像里,流风师兄一直都否认自己杀人,直到最后这个胖审讯官对他说了一句话,他才改口认罪的。”
    他将画面放大,让所有人都能清晰看到常武的口型,并一字字配音。
    “他说的就是,‘那天肖文正身边就只有你和林嘉两个人,不是你,难道是林嘉吗!’”
    众人豁然大悟!
    约瑟芬尖锐指责,“这是明显的威逼执法!是拿林嘉来逼顾流风就范!”
    “可我也没碰过肖文正!”林嘉大声道,“我可以拿流风和我自己的性命起誓,人绝对不是我杀的!”
    她站起来,指着杜丽厉声道:“是你!你一直就反对这个项目,恨不得报废了所有的完美男友!但是又苦于没有证据能证明完美男友危害社会,所以才蓄意制造了这起谋杀案,栽赃给流风!”
    杜丽冷笑,“小白脸都不是好东西,何必要我栽赃,他们天生就是害人精!”
    “你知道流风有藏着小刀防身的习惯,于是就偷偷拿了一柄同样的,在肖文正婚礼当天塞进他西装口袋里。
    并且,你事先在新人对戒里放进和蓝色手镯同样的物质。他们戴上对戒后,所有情绪就受你掌控。这也就是为什么田蜜蜜会那么夸张地接受妙仁的表白,肖文正又会情绪失控,企图当众侮辱我。
    而你要做的就是算准时机,等流风冲上去救我的时候,就控制肖文正从口袋里拿出小刀,戳向自己的腹部!
    这就完成了你的完美犯罪!在所有人看来,毫无疑问就是流风为救我而行凶杀人!”
    “你胡说!”杜丽脸色一白,“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推论罢了!我们这里可不是讲故事的地方,你要指正我,必须拿出证据来!”
    林嘉捡起那两只装着餐刀的袋子,分别举在手里,“这两把看起来一模一样,但却有细微的差别,左边是流风自己的,刀柄上有斜面的螺纹。右边这把,是肖文正用来刺伤自己的,刀柄上是光滑的!”
    杜丽笑,“有没有斜纹,又能说明什么?就能说明我陷害顾流风吗?林嘉,我看你是真的疯了!”
    “我没疯。斜纹自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有斜纹的这把刀,上面有流风和我的指纹。”
    她顿了顿,将右手高举在镜头前,一字字道:“而这把沾了血的餐刀,上面不仅有肖文正的血和指纹,还有你的指纹!”
    杜丽顿然变色。
    随后便响起一个十分诡异的声音。
    说它诡异,是因为那句话是从褚妙仁的嘴里说出来的,但内容却像是杜丽说的,语气也是标准的抑扬顿挫,就像是诵读课文。
    他道:“你们去验吧,我根本就没碰过那把刀子,我是控制了肖文正让他自己去水果吧台上拿的!”
    杜丽真正的慌起来,骇然道:“褚妙仁,你……你怎么会……”
    “怎么会知道你内心想法的对吗?很简单,感谢你的这个镯子!”褚妙仁道,“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改造,它现在不仅能控制情绪,也能如实反映你的内心想法。”
    他将程序投射到大屏上,上面便实时出现了杜丽所有内心活动的文字版:
    “这个女人竟然这么聪明,基本猜对了所有细节……”
    “完了,他们要发现了……”
    “不,没关系,我是让肖文正自己去拿的,自己并没碰过那把刀,他们验不出我的指纹……”
    “你这个混账东西!”杜丽恼羞成怒,拾起那枚能洞察思想的手镯朝褚妙仁扔去。
    褚妙仁闪身避过,屏幕却应声而裂。
    那是一块六十平米的led球面大屏,几乎环绕整个大堂,屏幕一碎,便有无数的玻璃碎片像雨点般砸落下来,所有负责直播的摄像师、音控师,包括约瑟芬和张聘婷都抱着头,狼狈地四散逃走。
    裴博士躲在桌子底下,失了一贯的风度,“杜丽,你这个变态!我现在就提请总部将你除名,还要……还要告知司法部门抓你去做牢!”
    “那就来吧!”杜丽厉声道:“每个时代都有人为捍卫真理和正义而做出牺牲!完美男友绝对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灾难!你们现在不信我,等地球毁灭就来不及了!”
    她启动开关,所有出口瞬间被关闭,全场变暗。
    一束追光灯打在杜丽身上,将她渺小的影子拖得更粗,仿佛一场滑稽的个人专场。
    她举着手中一个寸许的小瓶子,冷笑,“看到了吗?这里装的是最高度浓缩的男友力抑制剂,它对人类没有任何伤害,但对于完美男友而言——别说沾到一点,哪怕只是一小颗分子钻进鼻子里,今天就都是他的死期!”
    她耀武扬威地举着那个小瓶子绕场走了一圈,看到每个陈列在外的完美男友都惊惧地退避三尺。
    最后,她来到场子的中央,内增高鞋跟将顾流风的手指踩在脚下。
    ----------------------------------------------------------------------------------------------
    顾流风并未完全的失去意识。
    他间歇性地清醒,一会儿听到林嘉温柔地呼唤着自己,一会儿听到她机智地揭穿了杜丽的阴谋……
    他支起耳朵听一阵儿,然后又昏睡一会儿。
    这一回,他被手指上的剧痛弄醒,发现全场灯光都暗了,林嘉和杜丽扭打在一起。
    这一场架打得酣畅淋漓烈,杜丽虽然会功夫,但黑暗中并讨不了什么便宜,而林嘉拼了同归于尽的心,揪头发、抠眼珠,竟打了个平手。
    “你这个凶手,多管闲事,不得好死!”林嘉状如泼妇,扳不开杜丽的手指,则狠命一口朝她手掌咬去!
    杜丽吃痛,立刻飞起一脚,将跌落下来的抑制剂中途踢飞。
    正巧踢到顾流风手边,被在地下室生活了十年、黑暗中视力如常的他堪堪接住。
    “流风小心!那个是男友力抑制剂,要是打翻了,这里几千个完美男友就都完蛋了!”林嘉的心悬到了嗓子眼。
    顾流风点点头,像是听懂了。他用尽身上最后的力气,小心拧开瓶盖,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将那瓶抑制剂全喝下去。
    林嘉白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