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 烟锁几清秋 > 第七章
    ?
    回到延禧宫,宛兰在外殿略略定了定神。愉妃的病好不容易有了起色,她不能让愉妃发现任何的端倪。
    进了暖阁,瞧见愉妃闭着眼,手里握着一本没有翻开的书歪在躺椅上。走过去,宛兰轻声的说:“主子,奴婢回来了!”
    愉妃没有睁眼,也没有答应,就似睡着了一般。但宛兰知道她没有睡,因为她握书的那只手攥得是那样紧,以致于手背上的青筋都清晰可见。
    宛兰心内暗惊。自乾隆那日惩治了一批恶奴后,如今在延禧宫当差的奴才谁不敢小心翼翼,哪一个不是尽心尽力。那么,到底又是谁竟把这位主子气成了这样?
    小心的观察她的脸色,宛兰微微俯下身又禀道:“奴婢才见着皇上了。皇上听说您爱用那些栗子糕,高兴的都笑了!皇上还说,您若爱用什么只管差人去说,他叫御膳房做了送来!”
    愉妃却依然毫无反应。宛兰想了想,又试探的说:“皇上原是还要过来的,可是今早老佛爷身子儿有些不好,皇上不放心就先过去瞧了。皇上吩咐奴婢,说叫您只管好生养病,等得了空,一定过来瞧您。”
    怎想,愉妃听了索性拿起书盖在了脸上。
    见她这样,宛兰一时也不知怎样才好。就在这时,凤奴端着一碗茶从外面进来。
    “主子,您的茶煎好了!奴婢给您搁在茶几上。”凤奴搁下茶碗,转脸对宛兰呶了呶嘴。
    随着凤奴出了暖阁,两人走到外面的廊子下。
    瞧着四下无人,凤奴压低嗓音道:“主子这会子正生闷气呢,你快别再火上添油了!”
    “火上添油?”宛兰怔了怔,不解的问:“这话怎么说?”
    凤奴撇了撇嘴角,“你还不知道吧?刚才长春宫那位对你说的那些话,主子都听见了!”
    “啊!”宛兰不由得又是一怔。“怎么会?主子怎么会在那里?”
    “才也不知怎么的忽然心血来潮,说要亲自煎碗参汤给皇上送去。可是在茶房里巴巴的忙了一个多时辰呢!原是想悄悄的给皇上一个惊喜,谁知道竟那么不巧在巷子口听见了那些。”说到这,凤奴不放心的往屋内看了看,低着嗓子又道:“真是气得够呛哪!那碗参汤她半路上就砸了,回来之后就那样一直躺着,不说话也不让人侍候,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原来是这样!宛兰无奈的蹙起眉头叹了叹。的确是叫人不知怎么办才好!
    两人怔了半晌,却仍是一点儿主意也没有。
    “唉,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去准备晚膳吧!”凤奴说。
    宛兰点点头。无论怎么样,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等宛兰捧着晚膳从伙房里出来,已是黄昏。随着暮色的来临,寒意也渐渐的漫了开来。一路走来,宛兰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转到殿堂那儿,见那里面竟是一片乌黑。叫来殿内当值的丫头,一问,说是愉妃不让点灯。
    无奈,宛兰只得摸黑进去。掌了灯,见着愉妃睁着眼望着顶上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主子,该用膳了!”
    “先搁那儿吧!”愉妃喑哑的说。
    宛兰暗暗摇头,心内也是一阵沮丧。搁下饭菜,她抱了一床夹被过来盖在愉妃身上。“好不容易才好的身子儿怎禁得您这样糟蹋呢?”说着,她在愉妃的身边半蹲了下来。“奴婢不是要哄你高兴,奴婢看得出其实皇上的心里果真还是有您的。若不然今儿个就不会搁着未批的折子,急急的便要到这儿来瞧您。至于那些闲言碎语不听也罢,您自个儿要想开些才是。有句话不是说了吗?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日子还长着呢,您若有心还怕什么事办不成呢?”
