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 大唐夜宴之情梦殇 > 第68章 星月如霎行不止—独待幽梦初醒时
    ?
    。
    [下部{终殇}]:第六十八章星月如霎行不止·独待幽梦初醒时
    。
    日子总也如同掠过指尖的一捧清风,在不经意间、就已经悄然滑落而去。那些往日的忧愁和误伤,在萧瑟流光的荡涤下,也具会有随波轻轻而逝的那么一天;可留下来的点点滴滴昔时的欢乐与笑靥、就在那样一潭死水般的记忆深处,一刻比一刻的历久弥新。
    唐宫御花园,媚娘抬了盈袖、疏素指,幽幽缓缓握了一捧天光,久久不愿放怀;只看得身边默默将身亭立的李绩,绵绵思绪好似返璞归真到了年轻的疏狂、那时的自己,何尝不是一身迷醉多情的浓郁诗意呢!
    “爱卿,你少说也有整整十年没有进宫见我、见皇上了吧!”紧握的手心没有放开,朱唇却启了一下,低沉萧索、迎这一米暮夏初秋时节,泛荡温热的晌午天光,武后开言诘问。不知什么时候起,因为厌倦冬天的萧索,连带着秋天、也一并开始讨厌。
    一语出口,终于打破经久弥漫在四周空气中的静谧、沉默;李绩皱眉、心里苦笑了一下,暗自算算,点头:“嗯,差不多吧!”健壮依旧的身板,不知还能抵御多久岁月的风霜,直探上去、两鬓处零散稀疏几缕角发已经发白、沾着早春晶霜的霓茫颜色。
    淡淡紫色华美威仪长裙袂角、合了暖风上下翻飞着,风儿虽暖,却已不难体察出掠过身子须臾间的那么一捧薄凉,这一年的暮夏、杨花榆荚漫天作雪飞,很凄迷,也很绝望、很美:“那为什么,今天突然进宫来了?”如今的武后已经不同往昔,不再是那个顾盼处尚有几分娇憨、腼腆的小小女儿,她早已经贵为二圣之一。经过大明宫深处、那道标榜着这个世界上最伟大帝国威仪的丹凤门时,所有人都知道,大唐的天后、就如同一只红色的凤凰,以着绝对的天命优势、降临在大唐金灿的朝堂。
    问出口的话语,不好不回答。李绩低头,唇畔若有若无一丝游丝般的微叹:“臣这些年来不愿进宫,一是觉得心寒......二是,也想让二圣、让天后都好好想一想......”
    言到这里,李绩不语、媚娘也不语,这“心寒”二字,呵、毕竟武后幽囚的洞宾是他的侄儿;那么,这想一想,又该会是什么?雍容的凤眼陡然腾起一道猜忌的光,好在未待她继续猜忌、深忖下去,李绩就已经接着话头继续开言。
    “皇后娘娘这整整一年来,一直都没有重立太子,我想娘娘,想得该也差不多了吧!”很是随意的语调,再出口接言时,神情体态还是那样波澜不惊。
    闻得此言,媚娘微吁下一口长气,眼角眉梢、指点江山的风姿绰约:“我没想要逼贤,我给过他机会......”音腔逐次变小,言到后面,径自哀伤袅袅:“原本以为真的可以舍下,可我却错了......这一年来,我始终忘不了我的贤儿,我优秀的儿子。”武后闭目,两行清晰非常的泪波,顺着浅施豆蔻的凤形眼眸,一点一点悠悠郁郁的荡涤下来。
    一切神情举止,李绩看在眼里,却是笑了:“既然皇后娘娘这样想念太子殿下,那臣就把太子殿下还给娘娘可好?”
