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 烟锁几清秋 > 第八章
    ?
    幽深的长巷里,乾隆正悠闲的踱着步子。虽然走了这么久他一言未发,但看得出他的心情是不错的。
    天很清,难得还有几颗星,细细小小的就似笑开来眯缝的眼睛。只是,夜色虽美,却绝不是“走走”的好天气。到底还是严冬季候,巷子里的风冷嗖嗖的,就象是冰刀子,冻得前面掌灯的太监也噤不住打了个喷嚏。
    也难怪他们了,乾隆进去那么久,他们一直在外头候着,不冻着才怪。不过也活该他们受这份罪,想当初延禧宫也不知遭了他们多少白眼。想到这,宛兰不禁有些幸灾乐祸。也不知道宫里的那位主子现在在做什么?一定是在愉快的微笑吧!盼了这么久,今儿个总算是如愿以偿了。唉,但愿这样高兴的事儿天天都有,但愿一切都慢慢好起来……
    “在想什么呢,看你笑眯眯的,想必是件高兴的事儿。”忽听有人问,宛兰猛抬起头,只见前面的乾隆不知何时已转过身来,那对似能洞悉一切的眼睛正含笑的注视着她。
    黑暗里,宛兰的脸微微红了红,忙掩饰的说:“噢,奴婢想天色这样好,明儿个应该又是一个大晴天!”
    “天色虽不错,可是,”乾隆摇摇头,笑:“你想的却不是这个。怎么,不愿意说给朕听么?”
    “啊……奴……奴婢怎么敢呢?”宛兰咬了咬唇,垂下头沉吟片刻,才轻声的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奴婢只是觉得心里欢喜。”
    “哦?”乾隆眉头一扬,好奇的说:“那你欢喜什么?”
    “这个——奴婢也说不上。”宛兰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只是一想到才愉主子开心的样子,奴婢心里就忍不住也跟着欢喜起来。”
    乾隆看了看她,哼笑一声,然后转过身慢慢又往前踱去。前方是被夜幕笼罩的御花园,他定定的注视着,有些不以为然的说:“这话还真有些叫人不明白了。照你这么说,难道素日里你主子都是不开心的么?”说着,他抬头看看天色,又问:“不开心什么?朕想不出她还有什么不如意的事儿。”
    宛兰抬眼看了看他的背影,又垂下头去,低低道:“主子的心思奴婢自然是猜不透的。奴婢只知道,之前您来这儿都是坐一会儿就走了,每次您走后,愉主子都哭了好久。可是今天您没走,还留下来与愉主子说了那久的话,才送您出来时,奴婢瞧见愉主子眼睛亮亮的,笑靥红红的,真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看。”
    乾隆原是静静听着,当听见她说到“说了那么久的话”时,不禁失笑了。
    “那你呢?”他转脸看了宛兰一眼,笑道:“朕这会子不是也与你说了许久的话,你那心里也是开心的么?”
    因不曾料乾隆会拿她说笑,所以一时间她竟没听出那些话里的意味,只是觉得这话叫人难答,答“是”不免显得假了,若答“不是”又怕惹乾隆不高兴,闷闷想了半天,才嗫嗫嚅嚅的答道:“这……这不能比!唉,奴婢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总之不是您说的那样。”
    乾隆忍住笑,追问说:“那是哪样?”
    “就是……就是……”宛兰原本就不善言辞,这会子被乾隆这么一逼就越发的混乱起来。“就是……奴婢不过是个丫头……可是愉主子是您的……”
    她忽然顿住了,抬起头看看乾隆,又蹙眉想了想,然后眼睛猛的一亮,一张小脸瞬间涨得通红。“唉呀!真是,您可是皇上啊!怎么……怎的与奴婢开这样的玩笑?”
    “皇上又怎样,皇上难道就开不得玩笑吗?况且朕也没说什么,你怎的就偏认定朕说得不对呢?”乾隆笑呵呵的说,折身出了巷子,往长廊上走去。
    宛兰低垂着头跟在他的身后侧,又羞又燥,又听乾隆这样说,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反正您是皇上,怎么说都有理!”