    “话虽说得中肯,可是有些事你不明白!”愉妃幽幽的叹道:“我不是怕那些杂碎的话,我是怕……唉,咱皇上的心就如天上的云,任是谁都捉摸不透的。我是——有心无力呀!”
    “怎么会呢?”宛兰不禁叫了起来:“奴婢瞧着您比云妃娘娘要好上一百倍呢!您这么美,这么温柔,那云妃娘娘怎么能……”正说着,忽见凤奴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冲着她们便嚷:“主子,主子,皇……皇上……来了!”
    “什么?真的?”愉妃猛的从躺椅上坐起来。
    凤奴使劲的点点头。“是真的!才养心殿的卜公公过来传话,说皇上这会子正在往延禧宫的路上,叫您准备接驾呢!”
    “啊!”愉妃又惊又喜,起身急急往梳妆台那儿去,“宛兰,快快来帮我梳头……不不,还是先换衣裳……唉,还是先梳头……”一时间,她慌得团团转,不知做什么才好。
    宛兰失笑的说:“主子,您别急,还是先坐下来……”
    “啰嗦个什么!”愉妃靠近镜子,打断宛兰的话,“还不快帮我梳头!”一抬眼却看见镜子里一张失神的脸,不由的一愣。
    宛兰讶异的看着她。“怎么了?”
    “我……我……”她嗫嗫嚅嚅的,忽然跌坐下去捂着脸嘤嘤哭了起来。
    这让宛兰大吃一惊,忙拿起她的帕子递过去,柔声提醒道:“好端端的,您这是怎么了?皇上可就要来了呢!快擦擦,若叫皇上瞧见还不定怎么心疼呢!”
    愉妃点点头,接过帕子擦干了泪痕,抬起头感激的看了宛兰一眼:“唉,瞧我这乱七八糟的,真是多亏了有你。快,给我梳理梳理。还有这件衣裳,会不会太素了,要不要换一件……”
    “别换了,你穿什么都好看!”随着一个温润的声音,那乾隆爷一掀帘子施施然走了进来。
    宛兰忙垂首跪下。
    那愉妃也急急迎上去福身行礼,“臣妾给万岁爷请安,万岁爷……”说着,才忍住的眼泪忍不住又答答的落了下来。
    乾隆呵呵笑了起来。“你这是做什么?今儿个好不容易才晴的天,你这儿却又下雨了!早知道这样,朕该打把伞来才是!”
    “万岁爷……”愉妃“扑哧”一笑,噙着泪娇嗔道:“奴婢还以为您再也不来了呢!”
    “谁说的?”乾隆故意板起脸问:“朕早上才吩咐你的那个丫头——”说着转过脸,一对炯炯迫人的眼睛直视宛兰,“你是怎么当差的,难道你没把朕的话说给你主子听么?”
    见两位主子说话,宛兰正欲悄然退出阁子,忽听乾隆问到她,忙又顿住脚步,正要回答,那愉妃已一把捉住乾隆的手,急急代她解释道:“不怨她。都是臣妾不好!是臣妾想左了!臣妾不该不相信万岁爷!求万岁爷宽恕!”说着,便要跪下去。
    乾隆一把拉住她,搂着她的肩膀,哈哈大笑了起来。“瞧把你急的!好好好,你说不怨就不怨!朕这一路过来也有些嘴渴了,快点上杯茶水来吧!”
    宛兰在旁边忙垂首答着:“是,奴婢这就送来!”
