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 烟锁几清秋 > 第二十三章
    ?
    “如果,”弘昼看着她,有些迟疑的问:“把你留下来不去江南了,你会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这自然是主子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呗!只是,”宛兰不由的蹙起眉头,疑惑的问:“这是为什么呀?”
    “因为……”
    看着弘昼欲言又止,宛兰越发的不安了。“到底是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么?”
    “因为”,弘昼盯着她,“你若去了,就要有好些日子都见不着我了!”
    宛兰有些气结。这位爷的脾性什么时候才能改呢?
    “真是,一惊一乍的,还以为是什么天大的事呢,吓了我一大跳!”捂着胸口,宛兰狠狠瞪了他一眼。
    原以为这位爷定又要得意的哈哈大笑或是呲牙瞪眼一番,谁想,他却认真的,诚挚的接着说下去:“我不是与你玩笑,我是认真的,再也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了。所以……”说到这,他忽然顿住。一对深幽幽的眸子深深的凝视着她,“所以我想,在这之前,得先把你讨了来!”
    宛兰猛的瞪大了眼睛,她愕然的、结结巴巴的说:“你……你说什么?”
    “我——喜欢你,所以我想要你时时都和我在一处,就是这样!”弘昼缓缓的说。
    宛兰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她的嘴唇又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实际上,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脑子里乱糟糟的,她实在是有些无法思考!
    他说要讨她!他说要和她在一处!可是……
    可是什么呢?噢,她不知道!她不知道!
    有些失措的,她避开了他那笃定且炽热的目光,“真是,总是没半句正经话!”她强作自然的笑了笑,“我不与你胡扯了,宫里头还有好些事正等着我呢!”
    “兰儿!”弘昼一把捉住她的胳膊,“你那么聪明,你应该知道我不是在哄你。我来,只是要你一句话,愿意,还是——不愿意?”
    宛兰盯着他的眼睛,呼吸有些急促起来。“我……我……”
    “我先问你,”弘昼很快的说:“还记得我掉进池子里的那件事么?我知道那时候你心里是极烦我的,可碍于我的身份却又不得不勉强敷衍我,是这样吗?”
    宛兰茫然的点了点头。可是,他为何忽然提到这个?
    “那么如今,如今你还是这样么?”
    “不,我没有!”宛兰忙摇摇头。
    “那是怎样?我想,你是开心的,对吗?”
    宛兰垂下眼帘,轻轻的点了点头。
    “最后一句,”他的声音深沉而温柔。“在你伤心难过的时候,是不是会想起我?”
    宛兰一震,有些昏乱的咬住了唇。该要怎样答呢?该要怎样答他才好呢?
    “是吗?”一只手伸过来轻轻的托起她的下巴,“希望我在你身边,希望我能陪着你,是这样吗?”
    是这样吗?宛兰摇摇头想否认,可是眼睛里却有一股热流无可抑制的涌了上来。噢,是的是的!他说对了,她是那样喜欢与他在一起,听他的笑话,看他的笑靥;难过无助的时候,总是想到他,总是那样期待他的到来,是这样的,真真是这样的!可是……
    她一下子被他拥进了怀里,紧紧的,紧得她有些透不过气来。转开脸,她把头靠在了他的胸口,就在这时,她听到里头有一个诚挚的声音砰然作响:“好了,从此以后,就把一切都放心的交给我吧!”
    眼泪顺着她的脸庞悄然的滑了下来。放心的!有什么不放心呢?可是……她闭了闭眼,努力的想要捉住心底里某种象烟雾般游移不定的情绪,但,最后她还是放弃了,面对这样一个温暖而坚实的怀抱,她还能再奢求什么呢?
    “我这就找皇后娘娘说去!皇后娘娘是最贤德不过的人,我相信她会答应的。”
    “不要!”她下意识的喊了一声,抬眼见弘昼一脸的不解,不知怎么的,忽然感到有些心虚。
    “后儿个就要去了,各宫都忙得团团转,你这会子突然跑去说这个,叫人心里会怎么想呢?”她低声的、含蓄的说:“而且,愉妃娘娘的身子儿才好些,素来又都是我侍候着,我怎么能这么说走就走?还是过些日子再说吧!我又不是一去不回来……”话未说完,弘昼便一把掩住了她的口:“这是自然的,敢不回来的话,爷就叫人拆了你家的院子。”
    宛兰扯下他的手,呸了一声:“是啊是啊,我哪敢哪?”说着,她转身就要走。
    “上哪儿去?”