    只顾着嘴里说话,没留神脚下被台阶绊了一下,身体一下子失了重心,直往前扑去。眼看着就要撞向地面,忽然间一只胳膊伸过来将她拦住又拉了起来。
    “怎么也不小心些!”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宛兰余悸未消的抬起眼,迎面便触到了一对亮晶晶的略带着笑意的眼睛。脸上一阵燥热,她慌不迭地的垂下眼帘呐呐道:“奴婢真是失礼了,只顾着说话,忘了看路了!”一闪眼,忽然看见自已的两只手不知怎么的竟紧紧的攥着乾隆的袖子,只觉的脑子里“轰”的一声响,如同被火烧着似的,她猛然撒手。可是,她很快发觉还有什么不对劲,低头一瞧,乾隆的手竟然正……正搅在她的腰上。
    一瞬间,她的脑子里的血直往上涌。
    她身子儿一下子僵直了起来,顿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还未等她回过神来,乾隆爷轻笑一声,放开了她,一面半玩笑的说道:“不知道朕这算不算是英雄救美?不过,毛毛燥燥的,这可一点儿不象你!”
    宛兰低垂着头,早已又羞又燥得说不出话来。
    那乾隆爷见她这样,越发笑得不可遏止。“你这幅模样,倒象是朕才做错了。早知道才就让你跌下去,看你还别不别扭?不过,这个人情你算是欠下了,将来朕说不准可要叫你还的哦!”
    “谢皇上!”宛兰红着脸的说,声音低若如蚊虫:“不管做什么,皇上尽管吩咐就是,纵使累死累活奴婢也绝不敢有半点懈怠!”
    “累死累活?”乾隆再一次失笑了。“你以为朕要叫你做什么?哈哈哈……放心,朕不会拿你的小命说事的!”
    看着乾隆走到前面去,宛兰暗暗吐了一口气。就在这时,远远的地方时断时续的传来守夜太监敲梆子,“小——心——火——烛”的吆喝声,不觉得已出来两个时辰了。真不知前面那位爷到底还要“走走”到什么时候?
    宛兰无奈的咬了咬唇,拔腿忙跟了上去。沿着长长的回廊,乾隆直往养心殿的方向去。这一路,乾隆竟再没说话。一直到养心殿外,乾隆站住了脚步,转过头来。
    “今晚真是难为你了!”他淡淡道:“挖空心思做了那么些小菜,朕,进得很受用!只是下次给朕煎茶时用的水,记得要用清晨的露水才好。”
    “啊!”宛兰一下子怔住了。“您……您怎么知道……”
    “别把朕傻子!”乾隆瞪了她一眼,正色道:“朕当时不说,是不想让愉妃难堪,只是这样的事切不可再做了,君不可欺,你明白了吗?”
    宛兰吓得忙跪下去,“是!奴婢记住了。奴婢真是该死,奴婢今后再也不敢了……”
    乾隆点点头,面色渐渐又温柔了起来。“起来吧,朕相信你!”说着,抬手唤来一旁随侍的太监,“送这个丫头回延禧宫!”言罢,转身就往殿内去。
    宛兰随着那位太监往回走,心里头仍在突突跳着。想想“君不可欺”这四个字,又想想刚才那一路上的说笑,还有自已差点跌的“那一跤”,再想着刚才乾隆面色阴沉的样子,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回到延禧宫,愉妃还没睡,正歪在大迎枕上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见宛兰进来,略抬了抬眼,心不在焉的问:“到哪儿去了?去了这么久。”
    “哦!才送皇上出去了!”
    愉妃疑惑的看了看她。“送了这么久?”
    “嗯!路上皇上又问了奴婢一些话,所以耽搁了。”宛兰走到床边,一面铺床,一面小声答道。
    “哦?那皇上都问了什么?”
    宛兰微微的顿了顿。“自然是问主子您的事儿。问您这两日还有没有头疼的毛病?每日里过得开心不开心?膳进得香不香?唉,可多了!奴婢都有些记不住了!”说完,她的脸却莫名其妙的红了。不知为什么,她忽然觉得刚才那些事有些难以启齿。
    虽然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但,真的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