    乾隆看着她匆匆忙忙的跑出去,不自觉得笑了笑。
    “万岁爷到炕上坐。”耳边听那愉妃轻轻的说道。
    乾隆点点头,转身上了炕。愉妃又拿过一个大迎枕垫在他的身后让他舒适的歪着,自已则在他的旁边半跪着坐了下来。
    “听说老佛爷身子儿有些不好?”愉妃轻轻的拿捏着乾隆的腿,一面柔声的问。
    “嗯!着了一点凉,已经不碍事了!”乾隆微闭上眼,慵懒的说:“朕一从老佛爷那儿出来便到你这儿来了,折腾了一下午,真有些乏了。嗯,你这样揉着真舒服……”
    “既舒服您就多歇会儿!”愉妃小心的看了看乾隆的脸色,轻声的又道:“其实,臣妾已好久没见着老佛爷和皇后娘娘了!如今臣妾的身子儿已大好了,所以臣妾想从明儿个起每日都往慈宁宫给老佛爷请安去,还有皇后娘娘,臣妾的心里一直都惦记的很。”
    乾隆仍闭着眼,什么也不说,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愉妃咬了咬唇,又问:“乾隆既是直接来臣妾这儿,想是一定还没用晚膳吧?不如……”
    “朕吃不下!”乾隆睁开眼,微笑道:“你别管朕,朕先歇一会儿,呆会儿回那边用!”
    愉妃的脸色一下子黯了下来。可是却也不敢多说,只是低下头一下一下认真的揉捏着那双腿,心里极是委屈。就在这时,帘子外传来了一阵匆促的脚步声。
    愉妃转脸去看,看见宛兰正托着个大木盘进来,一进屋便对着她示意的点了点头。愉妃一下子明白她的用意。只见宛兰走到炕几旁,放下托盘,端起茶杯搁在乾隆面前,“这是才煎好的碧螺春,皇上您请用!”说着又转过身,将木盘内的小碗儿小碟儿一样一样的拿出来摆在炕几上。
    “这些小菜是主子才亲手做的,原以为您不来,正差奴婢往您那儿送呢。这是清炒芦笋,这是鱼香茄子,熘豆芽,腐竹蘑菇,这是蜇皮鸡片。主子说皇上累了一天,想必是没什么胃口用膳,这些开胃小菜或许受用。皇上您尝尝……”
    瞧着眼前这一桌子的小菜,样样颜色鲜亮,娇嫩欲滴,乾隆不由得笑了起来。“看着似是不错!丫头,别只顾着报菜名,先给朕拿双箸子呀!”
    宛兰微红了脸,忙拿了箸子递过去。
    乾隆伸箸这样尝尝,那样尝尝,不觉得胃口大开。“呃,果然是受用,愉妃呀,你的手艺真是大有进展啊——呃,不错不错——若再有碗小米粥来配那就更好了!”
    “有有有!”宛兰在一旁急急接口道:“主子熬了一下午呢!奴婢这就去拿来!”说着,转身又跑了出去。
    乾隆不禁一笑,转脸对愉妃说:“身子儿不好还弄这些,真是难为你了!”
    “有什么难为不难为的,”愉妃捏起帕子给他擦了擦嘴角,极尽柔情。“只要您能喜欢,臣妾做什么都高兴。”
    乾隆拍拍她的手,抬眼瞧见宛兰果然捧着一盘大盅小米粥进来,呵呵一笑,“看来你们这儿备得还真是齐全啊!”
    见乾隆吃得高兴,愉妃靠近了些,红着脸小声道:“外面天晚了,又冷,万岁爷今晚不如……不如……”
    趁着这当儿,宛兰悄悄收了托盘退了出来。走到院子里,宛兰长长吐了一口气。
    “怎样,皇上还满意么?”凤奴小声的问。
    “呃。幸亏刚才备了那些东西!”听着里面传来的一阵阵笑声,宛兰不禁也抿嘴笑了起来。“看来这一时半会儿皇上是不会走了!”
    如宛兰所料,这晚乾隆果然在延禧宫逗留了很久。出来时,已是更深人静。宛兰侍候着他到院门口,抬眼瞧见几盏宫灯过来,知道那是养心殿的人来接他,便停住脚步福身道:“奴婢恭送皇上!”
    乾隆也不看她,抬步跨出了院子,嘴里却淡淡的说道:“先别急着回去,再陪朕走走!”
    宛兰怔了怔。虽不知这“走走”是什么意思,却仍是恭恭敬敬的答了声“是”,跟在乾隆身后出了延禧宫。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