    “五王爷,”宛兰故意一字一字的说道:“奴婢还得回宫当差呢!”
    “可我还有话没说呢!”
    这个瘟神!瞪了他一眼,宛兰毫不客气的应道:“可奴婢说什么也得走了!”
    弘昼一把拉住了她。“最后一句,就一句。”
    “什么?”
    “我想……”这瘟神的眼珠子乱转。“我想亲一下你的脸蛋,就是前次做了记号的那个地方。”
    哦,真要命!宛兰的脸倏的涨红了起来。“又胡说什么呀?”
    “哪有胡说?那原本就是我的嘛!”
    “别胡闹了,我若再不回去的话,可就要挨骂了!”宛兰用力甩开了他的手,一抬眼忽然看见前面的拐角处,凤奴正瞪大着眼睛,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弘昼是一脸的不在乎,却把宛兰羞得恨不能找个地方钻进去。“凤奴!”她讷讷的笑了笑,试图找几句话解除眼前的尴尬,可是仓猝中,却偏是什么也想不出来。
    就在这时,凤奴走过来深深的福下身去,“奴婢给五王爷请安,五王爷吉祥!奴婢该死,奴婢不知道王爷在这儿,因为愉妃娘娘要找宛兰,奴婢误打误撞的也不知怎么的就走到这儿来了……”
    人说做贼心虚,果然是。这天夜里,宛兰背对着凤奴躺着,一动也不敢动。想着刚才的那一幕,她的脸烫得跟火烧了似的。噢,凤奴!也不知会怎么想她?会不会告诉愉妃或是张扬出去么?都怪自已!都怪那个瘟神!唉,算了算了,事到如今,后悔也没有用了。那个瘟神这会子也不知在做什么?想起与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宛兰的心里渐渐的充满了柔情。
    就要跟他去了!就要跟了他去了!
    那会是一种怎样的生活呢?她想像不出来,唯一知道的,便是一定是与这里不同的。她相信是这样的。只是,这样的一件好事,她却为何没有那种该有的狂喜的心情呢?
    长长的叹了叹,宛兰闭上了眼睛。既然决定了,那就该要一心一意的对待,不是么?
    “宛兰!”旁边铺上的凤奴忽然低低的唤她。
    “嗯!你还没睡着么?”
    “没!”
    两人没有说话,屋内一下子静默下来。过了一会儿,凤奴思索着,小小心心的问:“你,与五王爷是真么?”
    宛兰没有答话,只是转了一个身,望向窗外。
    “听说那位爷家中已经有好几位福晋了,还有一班的女戏子。”
    宛兰默默的听着,仍然没有开口。
    “宛兰,你——生气了么?”凤奴怯怯的问。
    “傻瓜,怎么会!我是在听着呢!”
    “我是瞧着我们姐妹一场才说了这些,你别怪我多嘴。”凤奴诚恳的说。“前儿个我还听人说起这位爷。那种地方,你知道吗?就是那种男人们爱去的地方,这位爷也是常去的。”
    “我知道。”宛兰轻轻的说。
    “那你还……”
    “其实,”宛兰沉吟的说道:“他不是大伙儿想的那样!”说完,她笑了笑。“很晚了,明儿个还有好多事要做呢,早些睡吧!”
    凤奴不再说话了。不久之后,便听到了她均匀的呼吸声。宛兰又翻了一个身,沉思着凝望着漆黑一片的屋顶。
    女戏子?那种地方?她不自觉的叹了叹。是真的么?没想到这位爷还真是位多情公子。
    可是,有什么关系呢?种种种种,对她来说,一点儿也没有造成困扰。不是因为她豁达,而是……而是她从来就不曾放在心上。
    她该要在意的,不是吗?或许,她是太信任他了?又或许——是自已爱他太深?恍惚中,心底里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又涌了起来。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