    “贤儿?”一个惊蛰,媚娘下意识睁目开言。
    正前的李绩没再多言,只欲盖弥彰的一笑;俄顷、抬双手,向着左侧拂香殿处击了击掌。
    媚娘尚且处在一派诧异之中,面得李绩击掌,美额忙转,巨大的惊疑令她就连诧异都也忘却。
    是的,那是她的贤儿,一年过来深深念叨的贤;身边紧紧临着一并萎地行礼的,是宣城公主李怜,一头胜似流雪飞霜般花白素素的长发、就连素对李怜心存介怀的媚娘,纤纤柔心也不自觉颤动了一下。
    李绩依旧含笑,一颗心上,已是莫大喜悦;母子重逢、隔夜怨仇不复,化干戈为玉帛......然而这一次,李绩到底还是错了。
    经久平复心绪,已有几分明了:“爱卿进宫来,为得便是这件事么?”暖风酥醉,美丽凤眸半眯半睁,武后侧目诘问,“是你找到了逃宫的太子,并将他带回到我身边的?”这一句边问时,武后已经盈盈走过贤的周旁,并躬身扶他起来;妙目看过一旁小怜的时候,眉心微微皱了一下,看得出来、小怜应当怀了身孕。
    “母后......”不等李绩开言,贤儿已经接话诉着打断;这一年的时间,他出落的愈加英挺俊俏、飘逸拔俗:“是儿臣自己去请求李绩将军,求他带儿臣,回到母亲的身边。”言语同时,有意无意瞥了一眼低眉顺目的宣城,微有停顿、终于还是大着胆子倾吐出来了:“母后,小怜怀了儿臣的孩子,无论母后想要怎样惩罚儿臣、无论会面临着怎样不堪承受的后果......无论如何,儿臣都只要我们的孩子日后幸福。做了父母、才能体会父母对于子女那样一份斩不断的情;还请母后......接受这个孙儿。”
    “好。”一反常态,武后应的干脆;柔柔潋潋吐露这温婉一句后,对着周旁贴身宫娥使了眼色,宫娥会意,向宣城敛襟行礼,迎着她退下去。
    面对宫娥的恭谦相邀,小怜不置可否瞥望贤一眼;贤点点头,适才顺从的跟着去了。
    “李将军,你也先回去吧!我跟贤儿,有些话要说。”凝望宣城渐行渐远的身影,女子温存慈祥的眸光荡漾向李绩。
    皇后启口,向来不容置疑;李绩抱拳行礼、也未曾多看太子,躬身谦和一步一步退下去。
    宽广的御花园,只剩下武后与贤两个人,伴着三两声候鸟啁啾啼啭,显出一股莫名的萧索。
    “可不可以告诉妈妈,当初,为什么还是要忤逆我?”酥滑如玉的纤纤十指,小心翼翼抚摸着儿子俊逸面颊的每一处肌肤;语气平和、淡定,对于贤同小怜之间乱(隔离符号)伦生子,却没有多加诘问。
    “妈妈”......对,是妈妈、而不是母后;多么亲切、温暖的字眼呵!
    贤周身有些发颤,慈母绕指温情,此生此世得以体会的时日,不多了吧!或许,就是最后一次了吧!
    启厚唇,不急不缓、真挚非常的语音,贤并没有正面回答母亲的问题,只是于母亲讲了一个“狼爱上羊”的故事。
    狼与羊,天生的仇敌;可命运作弄,让孤独绝尘的狼偏偏爱上了一只竟日低头吃早、如是寂寞的羊。
    共同的志向、共同的渴求,致使原本对立的它们终于走到了一起,并且发誓缘定三生、不离不弃。
    就这样,狼、与羊的群体之中皆数容纳不下它们,于是他们选择了逃走、他们快乐的流浪......
    为什么狼和羊就不可以相爱?又为什么相爱之后、它们不可以在一起?
    穿过世俗的城墙,寻着爱的方向,搀扶去远方......等待着它们的宿命,只能是这样。
    贤讲完了这个故事,有些忘情,如玉眼眸翻涌一些细碎的泪花。
    身旁咫尺,武后静静听着,至始至终没有多言一字、不加情态,直到他讲完。姝淑额首、滢唇微微一莞尔:“好一个,狼爱上羊的故事。”她微笑着温声说,来而不往非礼也,贤儿,母后今天也为你讲一个“狼爱上羊”的故事吧!不,准确的说,是接着你的那个故事,以后、又发生的故事......
    于是,这匹狼和这只羊,开始了它们望之无涯的流浪生活;直到一个冰封雪滞的严冬雪天,狼的同伴找到了它们赖以藏身的洞穴,十几只一层一层围守在洞门口,逼迫狼进行生命之中一个最为艰难的选择,要么吃掉那只羊、回归狼族;要么,选择与羊同归于尽,被其它同伴吃掉。
    狼好愤怒,要知道,它不是一匹普通的狼,他的身上、有着狼族最高贵的王的血统;可这个时候,经久同羊生活在一起、练习着食草的狼,再没有了任何反抗的力气。
    羊心惊肉跳,抬眸之时、突然看到狼面对着那蒸凉的洞口,悲愤的嚎叫;羊开始落泪,等狼转过身的时候,狼亦是泪流满面,狼告诉羊:“狼就是狼,狼不可以去吃草;羊就是羊,羊永远是狼最好的猎物......而你,绝不能成为其它狼的猎物。”
    爱是没有界限的,但是爱情却有......
    狼与羊的眼中、蓄满着泪水;朦胧里,它们仿佛又回到了初次的相会;初见的感觉、永远都是最美好的......只是一阵寒风袭来,吹落了它们各自的眼泪。
    大雪月夜,孤独的映照着那么一个独绝的影,那是一只嘴里叼着羊的狼。它奋力突围,拼命的将嘴里的羊往肚里咽,只是散发着幽绿色光芒的眼角,还停留着一滴不肯掉落的泪......
