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冰吻邪帝 > 第二十七章 射日弓
    ?艳阳高挂,带给了大地光明与热量,清风阵阵,带着白云游荡在高空,落伽城车水马龙,大街上人来人往,人们都在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而在落伽城的落伽学院中的一间会议室内,胡云天,林风,胡学坤还有落伽学院的副院长正坐在里面,一个个眉头紧皱。室内安静异常,落针问声。
    “胡城主,你确定那是亡灵法师。”这时副院长首先开口,打破了沉寂。
    “副院长,这种事情我能开玩笑吗?当时林风也在场,那人确实是从异界召唤来了魔兽,而且他自己也承认他就是亡灵法师,所以这次我特地前来学院,找卡弗其院长商量对策,”胡云天如实说道。
    “可是现在院长大人在什么地方我们都不知道。这可如何是好。”副院长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亡灵法师的出现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很久以前的事他也知道,知道亡灵法师一出现,那大陆将再次掀起腥风血浪,可是他虽然是学院的副院长,想要召集大陆各大势力来商议对策是不可能的,他还没有卡弗其院长的威信,别人恐怕是根本不会鸟他。
    “难道没有办法找到院长吗?”胡云天追问,如今这大陆能够召集各路势力的人恐怕只有卡弗其院长了,他在大陆上的威信可是很高的。
    “实话说吧,从来都只有院长找我们,所以他现在在哪儿我们根本不知道。”副院长无奈的说道。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林风这时开口。
    顿时,所有人都转头看向林风,等着他述说下文。
    “咳,其实想要找出院长很简单,只要我们放出风去说,,”林风说道这儿忽然停了下来,眼睛却是看向副院长。
    “说什么,你倒是说啊,”副院长见林风看着自己,不由一股不好的预感出现在心头,不过还是想知道后文。
    “恩,只要我们说副院长你突然死了,我想如果院长知道这个消息后一定会赶回来的。”林风一口气说完,不再看着副院长。
    “额,好你个臭小子,竟然敢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来了,你这是在咒我早死吗?”林风说完,副院长立马吹鼻子瞪眼,怒气冲冲的说道。
    “额,这不是没有办法嘛!要是你有什么办法你尽管可以说。”林风耸耸肩,无辜的说道。
    “好吧,就这么办。”副院长妥协,如今这事恐怕是不能拖延。越早商量出对策越好。
    次日,原本雄伟的落伽学院大门上却挂上了白色的布条,落伽学院停课三天,为副院长哀悼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落伽城。
    所有人都不明白,副院长怎么就无缘无故的去世呢。
    消息很快便传遍整个大陆,所有人都在猜测副院长的死因,多方势力都暗自派人前来调查,他们对于落伽学院的副院长之死无法相信,堂堂的一个魔导师,怎么说死就死,没有任何征兆,这的确有点让人想不通。
    神洲大陆的一个荒芜的深山之中,一座金碧辉煌的漂亮宫殿坐落在山谷之间!白玉为墙,黑金铺路,一路过去,每隔半里,则竖立着一个高一丈的火架,青色的火焰跳动着,诡异的氛围展露无遗,宫殿大门完全成漆黑色,两扇门面上雕刻着两个狰狞恐怖的骷髅头,使人望之心生胆寒。
    宫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一张宽大的金色大椅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骷髅头,风起绡动,如同万鬼咆哮一般,狰狞恐怖。
    “殿主,外界传来消息,落伽学院的副院长突然暴毙,大陆各方势力都派人前去调查。”此时宫殿中走进一人,身穿黑色紧衣,面色苍白无一丝血色。此人正是当初在青云城出现的亡灵法师,不过此时他却神情严肃,低着头,眼睛不敢乱看左右。
    “恩,我知道了,你再派人去打探一下虚实,记住,千万别再暴露了身份。”这时,宫殿中那张巨椅上凭空出现一个人,不过那人却浑身笼罩在一团黑雾之中,声音沙哑,听不出是男是女。
    “是,”那亡灵法师听到吩咐,立马恭身退出大殿,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向上看一眼。
    “看来要早做准备了。”亡灵法师退出,那坐在巨椅上的人修炼显露出身影,竟然是一女子,苗曼的身体,朱红的嘴唇,一头乌黑的头发直达腰际,是一个绝色的美女,唯一的缺陷就是他那一双冰冷的眼睛,使人望而生寒。
    傍晚十分,夕阳西下,晚霞布满半边天空,在落伽学院的教学楼房顶上,古欣月依偎在林风肩膀,欣赏着落日的风景。
    而在不远处,慕容雪落寞的身影孤单的站在窗边,眼睛看着教学楼顶那一双相互依偎的身影,心里莫名的隐隐心痛,低叹一声,伸手拉过窗门。
    “风,你说要是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那该多好啊。”古欣月依偎在林风肩膀,看着落日,幸福的说道。
    自从古明峰死后,小月没有一天过的舒坦,如今林风回来,小月顿时找到了归宿,一年多都没有这天的笑容多。
    “放心,我会一直守护着你的。”林风伸手揽了揽小月被风吹乱的秀发,温柔的说道。
    “恩,”小月听到林风如此说,心里暖暖的,依偎在林风怀里看着落日。
