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 烟锁几清秋 > 第十七章
    ?
    愉妃死了!
    愉妃死了!!
    黑暗中,她跪在愉妃的榻前。榻上的愉妃静静的躺在那儿,头发凌乱,双眼紧闭,那张美丽的脸庞象纸一样的苍白。
    噢,是她害死了她!是她害死了她!她是罪人,她是恶奴,她该死啊!
    捧着脸,宛兰低低的哭了起来。
    “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呢?你若告诉我,我也就不会受这苦了!”房间里忽然响起了愉妃的声音。
    宛兰一怔,忙放下手,却见榻上愉妃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
    “你跟了我那么久,我的苦,我的心事你也都知道。如今好不容易熬出了头,我也好不容易有了皇上的骨肉,可是你却又把这一切都拿走了!宛兰啊宛兰,你为什么要这样待我呢?我那样信任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呢?为什么要害我的孩儿呢?”房间里飘荡着愉妃幽怨的声音。
    宛兰不禁毛骨悚然。“不!不是奴婢!奴婢从来都没想过要害您,真的,奴婢没有骗您!”她哆嗦着,一面想要起身逃离这里。可是一抬腿,却发觉两条腿也不知怎么的湿漉漉的。下意识的用手摸,又粘又滑,靠近了一看,她的呼吸猛的滞住了——血,她的裤子上满是血。那些血如水似的顺着裤管流下去,然后滴滴答答的落到了地面!
    她只觉得喉咙一阵发紧!就在这时,榻上躺着的愉妃忽然伸过手捉住她的,捏得那样狠,那样紧,她疼得叫了起来!
    “主子……主子……”
    “宛兰,宛兰!”忽然有人在轻轻拍她的脸颊。
    宛兰蓦的睁开眼,迎面便看见凤奴的脸,原来人已是在自已的屋内。
    “你醒了?”凤奴轻声的问,捏着帕子拭了拭她额上的冷汗。“你呀,平日里活蹦乱跳的一副机灵样,怎么说昏就昏过去了?偏又是在那时候,真把大家吓了一跳。”
    哦,是了!她无奈的叹了叹,从炕上坐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见那么多血,我就头晕。”
    凤奴白了她一眼。“真是没用!”递给她一杯水,随口又问:“才听你胡喊乱叫的,梦到什么了?”
    梦到什么了?那个梦……宛兰猛的抓住凤奴问:“主子……主子死……死了么?”
    “呸呸呸!乌鸦嘴!”凤奴狠狠的敲了一下她的头。“哪有这样的奴才一心咒着主子死的!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听凤奴这么说,宛兰不由的松了一口气。“那主子……!”
    “这会子正歇着呢!唉,疼了一夜,亏得最后没事。只是可惜了,是个小阿哥!”
    宛兰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什……什么?”
    “愉主子腹中的孩子没了,是个小阿哥,都已经成形了呢!”凤奴惋惜的叹了叹。
    “啊!”宛兰怔住了。猛然想起刚才那个梦境,冷不丁打了个哆嗦。
    “我要出去侍候主子了!你先歇着吧!”凤奴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噢,对了!皇上才差人过来说,若是你醒了,让你过去有话要问你!”说完,掀了帘子出去。
    宛兰呆呆的坐在那儿,脑子里乱糟糟的,有半天定不下神来。
    “云妃!一定是云妃!可恨自已这样傻,居然没有引起警觉。可是,她既然把这事交给自已,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难道是她不相信自已么?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头疼欲裂!宛兰揉了揉额角,挪下炕来。想来,皇上这会子一定是气得要命,也难过的要命吧……
    正想着,刚落地的那只脚猛的传来一阵剧痛,疼得她低哼一声又跌坐下去。抬起来脱了袜子一看,不禁吓了一大跳——整个脚面跟个发酵的馒头似的,都浮肿起来了。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揉,一不小心却打到炕沿,又是一种疼。翻过手来看,只见掌际擦破了一块皮,刚才那一碰,又渗出血水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个伤口,她的喉咙里哽起了一个硬块,忽然好想大哭一场。
    可是,不过是跌了一跤,有什么好哭的呢?她使劲的咽了咽,却听“叭嗒”一声,一颗泪珠砸在了手背上。噢,她真的真的难过极了!她真是恨死自已了!她真是恨死这个地方了!让她离开这里吧!让她回家去吧!噢,宛如……宛如……
    她哽咽着把脸擦净。在这宫里头,别说是流眼泪,就是板着脸也是绝对不行的。这是规矩,任何奴才都不能触犯。她拉下袖子遮住伤口,然后将袜子穿好套上鞋子,顺手理了理头发,然后站起身来。
    一瘸一瘸的走出屋子,满院耀眼的阳光,不知名鸟儿的鸣叫,美丽的花儿,澄清的天空,棉絮般的白云……一切仍是这样美好,却怎么会有那么多令人不寒而栗的事呢?
    一路出来,发现多了不少新面孔。扫院子的宫女,外头守门的太监,还有檐下齐齐站成一溜的当值太监,原本冷清的延禧宫忽然变得热闹起来!不,不能说是热闹,这样的架式,这样的慎重其事,只能说是变得森严起来!
    凤奴正在殿外的滴水檐下埋头煎药。她慢慢的走了过去。“凤奴,主子怎么样了?”
    凤奴忙把食指放在唇边,“嘘,小声点儿。好不容易才睡着呢!你先别进去了,免得吵醒了她,又是一顿伤心!”
    “嗯,这是怎么回事?忽然来了这么多人,那原来的那些人呢?”宛兰看了看四周,小声的问。
    “还是昨晚的事闹的!”凤奴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说:“你不知道吧,有人想要害咱们主子呢!如今这宫里头啊,除了我们两个,其他的都被皇上调走了,也不知调哪去了!那边那几个,”往旁边使了使眼色,凤奴接着说:“全都是从圆明园那儿过来的,听说个个都是有身手的呢!”
    宛兰茫然的看着那些人,嘴唇动了动,却不知要说什么。
    凤奴忽然湊了过来,悄声说:“还有啊,今儿个天没亮的时候,云妃娘娘不知怎么的,忽然被侍卫们捉走了,听说是关到宗人府去了!”
    宛兰猛的一震。
    “我猜应该是与昨晚的事有关!因为昨儿个下半夜我也被内务府那边的人叫去查问了半天呢!他们问我曾给主子用过什么?又问过我有没有见过陌生的人,还有主子用的奶子是哪来的?唉,乱七八糟的一大堆,把我吓得半死。亏得昨日都是你在忙……”凤奴忽然意识到什么猛的住了口,对着宛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瞧我都说了什么!真是对不起,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宛兰轻轻一笑。“有什么对不起的!昨儿个的那些的确都是我料理的嘛!”
    “宛兰……”
    “傻瓜!你是怎么样的人我怎么会不清楚?不说了,你不是说皇上要找我问话,我得赶紧去!”
    “嗯,那你小心点!”凤奴诚恳的说。
    点点头,宛兰转身往外走。
    “咦,你的脚怎么了?”凤奴在身后问。
    “昨儿个崴到了!我走了!”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