    言毕、声绝,武后含笑微伤。
    或许是共鸣吧!贤唇畔含笑、精致的玉瞳里,也是微殇的:“母亲赐给我最珍贵的礼物,就是把我生到这个世上来;而我能回报给母亲最尊贵的礼物,就是把我自己、交还给母亲......母亲的这个故事,儿臣懂了。”
    “贤儿......”泪水莹索,再也收不住的掉落下来。
    贤英俊的眉宇、依是淡淡,风流倜傥从容转身,渐行渐远、渐渐泯灭在媚娘的视线。
    暖风穿花、惊起一只一只低飞的蝶儿;媚娘缓缓闭合美丽的凤目,万般痛苦氤氲、伴泪水潋滟飞扬。
    他不可以,成为别人的猎物......
    冬去春来、风云变迁;当有朝一日,这匹狼终于成为狼族至高无上的王,它已经变得比昔日更加勇猛而残暴。只是不知道,每当夜幕降临、每当大雪,把世上一切事务洗得洁白鲜亮的时候,又是否会听到它孤寂的哀嚎......毕竟没有人敢说,这一匹吞噬至爱之人性命的狼、没有真正的爱过羊......
    贤被贬为庶人,幽囚在大明宫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宣城公主亦被武后秘密监禁,吩咐贴身女官小心看护、不可将此帝室乱情言出一字,只悄然等待孩子出生。
    。
    绫罗锦缎包裹细嫩粉团婴孩,绫段华美、玉肤无瑕,就那样安稳恬静的躺在武后如是完美臂弯深处,怎生得蓝田日暖、温玉生香!
    狭长的凤眼合一抹羽睫颤颤的节拍晃荡翻扬、揉碎满天晨光:“这孩子长得可真好看......”贝齿开合、媚娘自语喃喃,神情体态除却慈祥、惜爱,别无它物,“瞧瞧、长得真像贤儿小的时候呢!”再一开言时,汀唇娓娓莞尔,只是姣好眸波不知何故、已经褪成一抹郁郁苍茫的厚重黯然。
    “皇后娘娘......”极细软的碎音,婆婆娑娑于几米偏处、软榻那边传过。
    媚娘回眸,宣城已经扶着周旁彩绘的橱窗、跌跌撞撞一路将身颤着过来,就要凑近的时候,纤柔足颏一软,到底还是支撑不住,曼身瘫委在冰冷的地,“娘娘,求您......”香泪粉痕自这一刻一并凌落,颤颤巍巍爬了几步、终至媚娘近前:“求您,善待这个孩子。”扬羽睫、抬纤额,刚刚生产完毕的宣称公主,孱身一片虚脱。
    本就昏沉萎暗的暮晚大殿,因为几片薄纱似的轻烟阻住了日落之前最后一抹温温的光、而愈显昏沉惨淡。
    “当然。”舌尖一点,武后威贵娇美一张俏面姝丽、清索:“这可是皇长孙啊!”淀重沉声,柳眉涓涓一垂。
    闻言落地,小怜终于释然、由衷的笑了,微眼颦眉、笑泪涧水并绽。
    如是反常,媚娘额首淡淡回之一笑,俄顷、决绝转身,抱着已经沉睡入怀的娇憨婴孩,远去、消泯在大殿逶迤一条神秘进深处。
    广殿凄凄,徒剩宣城一人静静萎地,就那样入神的定格着,一点神志似终也会随那淡淡紫色贵盛身影缥缈而去,满头银丝合着天风乱舞、飘得凄迷。
    从孩子一生下来,身为母亲的自己便没能得愿看上孩子哪怕一眼;亦不曾斗胆而于武后提出,说母亲想要看看自己出生的孩子......不是不敢,只是...怕,怕只要看一眼,就再也不忍心让他离开自己。可是宿命又偏偏不得不残酷的离间这对苦命的母子、父子......
    孩子,我唯一的孩子,最亲最爱的孩子;从你一出生、不,从妈妈怀着你的时候开始,就已经认定你是一个伟大的王者。你身系李唐、隋炀、南梁三朝帝室血脉,最盛贵的帝室血脉!无论你往后的路有多么艰难险阻、亦或你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你真正的父母是谁;但不会改变,妈妈、永远爱你......
    。
    武后差人,权将孩子秘密安置在无相寺里、交由大志大成的慕曦法师亲自看护;待得日后纷乱流光平定,再度从长计议。
    ...........
    窗下、墙根、回廊、还有远处不可触及的依依草径,浸润款款半湾清月、并着漫天散落的星。
    不是满月,却觉十分满足。如同高流堤岸、珠盈蚌剖、目中则雨、月满则缺......原来世上还有这半分残缺的圆满。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