    “好一对不知廉耻的狗男女啊。”这时,一道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林风转过头来观看,正是那张孟站在身后,在张孟身旁还有一个高约一米八左右的男子,长长的头发遮住了脸上那可怖的疤痕,一双眼睛森冷无比,此时他正看着林风,一股气势从那人身上发出,直逼林风。
    “张孟,你想怎么样?”林风目光盯着张孟旁边的人。一股气势带着杀气抵抗着那人的气势,话却是说给张孟听的。
    “哼,你以为那件事这么容易就过了,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与我张孟对着干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张孟冷声喝道,他是来报仇了。
    “张孟,你竟然敢把学院外的人带进来,副院长知道了看你怎么解释。”小月此时见到那男子,明显不是本学院的人,所以娇声喝道。
    “副院长,哈哈哈,如果你想告诉副院长,那就去地狱与他说去吧。”张孟大笑,副院长刚刚死去,如今小月却拿副院长来压他,顿时让他觉得愚不可及。
    “你就是林风?”这时那个脸上有着疤痕的男子终于出声,声音虽然很轻,可是却能感觉到淡淡的杀气弥漫四周。
    “不错,我就是,”林风上前一步,把小月护在身后。
    “我还以为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原来还是个诌儿。给你个机会向我家公子道歉,今天就饶了你。”那疤脸男子冷笑道,同时手中出现一黑色魔法杖。
    “哼,”林风冷哼一声,对于那疤脸男子的话根本不放在心上,一股凌利的气势陡然升高,战意高昂。
    林风刚刚暗自估量了一下,那疤脸男子的修为估计就在魔导士,与自己相当,是个最佳对手,所以林风决定较量一番。
    “哈哈,好,既然你这么不识相,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那疤脸男子见林风不买帐,顿时大笑,一股寒冷的气息从其身上发出,天台上顿时被一股至寒之气所笼罩。
    “喝,”林风大喝一声,一股强大的杀气顿时弥漫周身,抵挡了那寒气侵扰,而后抬手一挥,一团红色云雾托起古欣月漂离天台,从四层高的天台落下,最后稳稳的落在地上。
    而那张孟见此,也从天台上慢慢退出。
    四周的空气都像是冻结一般,天台上的植物都已经结上了薄薄的冰霜,林风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团血色之中,强大的杀气致使那疤脸男子都为之一颤。
    “喝,”这时那疤脸男子终于动手,手中的魔法杖向虚空一划,一个直径约两米的圆形的绿圈出现在其身前,接着那疤脸难以手中魔法杖向前一推,绿圈中顿时飞出一只巨鳄,张开血盆大口咬向林风。
    巨鳄一出现,四周的温度更底,那时由水元素组成的巨鳄,自身携带寒属性。不过这也证明那疤脸男子的实力,竟然可以施展出化物,这证明其实力就不单单是魔导士这么简单了。
    “哼,”林风神识一动,鸿蒙剑在手,举剑斜劈,一道红色剑芒带着滚滚杀气只斩那巨鳄脖子。
    “轰,,”剑芒击在巨鳄脖子上,溅起阵阵火星,可是并没有想象中的巨鳄被斩,红色剑芒消失,而那巨鳄只是稍微停顿一下就冲了滚开。
    那疤脸男子嘴角露出一丝邪笑,眼神无情的看着林风。
    林风一惊,身体拔地而起,手中鸿蒙剑脱手而出,刺向巨鳄,而后召唤出混沌神甲,幻化出两对金色翅膀停顿在半空中。
    鸿蒙剑无坚不摧的利刃瞬间射入巨鳄口中,从其尾部射出,之后一转,回到林风手中。
    继而,那巨鳄只是停顿一瞬间,接着便爆炸开来,把天台中间炸出一个巨大的漏洞。
    “嘿嘿,没想到你还有点本事,不过这还不够看。”那疤脸男子冷笑,手中魔法杖高举。
    顿时,一股强大的吸力从那绿色的光圈中出现,林风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向着绿色光圈移去。
    林风顿时大惊,空中混沌神甲煽动翅膀,抵挡那股可怕的吸力。
    “哼,”见林风抵挡住吸力,那疤脸男子冷哼一声,从怀中拿出一把绿色的弯弓。
    此弓一出,风云变色,晴朗的天空顿时出现阵阵雷声,整个天空呼吸之间便暗了下来,落伽城中所有人都抬头看天,不知道为什么天空会突然暗了下来,而在落伽学院的胡云天则眉头紧皱,继而消失在原地。
    那疤脸男子手握弯弓,弯弓在其手中放大数倍,一把绿色的半米长的弓箭出现在手中。左手握弓,右手拉弦,随着弓弦被拉开,天空上射下一道道紫色闪电,汇集在弯弓上,一支紫色的利箭慢慢出现在弯弓之上。
    而此时林风看着那弯弓渐渐被拉满,但却无法做出对策,因为他现在正在尽力的抵抗那绿圈中的吸力,只要他一松懈,下一秒就会被吸入那光圈之中。所以现在根本无法顾及其它。
    “射日弓”胡云天这时突然出现在小月身旁,看到那把绿色弯弓顿时惊呼出声。
    “胡城主,快救救林风,”小月见到胡云天出现,立马焦急的求道。
    而胡云天也知道事态紧急,也不多说废话,继而消失。
    “喝,”此时那弯弓已经被拉成满月,一只紫色利箭指向林风,疤脸男子一松手,利箭脱离弓弦,带着丝丝雷电之力射向林风。
    见到射来的利剑,林风情急之下只得运用神识控制鸿蒙剑迎上那紫色利箭。
    “轰,”两者相遇,鸿蒙剑不再是无坚不摧,被那紫色利箭撞的斜飞出去,插在天台的一角,紫色利箭继续射向林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