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 烟锁几清秋 > 第十三章
    ?
    宛兰瞪大着眼睛,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让她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他说他想她?
    他想她?!
    可……可……这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会想她?怎么可能会想她呢?
    她眨眨眼睛,可是脑子里却是空茫茫的一片。
    不知过了多久,圈在她身上的手松开了,然后她的下巴被轻轻的托了起来。
    她被动的抬起眼,一对深黝黝的眼睛,闪烁着光彩的眼睛,正在她的眼前温柔而专注的注视着她!
    噢,天!怎能离得这样的近?以致于她能感受得到他温热的呼吸,以致于她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已,一脸的错愕,一脸的痴傻!
    她的脸不由的红了起来,忙闪开视线别过脸去。可是很快,那只手又将她的脸捉了回来。他伸出食指,在她的眉上,鼻梁旁,唇际间细细勾勒着,一遍又一遍,轻轻的,温柔的叫人晕眩。
    “两道眉。一个鼻,一张嘴。真是奇怪呀!”他忽然喃喃道。
    这又是什么意思?宛兰不解的蹙起眉。
    那位爷看了她一眼,疑惑的说:“你说奇怪不奇怪!除了这些,我在你脸上没有发现别的东西!”
    “这……这有什么不对么?”宛兰不自觉的抚了抚脸庞,纳闷的问。
    “当然不对了!”他生气的叫了起来。“把爷害得跟丢了魂似的,总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吧?喂,你到底藏了什么呢?”
    说着,他象搓泥巴似的,用力的揉了揉将她的脸。
    “您这是做什么呀?”宛兰红着脸一把推开他,正要跑开,却被他又抓了回来。
    “不许跑。”他不由分说的捉着她的两只手,神气活现的说:“从今儿起,你就是五爷我——嗯,不是不是。从今儿起,你就是我弘昼的人了。今后见了我,不许跑,更不许躲,当然,最最重要的,就是从今儿起,你得每日想着我。”
    这是什么话?她什么时候卖给他了?“可……可奴婢……”
    “还有,”他一下子打断她的话。“不许在我面前自称奴婢。”
    “可是奴婢……”
    这次,话未说完,她的脸颊便被他重重拧了一下。“还有,算是惩戒,可以让你长长记性。”
    宛兰一面抚着脸颊,一面忍不住生气的瞪着他。“您这又在胡闹什么呀?奴婢明明是愉主子的人,什么时候又变成您的了?还有,不称奴婢那叫什么,难道您想叫奴婢被人责罚不成?”
    和亲王弘昼晃晃脑袋,又恢复了他一贯的嬉笑。“那我可管不着了。你自个儿想办法吧!”
    宛兰愤愤的瞪了他一眼:“奴婢没办法!”
    话一说完,颊上又被拧了一下。
    宛兰气得直跺脚。就在这时,一个小太监从外面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竟是春卷儿。
    “爷,爷,有人来了。”
    “来了就来了!你鬼吼什么呀!”弘昼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
    春卷儿被骂得不由得噤了口,可是心里偏又急得不行,于是他大着胆子嗫嗫嚅嚅的道:“可……可是,您在这儿,宛兰姑娘也在这儿,这……这……这不是成了……”
    “成了什么?”弘昼挑了挑眉头,反问道:“爷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怕那些人作甚?”
    “您不怕,我们这些做奴才的怕。”从一进到这个花架里,宛兰的心便没有一刻是安稳的。如今又听春卷儿这样说,她更是惊惶了起来。“求您了,快走吧!上次的麻烦奴婢还没了呢,求您别再节外生枝了。”
    弘昼怔了怔,忙湊过来问:“什么麻烦?”
    听着他这样问,宛兰忽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瘟神,真真是个瘟神啊!
    容不得她多想,冲着春卷儿使了使眼色,她一面推着他往外走,一面敷衍道:“下次再告诉您!您快些走吧!”
    “哦!”他点点头,“那明儿个我再来找你!”
    噢,天!宛兰的脑子一下子大了起来。“唉,春卷儿,你快送王爷出去!”
    “等等!”那个瘟神忽然返身又走到了宛兰的面前。“口说无凭,总该留点什么记号才好,免得到时你不认账。”他的目光在宛兰脸上游移着,嘴里自顾自的说道。
    宛兰不解,正要开口问,忽觉得眼前一黑,“叭”,她的左脸颊上发出了清脆的一声响。
    “好了,就记在这里了!”
    宛兰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只手抚着脸,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春卷儿的眼睛也是瞪得大大的,一只手指着宛兰,结结巴巴的说:“爷,您……您……您把她的脸亲……亲红了!”
    “你懂什么?没红就不做数了!”说着,他冲着宛兰嘻嘻一笑,“我走了!明儿再见!”
    怔怔的看着那主仆二人消失在前面的月洞门,宛兰也迷迷糊糊的也往外走去。耳边是风儿摩挲树叶的声音,有好一会儿,她无法静下心来细想刚才发生的一切。
    是啊,今儿个到底是怎么了?
    从不曾被人那样的拥在怀里,也从不曾想到有人会对自已说那样的话,更不曾……长长的叹了叹,宛兰闭上眼,只觉得脑子里就象是有千万只蝴蝶在飞舞,绚丽一片,却也乱成了一片。
    忽然间,不知何处传来一阵轻笑声。
    宛兰猛的回过神,忙循声望去。这一看,她的一颗心忽忽的沉了下去。
    她最害怕的,也最不愿意见到的人——云妃就坐在池塘边的那个长廊下,正一边往池子里投鱼食,一边与身旁的丫头说笑。
    此时避是绝不能的,唯有硬着头皮过去。
    “奴婢给云妃娘娘请安,娘娘吉祥!”宛兰福下身行礼。
    “起来吧!”云妃转眼看了看她,似是不经心的问道:“你不在宫里侍候你主子,跑这儿来做什么?”
    宛兰咬了咬唇,嗫嚅道:“因为……因为才听人说,太后娘娘在这儿,要传奴婢过来问话,所以……”
    云妃“哦”了一声,又问:“那太后娘娘找你问什么?”
    “回娘娘,奴婢没有见着太后娘娘。”
    云妃将手里鱼食全丢进了池子里,然后拍了拍手,扶着那个丫头的胳膊站了起来。“这话可真让人不懂了。既然老佛爷传你,你怎么又没见着她老人家呢?”
    “奴婢也不知道。奴婢来这儿时,一个人也没瞧见。奴婢也纳闷呢!”
    云妃冷眼看了看她,“一个人也没见着么?”
    宛兰低垂着头答道:“正是。”
    心里正奇怪着云妃为何这样问,忽听云妃重重哼了一声。“好个大胆的丫头,先是拿救人的事哄骗大家,如今又拿着老佛爷当幌子来哄骗我,你当真是无法无天了么?”
    宛兰蓦的瞪大眼睛,身上一阵发冷。“原来她真的什么都知道。那么,她想要做什么?要说出来么……”
    “奴婢不敢!求娘娘恕罪!”她猛的伏下身去,浑身止不住的颤了起来。
    云妃一声冷笑,缓缓走过来,咄咄的又问:“说,刚才那里面还有谁?你们在那里面都做了什么?”
    听着这样的问话,宛兰的脸越发变得煞白了。做……做什么?她以为她在里面做什么?她的嘴唇哆嗦着,却怎么也发不出半点声音。那一刻间,她忽然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可是,她有什么好辩的呢?虽然那一切都是那样的莫名其妙,可是她却接受了不是吗?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她有什么不甘心?
    无奈的叹了叹,她闭上了唇。
    可就在这时,那一旁的云妃却忽然笑了起来。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