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 烟锁几清秋 > 第二十六章
    ?
    西侧暖阁里,乾隆凝注着窗外的蒙蒙烟雨,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虽是早产,但听他们说长得却是很好,就是云儿憔悴得不成样了。他们生怕会出什么事,直求我在皇帝跟前帮云儿说个情,我告诉他们这事我插不上手,得先禀过了皇帝再说,又叫他们回去了。”太后从软榻上站起来,走到乾隆身后,缓缓道:“照理这事我是不好再说什么的,云儿她自作自受倒也不可怜,只是那孩子却是咱皇家的血脉,终是不能让人轻贱了,皇帝还是要想个妥当的办法才好啊!”
    乾隆点点头,转过身来。“母亲说的极是,才儿子想的也正是这个。小阿哥是朕的骨肉,朕自然是不会等闲视之。以陈氏的品性,朕不相信她。所以朕想,还是抱来交给皇后来抚养,皇后,不知你愿不愿意?”边说着,他把目光投向站在太后身旁一直默不作声的皇后。
    “有什么愿不愿意,”皇后微笑道:“宫里头有哪一个阿哥格格臣妾不当是自已的孩子,要说抚养小阿哥,原也是应该的。”
    “皇后这么说,朕就放心了!”乾隆叹了口气,却见皇后正瞧着他,似还有什么话要说。“怎么了?”
    “臣妾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话就说嘛!”
    皇后看了太后一眼,小心的说道:“臣妾怕说出来会叫皇上误会了去。可即便如此,臣妾还是想说。天下有哪个父母不将自已的孩子视若心头肉,皇上如此,那云儿十月怀胎,恐怕就更是如此了。如今皇上却要把小阿哥从她身边抱走,您想,云儿会受得了吗?倘若有什么想不开,那该如何是好?到底她也是小阿哥的亲娘啊!”
    乾隆沉思着,问:“那皇后的意思是……”
    “臣妾想,经过这些日子的反省,云儿应该是知道悔改了。皇上能不能就暂且饶了她这一回?为了小阿哥,也为了……”话及此,不知为何她忽然停住没有往下说,却把话题一转,道:“臣妾想现在小阿哥还这么小,就让云儿带着,待长大了一些,再交给臣妾,那时再想着怎么教怎么管也不迟啊,皇上,您说是不是?”
    乾隆微拧着眉头,摇头道:“若论起来,云儿犯的也算是忤逆之罪。那可也是朕的骨肉,朕不治她个死罪已是格外开恩了。更何况,愉妃也差点因此而没了性命,朕若这么做,岂不也对不住愉妃?”他只觉得心头郁闷至极,不愿继续这个话题,于是强颜一笑,道:“这事待回宫之后再说吧!噢,对了,母亲上次说想到毗卢院纳福祈愿,朕已差人去准备了,院里的住持说六月十九是吉日,就定在那一日,您看怎样?”
    “嗯,住持说那一日就那一日吧!”太后似有心事,语气间也变得有些淡。“我有些乏了,想歇一会儿,你们都先回宫去吧!”
    乾隆与皇后告了退,出了暖阁,两人沿着曲折长廊缓缓的走着。
    “才你想说什么,怎么说了一半又不说了?”乾隆问。
    皇后微微一笑,柔声道:“皇上您是不知道老佛爷的心事啊!您想想,云儿是安亲王的外甥女,而安亲王又是老佛爷娘家那边的人,虽是远亲,老佛爷却视他们甚重。皇上您才那么说,岂不叫老佛爷下不了台面?”
    “朕才一时在气头上倒疏忽这个了!”乾隆无奈的笑了一下,想来想去到底还是不愿让太后难过,长叹一声道:“那就照你说的办吧!只是从今往后朕与她夫妻的缘份算是没了!无论再有什么,她也别再来求,朕不会再理会了……”正说着,一抬眼就见总管太监高无庸躬着身候在前面的廊柱下。乾隆停住话题,问:“什么事?”
    “回皇上,刘统勋刘大人有事要请奏皇上,这会子就在外头候着呢!”
    “嗯,知道了,你让他先到长春轩那儿候着,朕这就过去!”
    “怎么了,什么事这么急?”皇后疑惑的问。
    “噢,前阵子红阳教的教徒接连杀了几个朝廷命官,昨儿个朕接到奏折说捉住了他们的一个堂主,想是为了这事。你先回去吧,朕去看看!”
    皇后待乾隆走远了,这才转过身往外走,一闪眼却瞥见旁边的假山处有个人影晃了过去。“谁?”
    “是我!”那个人影假山后走出来,对着皇后盈盈然福了个身。“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吉祥!”
    “愉妃,”皇后讶异的看着她问:“你怎么在这儿?”
    “我是来给太后娘娘请安的。因为才去敬香回来得晚了,没能接着皇上,所也想着过来看看,或许能见着……”愉妃微红着脸,声音越说越低。
    皇后含笑道:“真是不巧了,皇上才走呢!”
    “我知道,我都瞧见了!”愉妃低声的说。
    “是么?”皇后似想到什么,忙接着问:“那么,刚才的话你也都听见了?”
    “是!可是我不是存心的,我原是要出来给皇上娘娘请安的,可是见皇上与娘娘正说着话,所以……”话未说完,她的眼圈忽然红了。
    皇后轻轻叹了叹。“我知道你心里难过,这事不论换成谁都是受不了的。可是,太后娘娘是皇上的亲娘,安亲王又是太后娘娘重视的人……你还是要体谅皇上才好啊!”
    愉妃拭了拭泪水,哽声道:“娘娘您尽管放心,这是我的命,我谁都不怨,只要皇上好便什么都好!”
    “难怪皇上时常说你与别人不一样!你能这样识大体,我该说什么才好呢!”说着,皇后怜惜的拉过愉妃的手,“你只管把心放宽一些,你还年青,皇上又那样惦着你,将来还怕什么没有呢?别的暂且不说,就是我也断不会叫你再受半点委屈的,但凡你想的,你要的,只管开口,从此之后,我就当你是我的亲妹子了。”
    “谢娘娘!”愉妃忙蹲身谢恩,“娘娘这样心疼我,叫我怎么承受得起啊?”
    “好妹妹,就凭你对皇上的那份心,便就受得起。”说着,皇后伸手扶起她。“太后娘娘这会子正在里头,你快进去吧!晚些时候,到我宫里来,我们姐妹两好好的说说话,嗯?”
    “是!”
    愉妃一动不动的望着皇后的身影消失在长廊的拐角处,脸色不知为何竟渐渐的阴沉了下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