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绝地兵王 > 第一百九十七章:一定找到你
    ?从越南回来之后,董舒倩没有再去上学,而是进了董氏集团,整天把自己闷在家里,看得沈一娜和董天行只是摇头苦叹,却知心病还须心药医,对这个宝贝女儿完全没有了办法。
    董舒倩一直在想,当初在越南看到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韩阅,她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初没有追上去,确定一下那个人的身份,她现在一闭上眼睛,就想到那个一脸坏笑的少年。
    刚才董天行让她一起出来吃饭,其实董舒倩是不想出来的,但是她也知道,这段时间她状态不佳,父母也是操碎了心,为了让董天行放心,她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跟他一起出来。
    刚下车,董舒倩就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左顾右盼之下,确定那视线来自身后,转头看去,正好和那双眸子四目相对,一看到那双眼睛,董舒倩的眼睛顿时花了,珠泪滴落。
    “倩倩,待会儿想吃什么尽管点,只要是你喜欢……”
    董舒倩总算是愿意出门了,这可是个好消息,董天行这段时间来,难得像今天这么高兴,他转过身正要对董舒倩说什么,但是刚说到一半,却说不出了,因为他发现董舒倩跑了。
    董舒倩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一边哭,一边往远处跑去,董天行一惊,他可不希望宝贝女儿出什么意外,一想到董舒倩这段时间受的苦,他就赶紧追了上去,一边大声呼喊。
    韩阅踩下油门,也不管旁边一台车刚刚冲过来,让奥迪车一个甩尾,就往后面跑去。
    在看到董舒倩的时候,他只是怀念,怀念之前的生活,但是韩阅并不知道,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对董舒倩,他绝对不是没有感觉的,否则他何必不敢相见,选择逃跑?
    车子汇入车流中,很快,韩阅就看不到后视镜里的董舒倩了,这让他松了口气,同时也是反应过来,刚才他靠的太近了,让董舒倩看到他,这对董舒倩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汇合的时间到了,韩阅往市政府的方向开去,很快他就看到,市政府门口停着一台黑色的奥迪,不远处的路边小公园里,万克等人正抽着烟等着他,有说有笑的,也不知道为何。
    “倩倩,怎么了?”董舒倩突然停了下来,这让董天行松了一口气,但是很快,他就发现情况跟他想的有些不一样,董舒倩停下来之后,居然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状若疯癫。
    董天行的手刚刚放在她的肩膀上,她就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一把拽住董天行的手腕,梨花带雨,用哀求的口气看向董天行:“爸爸,我看到他了,爸爸,刚才那辆车,是他!”
    “是……”董天行被董舒倩这一说,顿时有些云里雾里,刚想问她看到了谁,但是他马上就想过来了,这个世界上除了韩阅,没有第二个人会让董舒倩有这么大的反应,可怜。
    “那他现在呢?”董天行看向董舒倩所指的方向,却发现除了车流,什么都没有。
    董天行对自己发誓,要是再让他看到韩阅,一定把他揍一顿,打断了手脚丢进后备箱,然后到别墅里盖一间房子把他关起来,这小子,不知道是给他的宝贝女儿灌了什么**药,让向来眼高于顶的董舒倩如此神魂颠倒,为人父母,看着董舒倩这样子,心里隐隐作痛。
    “他走了,爸爸,他为什么要走,我知道他看到我了,我看到他了,肯定是他!”董舒倩看向后面,发现已经没有韩阅的踪影了,大声问道:“上次在越南,他也是就这样走了!”
    “在越南?”董天行听董舒倩这么一说,顿时愕然,董舒倩上次的确去了越南,本来是散心,但是回来之后就更加失魂落魄,为这事儿他还在愁呢,可是她现在说这又是什么意思?
    “上次在越南,我看到他坐船走了,我知道,他肯定看到我了!”董舒倩的泪水完全止不住,看着董天行:“爸爸,他就那么讨厌我吗?为什么已经看到我了,又不和我相见?”
    “倩倩,你是不是看错了,上个月他在越南,现在就来华夏了,而且,他可是通缉……”董天行还没继续说下去,就感觉到董舒倩眼神一冷,赶紧停下,他知道,他说错话了。
    这段时间来,他们也不止一次跟董舒倩提起过韩阅,但是一旦他们说韩阅是杀人犯,或者是通缉犯,董舒倩都会用一种冷冽的眼神看着他们,这让他和沈一娜再也不敢说那字。
    董天行也知道,韩阅是被冤枉的,身处高位,他知道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事情,但是为了让宝贝女儿彻底对韩阅死心,他强迫自己去接受这一现实,习惯成自然,韩阅就是通缉犯。
    “爸爸,帮我查那个车牌号,一定要找到他,我要亲自问他,他为什么要逃!”从董天行那通缉二字出口之后,董舒倩的眼泪总算止住了,也不管妆容花了,董舒倩站起身来。
    董天行心中纠结,但最后也只能选择妥协,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不答应的话,董舒倩肯定会很不高兴,甚至为了韩阅,董天行相信,他这个着了魔的女儿,会以自杀相威胁。
    ……
    夜幕降临,韩阅等人吃饱喝足后上了高速,一路上,韩阅一直闷闷不乐的,让万克等人都是忍不住想去问,只不过韩阅没说,他们也没有多嘴,要是韩阅想说的话,他会主动的。
    韩阅坐在副驾驶上,万克开着车,后座上坐着沉默寡言的西南,三人一路都没有说话。
    他很确定,刚才董舒倩发现他了,而且董舒倩还喜欢着他,或者说,喜欢已经升华为爱,他的离开,他变成杀了人的通缉逃犯,也没有改变这一点,而他的离开,又让她伤心了。
    长痛不如短痛,韩阅十分清楚,要是刚才他不选择离开,而是和董舒倩见面的话,那么一切都会崩坏,他们甚至连彼此之间隐隐的思念都会荡然无存,因为现在,他是杀人犯了。
    雇佣兵是很好的职业,至少很适合韩阅现在的情况,可是韩阅也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成为雇佣兵而感到光荣,恰恰相反,在前世见过了那么多的战争和生死之后,他不喜欢杀人了。
    无论是什么原因,什么理由,什么组织的允许,剥夺他人的生命都是罪恶,而他已经成为了罪恶,跟以前的那个韩阅再也不同,这让他更加无法配得上董舒倩,韩阅由衷地认为。
    韩阅以为,他能把董舒倩甩到脑后,但是就算刚才那几杯酒下肚,他也没办法把董舒倩从他的脑海中驱逐出去,刚才那一幕,就像烙铁一样,盖在了他的脑海中,无法被抹去。
    董舒倩伤心欲绝的哭泣,仿佛停不下来的落泪,这都让韩阅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因为他很清楚,要不是他的话,这一切不会发生,要不是他的出现,董舒倩绝对不会这么伤心。
    “妈的,真不是个东西!”韩阅心中暗骂了自己一声,找到林胥留下的信息的欣喜顿时荡然无存,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罪人,由自己审判,再由自己谴责,卑微而又懦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